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狼心狗肺

  欧阳明月被我勾起了好奇心,正要问我这绝学是什么意思?

  然而就在此时,屋顶的一块瓦片落下,正好砸在她的脚边。

  她‘啊’的一声尖叫,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鸟抱住了我,刹那间我就发现了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神盯过来,我赶紧将欧阳明月推到了小熊警官怀里!

  这座庙实在是阴气森森,再加上面目全非的尸体躺在面前,给人的冲击力是根本用言语无法形容的。

  哪怕一个经验老道的男法医站在这里,都不会表现得比她好!

  小熊警官轻声安抚欧阳明月道:“要不先把现场封-锁,等白天的时候再过来看看?”

  欧阳明月却摇了摇头:“不行,谁知道经历一晚上尸体会发生什么变化,法医验尸就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

  “其实我们可以把尸体带回局里,正好我的手法不能示以外人。”看着欧阳明月那张惨白的脸,我好心提议。

  “那好吧!”欧阳明月经过一番心理挣扎,还是同意了。

  小熊警官指挥那两个便衣帮忙搬尸,幸好欧阳明月随身携带了乳胶手套,分给了大家。

  只是地上的那几具尸体何止雌雄难辨?除了白森森的骨骼以外,居然还有粘-稠的血块留下,腐烂发臭的气味时刻挑战着众人的忍耐力。

  “我真是头一回见到这种尸体,也太……呕。”有个便衣要吐,我直接掏出一颗苏合香丸塞进了他嘴巴里面。

  那人脸色立刻见好,张口就朝我说道:“这薄荷糖不错,再分我点。”

  另外一人也朝我要了一颗,我温馨提醒:“别咬,含在嘴里,清神静气能维持最少两个小时!”

  这下小熊警官也耐不住了,厚着脸皮朝我要,服下去的瞬间眉头就舒展开来,瞳孔微微收缩,仿佛一下子就被通了七窍。

  欧阳明月也将手里的那颗含入嘴中,问我这苏合神丸为何如此神奇?自己居然不恶心了。

  我说这是用《洗冤集录真本》中记载的一种辟秽方所制,可以有效抵御尸体的恶臭。

  “好像洗冤集录里面没有吧?”欧阳明月狐疑得问。

  她是我师父的小迷妹,听说宋阳是宋家传人,专门买了《洗冤集录》来看,可里头并没有记载这种辟秽方。

  我神秘一笑:“很简单,市场上根本买不到洗冤集录的真本!只有宋家人才有资格继承里面的秘方。”

  “好了,别说了,大晚上在这里怪渗人的,咱们还是早点搬完尸体回去吧。”其中一个便衣惶恐的催促道。

  他总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盯着瞪着,直让他脊背发凉。

  小熊警官也要上手去搬,却被我打断:“等等别动!我先对尸体做一个初检。”

  我让他们先在附近排查排查,看有没有凶手留下的线索,至于欧阳姐姐可以留下来帮我打下手,也可以去帮小熊警官他们的忙。

  “我跟着你吧,怎么说我也是一名法医,术业有专攻。”欧阳明月很快做出了决定。

  我戴着乳胶手套伸向了脚下的第一具尸体,他身上留下来的肉其实要比另一具多很多,只有臀-部和大腿的肉被取走了,剩下的全部留下来供乌鸦啄食。

  然而当我掀开尸体被剖开的肚皮,检查内部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发现!

  眼前这具尸体的肝脏,肾脏,大肠小肠都还在,但心脏和肺部却不是原装的,因为那颗心和左右肺叶明显小了足足三分之二,似乎是某种动物的,而且腐烂最为严重。

  难道凶手是将腐烂的动物内脏塞进死者肚子里,以吸引乌鸦啃食?

  不过目前来说,也只是初步猜测。

  我继续埋头苦干,同时复原了另外一具尸体,我发现那具尸体居然惨遭过分-尸!他的上半身跟下-半身分离,腰部被拦腰截断,手脚也是残疾的,但好像不是很新的伤痕。

  内脏同样被换掉了,里头被塞了一挂动物的肺叶和心脏,皮肤因为内脏腐烂产生的二氧化硫微微有些膨胀,真是太恶心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变态的凶手!

