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极度恐惧

 “就在那里!”欧阳明月指着狗群。

  豆豆很想冲上去,但只是呜咽了一声,就害怕的趴在一边。那对夫妻看着这幅画面也有些受不了,不禁捂住眼睛。

  小熊警官则异常冷静的指挥起来:“大家别过去,当心被咬伤!”

  “小周,我今天来的急没带家伙,把你的配枪给我。”

  说完,他就接住旁边便衣递过来的手枪,干净利索的拉栓上膛。

  面对突发事件如此行云流水的反应,让我对他‘官二代’的形象有所改观!

  我们几个人小心翼翼得朝那群流浪狗逼近,然而就在这时,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惊扰到了它们。

  王援朝一把将我护在身后,皮夹克一抖,就‘咔嚓’一下,抽出根警用格斗甩棍。

  但见不远处,几只体型壮硕的大狗,披着一身漆黑发亮的皮毛,一双乌黑乌黑的眼睛透着凶狠与残暴。

  嘴巴尖尖的,沾染着血液和碎肉的口水从嘴角滴落,它们死死得盯着我们,仿佛我们也成了它们口中垂涎的猎物。

  小周咕咚咽了下口水:“这狗看起来怎么跟狼一样?”

  小熊警官骂道:“废话,狗的祖先不就是狼吗?这应该就是野生野长的野狗了吧,大家都提高警惕,这东西不比罪犯难对付。”

  他一句话用了好几个‘野’字,正是因为这群流浪狗浑身都散发出一种凶神恶煞的气场。

  为首的那只大黑狗刨了刨地,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音,似乎是在警告我们快点离开,否则就别怪它不客气了。

  王援朝依旧用高大的身躯挡在我的面前,虽是沉默寡言,却异常可靠。

  而小熊警官居然也不遑多让,他让欧阳明月好好待在自己的身后,然后道:“我就不信你们不怕这个。”

  霎时间,枪声乍响,原来是小熊警官对着天空鸣枪示警。

  那几只流浪狗仿佛受了惊吓,立马四处逃走,作鸟兽散。

  我们赶紧凑上前去,这才发现它们刚才撕扯的正是一具快被吃空的尸体,而在那一瞬间,我清楚得听到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对爱宠夫妻直接呕吐连连。

  身为法医的欧阳明月,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想来这具尸体的冲击力实在太大。

  “呜,这真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尸体了。”小周揪着自己的脖子,尽量将自己的吐意给憋回去。

  那具尸体身上的毛发都被剃光了,全身上下光溜溜的,连条内裤都没有穿,身上还被削去了大量皮肉,脸颊、胸口、侧腹、手臂、大腿、小腿,尤其是四肢上的肉更是被削得干净,唯独手掌跟脚掌被剩下了。

  但那些肉也被这里的流浪狗吃了个差不多,就连一些脆骨都被啃下来。

  小张嘶了一声:“这、未免有点……”

  “凶手还真聪明,要是咱们再迟来几天,怕是连个骨头架子都不剩了,难怪那些流浪汉会人间蒸发。”

  小熊警官似乎被凶手的行为激怒了,他双手握成了一个拳头,义愤填膺得叫道:“这个没人性的家伙,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熊九晨也要将你缉拿归案!”

  “没错,这些流浪汉跟他无冤无仇,他怎么能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大家压根揣测不到凶手的动机。

  唯一的解释就是,凶手是个变态。

  小熊警官叹了口气:“这尸体现在都没剩下多少肉,而且被破坏殆尽,再加上那群流浪狗留下来的乱七八糟的痕迹,估计就算做了尸检,也查不到什么线索……”

  欧阳明月露出无奈的表情:“我也只能试试看了。”

  “哎不对,丁隐。”

  只见欧阳明月突然朝我看了过来:“小丁隐,这尸体你有什么法子验吗?”

  尽管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尸体,但还是信心满满得说道:“只要是尸体就可以验。”

  我戴上橡胶手套,走向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因为没带檀香,就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一杯黄酒敬天地,两根高香敬鬼神,掌灯扫灭黑夜幕,洗冤昭雪宋提刑。”

  “含冤于九泉之下的灵魂呀,就让我来看看,你能告诉我什么。”

  我先是用手指丈量了一下死者的脚长,以及身高,然后摸了下死者的盆骨,又检查了一下牙齿。

  当我移动到死者头部的位置时,发现死者的颅顶被开了一个小洞,就仿佛被人故意取走了脑髓一般。

  脸上的肉被吃了一半,难闻的气味朝我的鼻子扑来,胃里翻江倒海的涌动,让我难受得不行。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并且飞快得说道:“欧阳姐姐你做下记录!死者为男性,年龄在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关节肿胀僵硬,判定长期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方。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就是那根断指的主人。”

  正是因为他一直在桥洞下面居住,才导致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

  小熊警官连忙将那根手指头递过来,然后发现出乎意料的吻合。

  这让小熊警官不禁对我刮目相看:“丁隐,有你的啊,这才到了当涂市半天,居然真帮我们找到了一个失踪人口。虽然是尸体,但压在我们头顶的阴云终于露出一丝阳光了!”

  “对啊,小兄弟,你这回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

  我有些不好意思,打断他们道:“不急,这还只是初步发现。”

  紧接着,我又在死者的脸上嗅了下,瞬间眉头一拧。

  我发现除了血腥味和腐臭味之外,还有一种甜甜的药香,顿时闭上眼睛,调动自己的全部大脑去分析药香的来源。

  因为服用师父独家配置的清窍明瞳散的缘故,我的嗅觉已经是普通人的几十倍,所以这对我来说并不算难。

  一分钟后,我睁开双眼,朝欧阳明月道:“欧阳姐姐,回头记住化验一下死者鼻粘膜里的残留物。”

  欧阳明月毕竟是专业法医,立马意识到我的话有深意:“你猜测,死者可能吸入了药物?”

  “不,是香味,应该是滋补身体的中草药。”

  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小熊警官一脸的不解:“这要是有呼吸性麻醉的药物我信,但说是有香味,我就奇了怪了,这流浪汉饭都吃不起,还滋补身体?”

  我跟他解释:“既然你知道他是流浪汉,那就应该明白,他是不会勤洗澡的,可是他身上这些残余的肉干干净净,说明死前被人好好涮洗了一遍。这人还蛮讲究的,专门用的红枣枸杞等中药泡的药汤给他洗。”

  “只不过洗得干干净净以后,还没等死者将这股药香排干净,就被凶手给杀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根沾了酒精的棉签在死者鼻腔里取样。

  这时小周插话了:“这凶手是个洁癖大变态吧,抓了流浪汉,是要给他们洗澡?洗完澡就把他们给杀了?”

  他们理解不了凶手的脑回路,我只能指着那具尸体,让他们好好看看:“难道你们没发现吗?这具尸体身上的好多肉都是被精准削下来的,手法干脆利落,刀功精湛,要么是外科手术医生,要么从事的就是厨师一类的职业。”

  “当然我更偏向于厨师,因为这具尸体身上的好肉都被取走了,剩下的都是质量不佳的边角料,让这些流浪狗处理。”

  “还有,死者部分骨头比正常人脆很多,应该有被高压锅烹过,这样的话,流浪狗吃了肉,把骨头也消灭干净,这才真正算得上清道夫。”

  小周目瞪口呆得望着我:“你、你是说,凶手……”

  “对,这就是凶手真正的动机!他对流浪汉下手,是因为他需要流浪汉身上的好肉。”我看着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开口道。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