第四十六章 王援朝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我接到了宋阳的电话。

  “师父!”我兴冲冲得喊道。

  可师父的态度却极其冷淡,甚至还夹杂着一丝隐隐的怒火:“丁隐,不要忘了我为什么要把你送到静川大学。”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听不明白。

  但听师父继续说道:“只因为静川大学有一流的设备,一流的老师,不要觉得自己破了一桩小案子就可以眼高于顶,这个世界上比你强的人多如牛毛!任何时候存着一颗敬畏之心,才不会输得太难看。”

  师父似乎是在警告我不要荒废学业。

  难不成他是误会什么了?

  我连忙解释自己这段时间其实并没有逃课,而是一直在图书馆没日没夜的狂啃法医学书籍。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读完了大学四年的法医课本,目前正在攻克更高层次的临床解剖和病毒学,根本就没有骄纵。

  “不信的话,您可以随便考我!”

  师父冷哼了一声:“好,那我就考考你,半个小时后,你援朝叔叔会接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师父还重重得补充了一句:“记住,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

  十天的时间?干什么事?

  我狐疑的问:“难道是让我去破案……”

  宋阳嗯了一声:“还不算太笨,有没有撒谎,我相信很快就会知道。”

  面对师父的不信任,我不禁被激起了血性,红着眼睛叫道:“不用十天,五天,五天我就可以结案!

  “好,那就五天,如果五天破不了案,今后就不要再说你是我徒弟了。”师父淡淡得答道。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就会被逐出宋家,甚至连静川大学都没有继续念的必要了。

  我咬着牙,蹦出四个字:“一言为定!”

  电话挂断以后,旁边的钟子柒见我脸色不太好,无比关心的道:“要我说,你那个师父太古怪了,哪有动不动叫徒弟滚蛋的。”

  我没理他。

  钟子柒还絮絮叨叨得说着宋阳的坏话,要么说他凶,要么说他脾气差,最后我烦了,忍不住吼道:“闭嘴!你懂什么,师父这是为了我好。”

  钟子柒瞠目结舌得望着我:“哟,我帮你说话,你还跟我急眼上了!得,你喜欢受虐就继续受虐去吧,爷不管了,爷才不当这个坏人,爷放假回家了。”

  我想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但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最后只得任由钟子柒收拾完东西,重重甩上了宿舍门。

  咚的一声,差点把我吓一跳。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收拾东西,在背包里随便塞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背起那柄红伞就下了楼。

  结果在楼道,跟几个女孩擦肩而过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回过头,一眼就看到其中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女孩。

  叶灵珊?

  我喊了一声,女孩回过头朝我微微笑了一下,而后朝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出远门要小心掉井里喔,丁隐。”

  还没等我再问,旁边的人就拽住了她:“点点怎么了,快走啊。”

  不知道是不是住院太久的缘故,张点点清瘦了许多,模样也秀气漂亮了,只是气质上越来越像叶灵珊,但我知道她不是鬼。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

  原来是援朝叔叔已经到了,我连忙赶到校门口,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车门旁靠着一个大叔,嘴里的烟头在夜色中忽明忽暗。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就觉得他应该是师父派过来接我的同事了。

  之前我并没有见过王援朝,只从师父的嘴里得知,他也是特案组的一名成员,跟师父已经打过十多年的交道了。

  我小跑着来到那辆车前,发现对方看上去约莫五十来岁,嘴上衔着一根烟头,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身材结实得像一名拳击运动员!面容冰冷如刀削,下巴上都是没刮干净的胡茬,但眼神却锐利的可怕,一看就是手里沾过血的。

  这哪里像什么警察,分明是深夜出来溜达的黑社会扛把子。

  我艰难得咽了咽口水,却见大叔掐灭烟头,扫了我一眼问道:“你就是丁隐?”

  他的嗓音低沉硬朗,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

  而那双眼却像刀子一样,我估计心理素质稍差一点的嫌疑犯被这双眼睛盯上几秒,肯定马上就把什么都招了。

  我看着他不说话,只是僵着点了点头。

  大叔笑了笑,将烟头一弹,丢了出去:“走吧,去办正事。”

  我赶紧上车,正要上副驾驶的时候,想到小时候妈妈教我的话,立马关上车门,来到了后车厢。

  大叔从后视镜里瞥了我一眼,似乎在说,这小子警惕性还挺强。

  他沉默得发动汽车,正如他这个人一样,完美得融入夜色中。

  “那个,你是王援朝叔叔吧?”眼看大叔一直不讲话,我只能主动问道。

  但是问完我就后悔了,上车了才想起问人家是谁,这也太后知后觉了。他会不会给师父打小报告,说我这个徒弟有点天然呆。

  还好大叔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

  看来沉默寡言是王援朝的个性。

  我又问他:“这次我们是要去外地吗?是处理什么案子,方便提前让我有个准备吗?”

  孰料王援朝反过来问了我一句:“你怎么知道是去外地?”

  “很简单啊,师父让您大晚上来接我,限我几天内破案,说明应该是外市发生的案子。而且这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棘手程度中等,但暂时还没有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

  “对了,师父最近很忙吧?难道是江北残刀又浮出水面了……”

  王援朝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而是淡淡得回答了一句:“当涂市,还有两个小时到,你在车上睡一觉吧。”

  我失望得哦了一声,正想蜷缩身体,找个舒服的姿势。

  王援朝突然偏过头,露出一个侧脸,嗓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浑厚:“你很聪明,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的他。”

  我笑眯眯得说了一声谢谢,有心表现道:“当涂市该不会突然失踪了很多人吧?然后到现在都没找到尸体?”

  王援朝顿了一下,而后淡淡得回答:“等到了,你就明白了……”

  接下来就是长长的沉默。

  路上王援朝再没露一句口风,而是专心致志的车子。

  难道说特案组的成员都是这么奇奇怪怪的吗?师父派我来调查这个案子,是不是也在无形中肯定了我的能力。

  不然的话,他不会专程让王援朝叔叔过来接我。

  大概在我眯了半觉以后,王援朝喊醒了我:“到了。”

  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路上的店铺都已经关门,只有旁边的公-安局灯火通明,似乎在为这座城市站着最后一班岗。

  门口还站着好几个警-察,正在焦急得东张西望。

  在看到王援朝以后,为首的那个胖警察明显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得就要弯腰迎接。

  王援朝却并没有着急走过去,而是主动接过我手里的行李,说道:“我来吧。”

  我也没有拒绝,而是笑着说了句谢谢,然后走向那几名警-察。

  为首的胖警-察一过来就跟王援朝热情握手:“您就是省厅的特派员同志吧?幸会幸会,真不好意思大老远把您给请过来。”

  他一边说,一边示意手下人把王援朝把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却被王援朝拒绝了。

  胖警-察满脸堆着笑,热情得王援朝做自我介绍:“我是负责这起112失踪案的当涂市公-安局政委熊百川,此次会全力协助您查案!开了一夜车您累了吧?方便的话我做东请您吃个饭。”

  “不必了。”王援朝摆了摆手。

  眼见王援朝不吃这套,胖警-察眼珠子转了转,停在了我的身上:“哈哈,这是您家孩子吧,真可爱。”

  我刚想说不是,王援朝却一根手指指向了我的鼻子。

  说了一句令在场警-察差点惊掉下巴的话:“我想你们搞错了,这次负责查案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