  而且之前他对后山的那具尸体并没有如此侮辱,这次却将畜生的内脏塞进死者肚子里,仿佛在发泄着什么特殊的情绪。

  我先是将那些不属于人体的内脏一一挑出,而后继续验尸,这时欧阳明月站不住了:“丁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我有些受不了了……”

  另外一个便衣也朝这边扭过头来:“没错,小朋友,你就别逞能了。”

  我听他们一句句说着丧气话,不禁微微笑了笑:“谁说我验不出,至少这具尸体的身份我已经确定了。”

  “确定了?那他是男是女?”欧阳明月眼睛一亮。

  我飞快的给出答案:““女人,而且是个年纪偏大的女人。瞧,这是子-宫还有卵巢!”

  说完,我便掏出那团从死者下身找到的东西,让欧阳明月验证,并且记录。

  只不过那子宫跟卵巢也腐烂得不成模样,再加上现在的光线很暗,欧阳明月辨别得很困难,她五官挤在一起,皱皱巴巴得问我:“这不就是一团烂肉吗?”

  我让她再看得清楚点,欧阳明月是照我说的去做了,可两只眼睛瞪得都快瞎了,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只能换一种方式提醒:“其实肉看不出来的话,可以看骨头!舒张的骨盆,是属于女性的独有特征,还有你看这里,耻骨上还有分娩留下的瘢痕。”

  这下欧阳明月终于确认了,但随即目瞪口呆得望向我:“不是吧,丁隐这你也看得出来,你确定只有十四岁吗?知识量也太恐怖了吧。”

  “还有你的眼睛,小孩子眼神都这么好的吗?”

  我笑了笑,没告诉她这是洞幽之瞳的功劳,而是埋头继续验尸。

  整座土地庙的尸体总共有两具,然后就是一些动物的内脏了,这些内脏全部是心和肺叶,都已经搅做一起,就好像一个毛线团般塞在死者的腹腔里。

  而且我已经辨别出了属于哪种动物,心脏应该是属于豺狼类的,肺叶则属于野狗。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了一个词:狼心狗肺!

  这是中国古代的成语,意指对方的心肠像狼和狗一样恶毒无情。

  凶手显然是有暗喻的成分在里面,而且恨意滔天!

  好不容易将这些东西从死者体内剥离,足足花费了我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好在结果喜人,尸体终于变得干净不少。

  “丁隐,怎么样,有找到什么关键线索吗?”小熊警官早就排查完毕了,在一边焦急的等待着我的尸检结果。

  老实说,尸体确实被破坏得彻底,但经过初步的检验,我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发现,于是眯着眼睛道:“两名死者均为女性,第一个年龄在四十五岁以上,有过分娩经历;第二个年龄在三十岁以下,无分娩经历,手脚骨骼断裂,应该是几年前落下的残疾,与凶手无关。”

  说到这,我竖起了第一根手指头:“但两名死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很瘦,瘦的浑身上下只有臀-部跟腿肉能被利用,所以被凶手取走了。”

  “她们的遇害时间很早,具体的死亡时间暂时无法确定,单从凶手还不算成熟的剔肉手法来看,应该是前几位受害者。你看,大腿根这块的肌肉其实可以用刀尖绕着剔掉,可凶手却选择去剁,留下了好几处深深地菜刀劈砍痕迹。”我竖起了第二根手指头。

  “而且不同于男性的处理方式,她们的心肺都被取走,换上了豺和狗的心肺,应该是在表达某种特殊的寓意,这个寓意很可能就是:狼心狗肺!我怀疑凶手在发泄某种特殊情绪,他对女人有明显的恨意,或者说被自己身边关系亲密的女人伤害过,也许是母亲,也许是恋人,这极有可能就是他最原始的犯罪动机!我倾向于他是被恋人伤害。”

  “不是吧?你这都能验出来?”其中一个便衣直接愣了。

  小熊警官却越听越精神,随后跟欧阳明月交换了一个眼神,说道:“那个手脚有问题的就是第一名失踪对象,那个生过孩子的中年妇女是第三个被发现失踪的,而且她们两个人确实都很瘦。”

  我又问他们,土地庙的附近有什么发现?

  小熊警官失望得摇了摇头,说今天出来得急,并没有携带紫外线灯等工具,得明儿再带小周他们过来一趟。

  我告诉大家可以打道回府了,众人顿时如释重负,显然他们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呆。

  等汽车发动,我开口道:“对了欧阳姐姐,等回去以后,法医室得暂时借我一用!”

  因为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