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江北残刀

  梁老先是一愣,随即愤怒的指着唐装男子道:“你……你怎么张口就骂人?谁让你来命案现场的,赶紧给我出去。”

  “这位群众,请出去,否则我们有权拘捕你。”国字脸拦在了门口。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唐装男子不仅没有乖乖后退,反而径直走向我,在路过国字脸身边的时候,他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证件,丢在了国字脸身上。

  来到我的面前后,唐装男子先是翻了翻我的眼白,又捏住我的下巴,令我被迫张开嘴。

  看到我一排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唐装男子皱了皱眉头道:“双目无神,牙齿紧扣,是失惊了。”

  说完,他不断抚、摸着我的额头,我只感觉到有一股股暖流灌输进了身体,心中的恐惧,害怕,都在一点点的被融化,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等唐装男子的抚、摸停了,我甚至还有些不习惯这股温暖的消失。

  结果他突然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倒出一粒黑色药丸,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直接塞进了我的嘴里。药丸一入口,我的眼泪就留下来了,清凉,辛辣,恶臭,呛人,我无法形容这药丸的味道,只想把它给吐出来。

  “别吐!这是宋家秘制的辟秽丹,慢慢含服,很快你就能说话了。”唐装男子对我道。

  他的话似乎有一种天生的信服感,令我依样照做,等药丸完全融化后,我居然开口说了声:“谢谢你。”

  “真的神了!”现场的两个小警员忍不住赞叹。

  而梁老估计无法容忍刚才还对自己百般敬仰的警员,现在赞叹别人,不禁脸色涨的通红:“你们懂什么,明明……明明是我刚才注射的地西半起了作用,把这个不明身份的人给我抓起来!”

  “说你是老废物,真的不算骂人,你只要把剩下的五毫升再注射下去,这孩子就会呼吸衰竭,到时候定你一个谋杀都不为过。”唐装男子冷笑道。

  “你敢质疑我?我可是最好的法医,抓,把他抓起来呀!”梁老叫道。

  国字脸苦笑道:“梁老息怒,咱们还真抓不了,这位就是省厅派来的特别顾问:宋阳。”说完,国字脸将刚才那张证件在梁老面前扬了扬。

  “什么?”梁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听到那两个警员也窃窃私语起来:“不会是那个用仵作手法的宋阳吧?听说他是大宋提刑官宋慈的后人,精通一套验尸秘术,省厅好多无头悬案都是他破的。”

  “我知道,人肉叉烧包案,吸血鬼案,凉川连环杀人案……”

  “天啊!我真的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真人。”

  我发现随着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梁老的脸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就算是省厅的顾问,你也无权插手地方案件,况且我的结案报告都快写好了。”梁老语气弱了些,但依旧带着锋芒。

  “我看看!”唐装男子伸出一只手。

  当他接过结案报告才翻了几页,就笑着摇摇头:“错了,全错了。”

  “不可能。”梁老怒道,我觉得他此刻吃人的心都有了。

  “你是刑警队长张洪峰吧?去给我准备一箱白醋,两瓶黄酒,要陈年的,还有三口酒精炉三口锅,半个小时内我要用到。”唐装男子看向国字脸吩咐道。

  “宋顾问您这是要?”国字脸有些不解。

  毕竟这里是命案现场,要醋,要黄酒这些做什么。

  “我要重新验尸!”唐装男子道。

  “好,好,大家都去把东西买回来,我倒要看看你能验出什么花样来?”梁老怒极反笑。

  十分钟后,国字脸就和两个警员把东西都买回来了,唐装男子命令他们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客厅里顿时黑暗一片。

  如此黑暗的环境下,还躺着爸爸妈妈奶奶的尸体,让我原本安稳的心脏再次因为恐惧狂跳起来。

  很快我就看到唐装男子打开了那口神秘的皮箱子,皮箱子里鳞次栉比排列着一柄柄或长或短的手术刀,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工具,有竹筒,还有丝线。

  唐装男子就这样戴上手套,然后下了一个令大家意想不到的命令!

  他让警员把买来黄酒泼在妈妈和奶奶的尸体上,在场哪有一个警察敢这样。梁老似乎找到了由头,阴阳怪气的背着手走过来道:“宋顾问,你这可是毁坏尸体,毁坏证物,就不怕我写一份报告上去撤了你的职!”

  唐装男子却看都不看梁老一眼,拔开盖子将黄酒泼了出去,顿时妈妈和奶奶的尸体上布满了诡异的酒香。

  “你胆子可真大!”梁老鼻翼一张一翕,眼睛都快喷出火了。

  “有时候为了给死者洗冤,就必须要用非常手段。既然你不知道我这个特别顾问是干什么的,那现在我告诉你!地方破不了的案我来破,地方验不了的尸我来验,空降接管,直接侦办,这就是‘特别’两个字的含义。”

  唐装男子望着那些黄酒将尸体全身的伤口全部浸润透了,这才开口道。

  他这一句话似乎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连我都产生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我觉得父亲的疯绝对不是精神病发作,是有人在谋害我们家,世界上唯一能找到那个人的,只有眼前这个唐装男子宋阳。

