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后厨

  根据我国新颁布的《刑法》,袭警罪已经正式成立,所以我这么说并无问题。

  结果彪哥却哈哈哈大笑三声,认为我在开玩笑!

  还调侃的问我证是从哪儿买的,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这小屁孩胆子挺肥,敢伪造警-察证,也不怕被抓,别人怕你,我彪哥可是当涂数一数二的霸王。”

  同时,他朝身后的两个服务员挥了挥手,二人上来就想扯我的衣领,却被小熊警官拦下了。

  “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小熊警官一把将自己的配枪掏出来。

  彪哥一开始还因为距离太近没看清楚,等瞧见那只黑油油的92式手枪,嘴里的烟立马掉下来了,讨好得说道:“几位警-察同志,咱们之间是不是有啥误会啊?这肉都是我托朋友搞来的,新鲜着呢,就算有啥问题,也该是市场监督局过来才对,怎么会劳驾你们……”

  说完,还不忘往我们手里塞烟。

  小熊警官将那根中华烟丢回去,冷哼一声道:“我们为什么会来,你心里清楚。”

  “这我咋清楚呀,我一个老实本分开烤串店的,一不偷二不抢……”彪哥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没问题。

  小熊警官抬了抬下巴,说道:“那就带我们去你后厨走一趟。”

  彪哥应声答应。

  另外几桌老客也没之前那么急切了,探出头来,问我们这羊肉串真有问题吗?

  小周正欲告诉他们实情,我连忙拉住了,乖乖,这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羊肉串跟人-肉有关,怕是当场就要跟彪哥干个你死我活。

  但要是什么都不说,怕是今儿他们还得吃这些羊肉串,我只能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我们初步怀疑这里的羊肉有大问题,因此为了大家的身体健康,近期还是得忌忌口!等排除了嫌疑,大家还可以继续吃肉,但要是真跟我们查的案子有关的话,那就只能请你们移步别家烧烤店了。”

  “小弟-弟,你这话就不对了吧?这肉有啥问题,你这不是影响我做生意嘛。”彪哥不满意得说道。

  小熊警官推了他一把:“放心,假如没问题,我给你拉个横幅,帮你洗刷清白。不然的话,呵呵,你后半辈子的饭,哥包了。”

  小周一听这话,不干了:“九晨,我跟你是兄弟,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好在欧阳明月了解小熊警官,知道他的意思,于是问小周:“怎么,牢饭你也抢着吃?”

  “那算了算了……”小周脑子终于转过弯,要真是确定这里的羊肉串用的人-肉,彪哥保不齐就是连环失踪案的凶手。

  那么多条命,要么枪毙,要么无期,可不是能包了他下半辈子的饭。

  我把那盘子羊肉串全部装入证物袋,然后跟着彪哥来到后厨。这里的环境收拾得倒是挺干净的,一点都没有见不得人的脏乱差,就连炭烧烤炉用的木炭也不是便宜的劣质木炭。

  但是里面摆放的一口高压锅引起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欧阳明月跟小熊警官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口道:“老板,你这锅挺大的啊。”

  彪哥告诉我们:“哦,用来烹羊骨的,这不是要给客人煮羊肉汤吗,羊肉汤的主料就是羊腿骨,一般要炖一个晚上,将羊骨头里的骨髓、胶原体都熬进汤里。”

  “之后再用这汤炖羊肉,那个鲜哩!哪怕有人吃不惯我们这里的羊肉串,但没一个不对我们这羊肉汤竖大拇指的。”

  这话我倒是承认,他们店的羊肉汤确实美味,就是……

  还没等我继续想下去,彪哥打断了我的思路,他带我们来到冷藏保鲜柜的跟前,说道:“这就是我们这里用到食材,你们看,够新鲜的吧?全都是我们当天运进来的,当天做当天吃,哪怕是前一天晚上剩下的都不会用。”

  小熊警官瞥了他一眼,揶揄道:“那你还挺良心啊。”

  彪哥盘了盘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哼哧道:“那可不,所以你们怀疑我用的羊肉有问题,可真是冤枉死我了。”

