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烤串的秘密

  这句话把在场的几个人全给惊住了。

  “什么?人油。”小熊警官当即拍案而起,眼看引来了其他桌客人的注意,欧阳明月连忙拽了他一把。

  小熊警官也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赶紧坐回去,但还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他小声问我:“丁隐,你确定用的是人油?”

  我还没有说话,欧阳明月就先补充了一句:“要知道,人油指的是人体分泌的油脂,主要成份是甘油酯三脂,少量含有一定的胆固醇、肌醇和脂肪酸。”

  小周听到这话,直接就问了:“人油还能提取出来了?别开玩笑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厨师,哪有那种先进工具。”

  我没直接回答他,而是提起了降头师这种神秘的职业:“在东南亚那边,生活着一群以使用降头术为职业的人,被人称为降头师。说白了,就是利用巫蛊咒术达成一定目的的人。”

  “这些居住在偏远山区的巫师,可以从尸体的下巴、腹部炼取尸油,在东南亚,尤其是泰国那边的传统市集里,很容易会发现一罐罐橙黄色、类似花生油的小瓶子,那些就是尸油,只不过很多都是假的。”

  “可是也足以看出,人油并不一定需要先进工具才能提炼,早在数百年前就有降头师做尸油了,哪有什么高科技仪器。”

  欧阳明月不禁看向我:“那你是说,这种油,普通人就可以提炼?”

  我点点头:“凶手应该极其聪明,来自贫苦偏远乡村,受了不受苦,我猜测他小时候都没吃过几顿饱饭,所以对美食有着极致的追求。”

  小熊警官愣愣得看着我:“丁隐,我怎么感觉你是个隐藏在警局里的变态呢?就喝个汤居然能尝出人油?而且还能通过人油给凶手做出心理画像。”

  “不对,人油。”小熊警官一把掐住了自己的喉咙,恨不得把一个月前喝到的羊汤给吐出来。

  我拍拍他的肩膀:“别费力了,你们应该感到庆幸,没对那个羊肉串上瘾,不然的话……”

  说完,我朝另外几桌瞥了一眼,发现他们早把羊肉汤喝完了,这会正眼巴巴得等羊肉串呢。

  而这些老客才是最可怜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人油熬的羊肉汤,又对‘羊肉串’产生毒瘾,不可自拔。

  要是能戒掉还好,万一戒不掉的话……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就在这时,那个小姑娘折了回来,她又端来了几碗羊肉汤,身后还跟了一个长相俊美的高个帅哥。

  “羊肉串烤好了!”小姑娘兴冲冲得说道。

  就在那个帅哥盘子里放了一排的羊肉串,金黄鲜美,扑鼻的香气一个劲儿得往我们这里飘。

  那几个老客直接就坐不住了,敲着桌子催促:“我们最先来的,先给我们上!”

  “快,忍不住了,我要吃最新鲜的羊肉串!”

  小姑娘笑眯眯得说道:“哎呀,别急,都有,都有。”

  可是当小姑娘来到我们桌子旁边以后,笑脸立马垮了下去:“这汤,你们没喝吗?”

  随即,她朝后看去,喊了一声:郁宁哥。

  原来那个高个帅哥叫做郁宁。

  郁宁并没有发火,笑意盈盈得来到我们面前,问道:“几位客人,这汤是不合你们口味吗?”

  郁宁确实如外卖评论里面说的那样,很帅,异样白皙的皮肤,都可以跟白种人相媲美,瞳仁是浅灰色,耳朵有些尖,乍一看有点像精灵。

  可明明是属于冰山相貌的帅哥,散发着不近人情的冷漠气息,却偏偏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嘴角永远是噙着一缕笑意,无形中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小姑娘花痴般的看着郁宁,垮下的脸再度泛起了浓浓的爱意。

  我也笑着回道:“也不是不合胃口,就是没有吃串前喝汤的习惯。”

  小姑娘跳出来想说话,郁宁却示意她先去招待别的客人,这里交给他来负责。

  眼看着小姑娘就要把羊肉串拿过去分给别人,小熊警官立马站起来阻拦,小姑娘去哪儿,他就往哪儿挡。

  “先生!”小姑娘恨恨得瞪着他。

  郁宁还是那幅温柔的样子,但也不免察觉到了不对劲:“几位客人是对我这羊肉汤不满意,所以?”

  他点到为止,我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难听。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羊肉汤的味道不太对,想看看不喝这羊肉汤,这羊肉串的味道是不是也不对。”

  郁宁还是笑着看向我,小姑娘却坚持这是彪哥烧烤的规矩,要想吃羊肉串,必须先喝汤。

  “你们可以不守规矩,但麻烦现在就出去!不然的话,等老板来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店里另外的几个熟客也纷纷为他们说话:“对啊,这是规矩,你要么就乖乖遵守人家店的规则,要么就别在人家店里吃串。”

  “我看他们就是看彪哥不在,故意跟琳琳和郁宁哥横呢。”

  “郁宁也是好脾气,换了我,早把他们轰出去了。”

  “这羊肉汤多好喝啊,我只觉得不够,他们居然还不想碰,真是浪费,他们不想吃也就算了,还阻碍我们呢。”

  眼看几个客人越来越激动,差点上来抢肉串了,小熊警官不禁朝他们吼了一声:“不让你们吃,是为了你们好,狗咬吕洞宾。”

  “哎,你说谁是狗呢。”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急眼了,差点就要上来薅小熊警官的衣领子,欧阳明月连忙挡在了他的身前:“大哥别急,我们是觉得那羊肉串有问题,所以才……”

  “有问题,什么问题啊?”这时,一个彪形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大帮过来吃串的客人。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彪哥?”

  “咋滴,这家店就是我的,听说有人造谣我的羊肉串不干净?”彪哥挂着大金项链,嘴里叼着一根烟,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脸上还有一道几年前留下的旧疤,看起来相当不好惹。

  就在彪哥差点揪住我衣领的时候,我往旁边灵活一闪,躲过了彪哥的大手,然后顺势偷来一串羊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下了一片。

  瞬间引来了那个姑娘的咒骂:“你这小孩子好不要脸,偷吃那桌客人的串!”

  我没理会她,而是仔细观察着彪哥的反应,果然彪哥也发了火,又要上来揍我,却被小熊警官拦下:“再往前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彪哥往上撸着袖子,似乎是准备好了跟小熊警官大干一场。

  欧阳明月生怕两方人马给打起来,摇着我的胳膊问道:“丁隐,这肉到底有没有问题啊,你快点。”

  她一边说,一边不停得朝小熊警官的方向瞄。

  这下我肯定了,原来并不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这个欧阳明月分明是嘴最硬心软……

  羊肉在我嘴里嚼了几下,我便将它吐了出来,然后利用“洞幽之瞳”放大观察,确定这是来自于人体的三角肌后,便赶紧告诉小熊警官:“没错,这肉有问题!”

  小熊警官底气顿时来了,似乎找到了正当理由,然而彪哥却直接骂出了脏话:“奶奶个腿,这里的肉全是老子托人搞来的,不新鲜老子脑袋剁下来给你当球踢。”

  “你们胆儿也真够大的,敢来彪哥店里惹事儿!”说完,彪哥就要打电话叫人。

  然而小熊警官临危不乱,反而发出了一声冷笑:“惹的就是你!”

  彪哥越发气急,直接朝后面招呼了一下,让另外两个服务员先上来帮忙。可还没等他们来到近前,我直接从口袋里掏出王援朝留给我的证件,警告道:“别过来,再过来,别怪我给你们安排一个袭警的罪名!”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