  “把白醋都倒进锅里,点炉子。”唐装男子看了看手表道。

  这次没有人反对,刑警队长带着两个警员很快在爸爸妈妈奶奶的尸体旁各支了一口锅,白醋被煮沸后满屋子都是酸溜溜的蒸汽,几个警员很快就受不了的戴上口罩站在了门口。

  直到现在,我和他们都不知道唐装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足足等了一刻钟,唐装男子让警员开灯,然后撑起一把红色油纸伞,缓缓在几具尸体面前踱步,我第一个发现日光灯穿过那把奇怪的红伞,透下去的光居然是绯红色的。

  而被红伞照到的尸体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个红色圈圈,颜色深浅不一,深的发黑,浅的呈淡粉色,而且这些圆圈都聚集在尸体的伤口附近。

  “你过来。”唐装男子对梁老指了指:“现在我告诉你结案报告哪里错了。”

  梁老不忿又不得不跟在唐装男子身后,唐装男子蹲下身翻开妈妈尸体的手道:“正所谓子午卯酉掐中指,仔细看这名中年女性死后的手势,是不是很自然的轻微掐住中指?所以她是昨晚十一点到今天凌晨一点遇害的,因此,你报告上的死亡时间晚了至少一个小时,你知道一个小时的误差对破案来说意味着什么。”

  随即,唐装男子又指着尸体上的红色圈圈道:“这是死者遇刺后血管网沉积,伤口附近的血淤,十二小时内可以用黄酒洗尸术加红伞照影法呈现出来。血淤的颜色越深,说明刺的时间越早,所以你的现场模拟也错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当时应该是这样。”唐装男子眯着眼睛:“丁连山因为某种原因仓促回国,然后接连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和母亲。当时丁连山在厨房磨刀,妻子下夜班回家,一看到凶神恶煞的丈夫,求生的本能让她想呼喊,结果被一刀刺入口腔,然后乱刀刺死。闻声而来的母亲也没被放过,被筷子戳瞎后一刀削掉脑袋,最后丁连山用刀剖开自己五脏六腑而死,这个孩子是唯一目击者,直接被吓出了毛病。”

  唐装男子的话令我一阵吃惊,我确定昨晚只有我一个人目睹了杀人现场。

  他怎么能说的那么清楚?甚至细节上都丝毫不差,如果不是父亲动的手,我都怀疑他才是杀死我家人的凶手了。

  “好!你有本事,可即便你的那些封建迷信全对,也不能推翻结案报告。”梁老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确实是丁连山发神经病杀了全家,小朋友你既然能说话了,就说说看,是不是这样?”

  “是。”我弱弱的答了一声,我虽然讨厌这个老法医,但真相确实就是父亲杀的人。

  “我赢了!”梁老昂着头,顿时宛若一只斗赢的公鸡。

  “不,你输了。”随着唐装男子手指的方向,在场警员看到客厅地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脚印,国字脸是刑警队长,梁老是资深法医,他们俩似乎立马就发现了蹊跷之处。

  我看了很久,也看明白了一些。

  我们家是木地板穿拖鞋的,迷迷茫茫的白醋蒸气下,最多的就是一家四口的拖鞋印,但中间却有一行皮鞋脚印从客厅直达父亲的卧室。

  那皮鞋脚印很小,我敢断定不是我们家任何人的。

  有人在家里人都没发现的情况下,来过我们家!我的小拳头捏的死死,父亲是不是就是被那个人弄疯的。

  “你们看!墙壁上。”这时候,国字脸大吃一惊的望着墙壁。

  墙上竟然在白醋蒸气下,慢慢浮现出八个歪歪扭扭的血字:“江北残刀,吊民伐罪。”

  我不知道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只观察到国字脸的手脚都在发抖,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往下落,似乎这八个字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符。

  “我知道上头为什么要把你派过来了……”国字脸苦着脸看向唐装男子。

  旁边两个警员问江北残刀是什么意思,国字脸却只是含糊道:一个可怕的组织,每次犯罪后都会在现场留下这八个字,是我们警方的噩梦,几年前这个噩梦被宋顾问击败了,没想到又死灰复燃……

  “一个月前。”唐装男子凝视着那八个字道:“桃园市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丈夫将正在洗脸的妻子脑袋摁进水盆里活活溺死,之后从三十三楼跳了下去。”

  “半个月前,南江市又发生类似灭门惨案,一个丈夫用铁丝把老婆孩子吊死在电风扇上,随后拿起刀把自己一刀一刀给凌迟了,警察到场后半个身子都变成了白骨,加上这里已经是第三起。”

  “开始当地警方也是将案件定性为疯癫杀人,但慢慢的也就站不住脚了,医学将人类的疼痛分为十级,女人分娩生孩子的疼痛也才七级,可第二起案件丈夫的自我凌迟,第三起案件丈夫的剖开五脏六腑,都是正常人无法接受的,你觉得呢梁法医?”

  “而且几起命案的共同点太多,都是丈夫刚从国外回来,都是医药科研行业,都是在案发前几天听到了某种奇怪的声音,有楼道里的弹珠声,有女人的哭声。”

  “我父亲那几天一直都说自己听到了指甲刮地板的声音,还逼着我一起听!”我叫道。

  “所以我怀疑是你父亲和前两名男性,肯定知道了某个重大的秘密,才会被那个组织伪装成自杀灭口,而那个组织正是江北残刀!”说到这,唐装男子的两只眼睛陡然睁开看向我:“丁隐,你是三起命案的唯一幸存者,那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的秘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