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宿舍溺死的女尸

  老法医有些诧异得盯着我,似乎没想到我远远的一眼,就能看出尸体死因。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线索,原来就只有这些。”

  他想让我知难而退,但我却立马抓住了他的小辫子,一针见血道:“那您,是承认我说的对了?”

  清冷女警官也朝这边望了过来,同时向老法医确认:“死者确实是溺死?”

  老法医没想到被我将了一军,气呼呼的道:“是又如何,我早就看出来了。”

  转而朝清冷女警官解释道:“清烟,我刚才就跟你说过,这具尸体很诡异。照死因来看确实符合溺死的特征,但你看死者身上一点水渍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是溺死的……”

  “所以啊,有些人别以为学了点皮毛就目无尊卑,现在缺的是线索,命案的线索。”

  我真是快要被这个法医笑死了:“有没有用,靠您说了算?您可真是太逗了。”

  “你!”老法医指着我的鼻子。

  钟子柒朝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低声道:“小隐子,可以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嘴皮子这么利索。”

  倒不是我嘴皮子利索,是我好不容易找到历练的机会,不忍心错过而已。师父曾跟我说过,他的第一桩案子也是在大学生涯里破获的。

  如果可以,我会抓住每一次机会,迅速成长!

  “这样,你让我进去,我保证可以帮到忙。”我目光坚定得看向那名女警官,女警官虽然不常说话,但目测职位不低,而且比老法医通情达理多了。

  听到我的话,老法医直接就笑了:“小朋友,你几岁了?你知不知道面前的是什么,是尸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看到尸体没有掉头就走,还敢上来嘴碎几句,但你要清楚得一点是,我入这一行已经几十年了,我儿子念法医拿专业第一的成绩,也没像你这么傲。”

  “哇,原来您资历这么老,还有个如此优秀的儿子,佩服佩服。”我本想恭维老法医几句,化解矛盾,结果老法医误解错了我的意思,还以为我是在讽刺他。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从静川大学滚蛋。”老法医已经开始口不择言,立马引起了周围的议论。

  原先看我不爽的那些同班同学,也为我说起话来:“您以为学校是您开的啊,动不动就让人滚蛋?”

  “在那里摸索那么久,也没看出尸体死因,我同学好心给出线索,还说我同学找茬。”

  说着说着,还有两个同学唱起了双簧:“你说,这老法医该不会是担心丁隐看出更多线索,抢了他的风头吧?”

  “这话你可别瞎说,万一人家认识咱们的导师,让咱们也滚蛋咋办?赶紧去刷个抖音,让网民们评评理。”

  老法医的脸涨得通红,指着他们,生气道:“别说了!”

  转而又看向了我:“你不是想验尸吗?好,进来!但凡能找出这具尸体真正的死因,我叫你老师。”

  老法医气急败坏得说着,女警官上去劝他:“刘法医,您别生气,这些大学生没接受过社会的毒打,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们怄气。”

  我可不管这些,而是朝门口的两名辅警露出友善的笑容:“警察叔叔,话可是你们法医说的,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辅警皱紧眉头,看向老法医,老法医站在那里大喘气:“让他进,让他进,不让他验尸,还真以为我怕了他。”

  我直接扯掉警戒线走进来,结果女警官将我给拦下了:“小同学,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就别怪师姐不留情面了。”

  原来这名女警官也是从静川大学毕业的,而且刚才听那个法医喊她清烟,倒是很符合她的个性。

  只不过那个法医资历太老了,就算她再不情愿,也只能听从法医的吩咐。

  我笑眯眯得向她保证:“清烟师姐放心,我只是想帮你们忙,不会做什么坏事的。”

  女警官微微诧异了一下,而后继续冷着一张冰块脸:“别以为套关系就有用了,没脸没皮的家伙。”

  我可不在乎自己在她心里是什么形象,而是走到老法医的身边,微笑着询问:“可以借我一双胶皮手套吗?”

  老法医一指地上的检验箱,没好气得回道:“自己拿。”

  我从检验箱里取出一双胶皮手套,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便径直走向了床上的女尸。

  起初的时候,我还有点莫名的兴奋,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能验到第二具尸体了,却听到旁边女警官冷冷的催促:“快点!别耍花招。”

  她显然是担心我这个外人对尸体动手脚,故而要守在一边时刻盯紧。

  我再不理会外界的声音,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面前的女尸身上,同时暗暗发动洞幽之瞳!

  死者皮肤发白,但是泛着一层可疑的赤色,这是刚刚远距离所观察不到的。尸体的肚皮微微隆起,我用头靠近死者的腹部,同时以手做叩门状,轻轻拍了拍她的腹部,结果里面传来轻微的水声。

  还没等我说话,旁边的女警官突然后退了一步,指着尸体的手惊讶道:“开了,她的手张开了。”

  老法医也蹬蹬跑了过来,指着我道:“你干了什么?你在破坏证据,知道吗?”

  我两手摊开,作无辜状:“我只是在验尸而已。”

  老法医怒道:“你以为我老糊涂了,什么仪器都不拿,就戴着个手套到处摸,小家伙,你该不会是有恋-尸癖吧?”

  这已经上升到了人格侮辱,我想继续验尸,结果还没等我掀开女尸的睡衣,女警官就一把将我的手打掉了:“适可而止吧,死变态。”

  我哭笑不得:“我只是想看看她的胳膊有没有伤痕而已。”

  老法医轻蔑得嘲讽道:“刚才你不是还问我,这女尸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可疑伤痕吗?怎么现在突然反口了?”

  女警官也站在老法医那一边,他们两个铁了心不让我继续验尸,反而还催促我赶紧给出结果。

  “说吧,尸体的真正死因是什么?”老法医好整以暇得站在一边。

  我微微笑道:“还是刚才的答案——溺死。”

  老法医好像听到了莫大的笑话:“放屁,现场一点深积水的地方都没有,死者的身子四周更没有被淋湿的痕迹,你说她是被溺死的,你自己信吗?”

  “我不光知道死者是溺死的,还知道她是被人倒提入水而死的。”我自信满满得回答。

  《洗冤集录真本》里有过记载,生前溺水尸首,男仆卧,女仰卧,两手紧握,四肢俱向前。这具女尸所有的迹象都符合了,而且鼻孔里面有细小水沫,以及淡色血污,都是溺死的特征。

  说完,我看向那个女警官:“刚才你不也看到了吗?在我拍打她腹部的时候,她的双手由紧握到张开,这是因为她生前的时候口鼻灌入积水,故积水溢出,手掌张开。”

  女警官看向老法医,老法医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没错,尸体确实符合溺死的特征,但你说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就把她给悄无声息得淹死了,身边的舍友没一个知道的?”

  这时候,警戒线外的钟子柒突然大声道:“我知道了,这女生是在浴室被淹死的,搞不好她刚失恋,故意冲澡,用淋浴把自己给淹死了。”

  我扭过头,给钟子柒竖了个大拇指,赞叹道:“你真聪明。”

  女警官冷笑一声:“要是在浴室被淹死的,那她的衣服怎么是干的,死者又是怎么梦游回到自己床上装睡的?”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警官学姐是傻的吧,我可没说钟子柒的推断是正确的。

  甚至有点怀疑眼前女警官的智商:“答案很简单啊!这是一起谋杀案,宿舍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尸体是被人溺水以后偷偷带到床上的,所以才……”

  还没等我说完,这时候突然从外面冒出来一阵女声:“不,汪淼是被尸仙娘娘害死的!”

  她的声音尖细可怖,带着深深的恐惧……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