  我先是将证物袋里的羊肉全部放进洗肉池,将冷水开到最大,不停得冲洗,而后走了过来,问他:“剩下的羊肉呢?给我看看。”

  彪哥朝保鲜柜里找了找,但很快就摇了头:“没有了,好像都烤光了。”

  说着,他就往外面喊了一声,让人找郁宁过来。

  烤串的事儿都是由郁宁负责的。

  结果就在这时,郁宁主动回到了后厨,手里还托着另外几个盘子,上面都是鲜嫩可口的美味羊肉。

  “我看几位警官说这羊肉有问题,所以把楼上的羊肉串也都拿下来了,还有外卖订单的,也已经安排追回,既然这肉不新鲜,肯定不能让客人吃坏肚子的。”

  温文尔雅的郁宁说话文绉绉的,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人居然会是一名厨师。

  我不禁朝他竖起个大拇指,赞叹道:“小哥还真是人帅心善。”

  郁宁朝我笑笑:“应该的!”

  彪哥却没好气得朝他翻了个白眼:“警-察同志还没确定咱这里的肉有问题呢,你就先把咱的口碑给砸了……”

  郁宁也不反驳,而是搔了搔后脑勺,说自己没做好,愿意承担责任。

  彪哥立马喊道:“好,那就扣你一天的工资,哦不,三天!”

  真是妥妥的一个周扒皮!

  欧阳明月都忍不住了:“这肉是你负责采购的,出问题也该由你负责,关人家小哥怎么回事。”

  郁宁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然后问我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一定配合。

  小熊警官说道:“正好,我们想问问,你们这保鲜柜里的羊肉怎么没有了?”

  郁宁告诉我们已经用完了。

  他们店玩的就是饥饿营销,每天就只供应三十大串,就只用最精华的部分,所以价格也是外面的几倍。

  “其实呢,羊肉串你看着好像很简单,烤上就好了,其实从选肉到烧烤都是非常讲究的。首先,我们来说选肉,肉质肥了会腻,瘦了呢,又会缺少烤串最重要的嚼劲,所以最好选用腹部的五花肉,脂肪组织很多,其中又夹带着肌肉组织,这部分最嫩最多汁也最耐嚼。”

  “当然了,要是五花肉不够呢,就可以用一肥一瘦相穿插。肥肉用咬一口溢汁的肥肉,再来一口嚼劲十足的瘦肉,肥瘦相间真是世间美味。”

  说完后,郁宁仿佛闻到了什么诱人的香气,深深得嗅了一口。

  我们几个都被郁宁这个动作给惊了一下,但我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既然你用的都是好肉,那剩下的边角料呢?”

  郁宁往我这里看了一眼,回答道:“垃圾桶放着呢,就在那个警-察同志脚边。”

  小周一听这话,看到自己脚下,差点一蹦三尺高。

  小熊警官骂了一句没出息,我赶紧过去了,里面确实是有一些被处理的肉,却并不是人-肉。

  欧阳明月没敢过来,远远的问了我一句怎么样?

  我朝她摇了摇头,意思是这肉没问题。

  我将那个垃圾桶拿给小周,打算让他带回警局做进一步的检测。

  随后我又来到了洗肉池那里,将之前冲洗的羊肉串拿了回来,虽然经过烧烤,它已经回不到生肉的模样,但是调料浮油那些都被水洗干净了。

  包括,其他的那些羊肉串,结果也是一样。

  在洞幽之瞳下,一切无所遁形,我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小熊警官他们,他们一个个也都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把彪哥暴打一顿。

  但眼下还是要将这些肉串全部带回警局,然而就在我们将那些肉串全部收集起来的时候,彪哥突然急了,朝我们打听情况:“警-察同志,这我听过禽流感,听过猪瘟,哪怕疯牛病也知道一点,可还没听说过羊肉能出问题的。”

  小周也忍不住了,他问彪哥:“装什么装?你这到底用到什么肉,自个最清楚。”

  “哎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用什么肉了。”彪哥还在挣扎。

  小周直接戳穿他的真面目:“人-肉,你这些羊肉串用的全是人-肉!”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