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网红羊肉串

  如此信誓旦旦的语气,这位烧烤店老板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句广告语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立马拨通了卡片上的外卖电话。

  那边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声:“您好,这里是彪哥烧烤,请问客人想要点些什么?”

  听口音,好像是当涂本地人,应该是烧烤店的服务员。

  我跟她说:“听说你们这边的羊肉串很不错,给我来二十串,还有再来一盘……”

  没等我说完,那头的女声便略带歉意得打断了我:“不好意思呀客人,我们这边羊肉串已经卖完了。”

  “可夜市不是刚刚才开始吗?这才几点。”我有些不死心,问她真没了?

  女人坚定得回答:“是的,一串都没了,要不客人您看看别的?我们这里烤腰子,五花肉,小龙虾什么都有。”

  她热情满满得介绍,我却一下子失去了兴趣,要知道我就是冲着广告上的羊肉串来的。

  我拒绝了女人的好意。

  女人说了一声好吧,然后好心提醒我:“下次可以直接来我们店铺用餐,来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帮您预留一份,肯定让您吃到全国最好吃最美味的羊肉串。”

  “对了,一定要在九点半之前来,否则会抢光的!”

  我有些惊讶,捏着那张小卡片问:“可你们不是晚上九点才营业吗?”

  女人说是啊,但羊肉串供应有限,只有前三十名客人才有的吃。

  我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心想就一个羊肉串会有那么火吗?

  强烈的好奇心,令我忍不住百度了一下这家店,不出所料,这家彪哥烧烤还真是当涂市排名第一的烤串店。

  可是里面的羊肉串口碑并不怎么好……

  外卖软件上,差评几乎要多过好评,许多人都说自己上当受骗了:“一股怪味道,特娘的这肉是放好几天了吧?”

  “广告做的好,热卖少不了,我发誓这绝对是我吃过最难吃的羊肉串!”

  “好家伙,吃了这羊肉串,本姑娘肚子都拉空了,整整瘦了三斤多,这到底是羊肉串,还是减肥药啊……”

  清一水的差评让我都惊呆了,这羊肉串这么难吃的吗?

  那为什么还能占据当涂市烤串第一的位置,我翻了好几页的评论,发现除了骂羊肉串难吃以外,很多人在夸烤串小哥的颜值高。

  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羊肉串是真的难吃,小哥却是真的帅。”

  看来很多人是为了烤串小哥慕名来打卡,可这彪哥烧烤,怎么听都有点彪形大汉的感觉,难不成当涂市就喜欢这种粗犷的美?

  最后我下楼跟老板娘买了桶方便面,勉强垫了垫肚子。

  上去的时候,老板娘依依不舍得朝我低声道:“小伙子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外人,想不想吃点别的什么外卖呀?”

  我摸了摸肚子,说自己已经饱了。

  老板娘却眯着眼摇了摇头,暗示道:“我是那个意思。”

  我一时间脑子没有转过弯,老板娘又嘟嘟囔囔得往后面摸卡片,我当即摊手表示无辜:“我、我上去了。”

  敢情之前不是我误会了,这里还真是“胆大包天。”

  搞笑的是,她如果知道我的身份,还会不会如此热情的推销,然后说我是个好人?

  这里的房间隔音很差,睡觉的时候,旁边总是传来咯吱咯吱,床板震动的声音,有时候还有那种暧昧摩擦的声音。

  其中还有男人压抑的闷哼,以及女人释放天性的美妙绽放。

  我把整个人埋进被子里,都没能躲过这种声音的摧残,心里不禁越发好奇,为什么王援朝会选中这间宾馆休息?

  难不成他也被网上挂羊头卖狗肉的信息给骗了,误以为这是间正经旅店。

  好在上面的大兄弟体力有限,后半夜终于安静下来,让我勉强休息了几个小时。

  次日,我顶着一双熊猫眼离开了房间。

  我问王援朝要不要换间宾馆入住,王援朝却说:“住在这里,是你师父的意思。”

  “我师父?”我很奇怪师父为什么会安排我们住在这种宾馆,王援朝却压根不愿意告诉我原因。

  整个人就跟个闷油瓶似的,只知道闷头喝酒。

  我们两个人在附近吃完早点溜一圈,就打算去公安局了,然而走在路上的时候,旁边的宠物医院传来了热烘烘的吵闹声,旁边还围了一群吃瓜群众。

  有个女人抱着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狗瑟瑟发抖,男人站在她身前,劝大家都冷静一点。

  可是围观群众却不依不饶:“这只流浪狗,必须马上安乐死,否则的话,后果你们俩承担得起吗?”

  说完了,他们还看向一旁的宠物医生:“是不是黄医生!”

  那个宠物医生身穿一件白大褂,衣领干干净净,整个人透着一股文质彬彬的气质,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已经报警了,到底怎么处理,咱们听警察的。”

  “不过嘛……”他拖长了语调道:“我也比较倾向于人道主义毁灭,毕竟与人相比,狗的性命微不足道。”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合乎道理的话从这个宠物医生嘴里说出来以后,我竟觉得刺耳太多。

  甚至本能得觉得这个宠物医生不是好人!

  坐在地上的那个女人似乎没想到宠物医生会这么说话,她震惊得抬起头:“黄医生,不是你跟我说的嘛,众生平等,无论是人,还是流浪动物,都有资格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怎么……”

  “我们一起救助了那么多的流浪狗,流浪猫,每次带这些小动物绝育,你还给我打折。”

  旁边一个男人也很惊讶黄医生的话。

  看得出,他跟那名女子似乎是夫妻,专门救助流浪狗的,而且还跟这家宠物医院有着长期合作。

  黄医生露出温和的微笑,并不反驳,旁边的一个女助手帮他说话:“你们也知道黄医生心善,可这事儿也没办法呀。”

  “对啊对啊,这畜生太没人性了,谁让它做出这种事来。”旁边的几个路人义愤填膺,他们说平时就很讨厌流浪猫流浪狗,有时候在小区的时候,都担心被流浪动物给扑倒了,理解不了怎么会有人专门救助这种东西。

  “我觉得吧,畜生就是畜生,就该弄死算了。”

  还有的人没有那么偏激,但也主张安乐死:“我倒不是对流浪狗有敌意,我平时也会喂喂流浪狗流浪猫,但这只流浪狗既然都攻击人类了,确实应该实行人道主义毁灭。”

  看着那只窝在女人怀里瑟瑟发抖的流浪狗,我忍不住问旁边的人,它到底做了什么事?令在场众人如此义愤填膺。

  那个路人咬牙切齿得告诉我:“还能是什么事,这畜生,这畜生吃人啊!”

  “吃、吃人?”这句话完全超乎了我的认知。

  我下意识得看向王援朝,但见王援朝喝酒的动作也顿住了,一双醉醺醺的眼神,瞬间如电一般射向那只外表温和的流浪狗!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