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洗冤之誓

  欧阳明月离开后,小熊警官说道:“丁隐,要不先回去睡会吧,一天一夜连轴转,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受得了?”

  我问道:“早上不是还要去找卖肉小贩吗?”

  小熊警官叫我别操心,这事儿交给他就行,到时候有需要会联系我的。

  我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接近凌晨四点,刚才验尸的时候,身体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要不是小熊警官提醒,我还真一点都不觉得累呢。

  “那我就先回去了,到时候化验结果出来,记得跟我说一声。”我朝小熊警官说道。

  小熊警官让我放心,等出去以后,看到旁边站着的王援朝,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折了回去。

  面向那躺在床上的三具尸体,我取出一沓黄纸在死者面前烧化,口中轻轻念道:“一杯黄酒敬天地,两根高香敬鬼神。掌灯扫灭黑夜幕,洗冤昭雪宋提刑!”

  “九泉之下的阴魂们,丁隐以祖师宋慈的名义起誓,一定会抓住凶手,为你们沉冤昭雪,请安息吧。”我紧了紧拳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法医室里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风,扯动衣角发出呜呜的声音,似是死者的鸣咽。

  小熊警官顿时吓了一跳,小鸟依人般跳到我跟前,我朝他笑了笑,然后道:“我先回去了,有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

  小熊警官吞了吞口水,脱口道:“我送你。”

  离开公-安局后,我跟王援朝踏上了回小旅馆的路,他仍旧是那个沉默寡言的样子,闷闷的,只喜欢默默做事,不喜欢跟人说话。

  这个点,饭店也都关门了,我打算回去以后跟旅店老板买点泡面垫垫肚子。

  结果刚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烤串的肉香,此时此刻老板娘正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拿着平板追剧。

  “哎,回来了啊?”老板娘依依不舍得把目光从平板上移开,扫了我跟王援朝一眼。

  我吞了吞口水,老板娘还以为我饿了,摇了摇手中的羊肉串,说道:“小正太,要不要吃点串?超香的。”

  说完以后,她还深深嗅了一口那把羊肉串,想到她们店有关于彪哥烧烤的小卡片,心里不免有种隐隐的担心。

  “不、不用了。”我忙不迭得摆手拒绝,箭似的冲上了楼。

  想到刚才的画面,我就忍不住甩了甩头,要知道之前旅馆的小卡片上就印有彪哥烧烤的广告,谁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合作关系。

  万一这些羊肉串就是从彪哥烧烤那里买的……

  我大字型得躺在床上,一边揉着自己快要断了的老腰,一边想着干法医实在太累了,这除了要动脑,还要使不完的力气。

  好在辛苦也是值得的,现在总共捋出来了三条线,一是调查在张小翠之前的未知受害者,体型相貌跟她比较相像的。

  二是排查在野味市场购买豺狼心脏的顾客名单。

  三就是彪哥烧烤的这条线了!

  这三条线只要串起来,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抓到凶手,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这时,欧阳明月正好给我发过来消息:“小丁隐,结果出来了,那个小罐子里除了羊板油以外,确实检测到了人体脂肪!羊肉串里富含丰富的人体纤维,主要取自于人体的臀大肉、股二头肌等部位。而那具男性死者刘岛缺失的部位正是三角肌,臀大肉,股二头肌,二者完全对应上了……”

  “这个凶手果然跟彪哥有关系。”欧阳明月似乎对那个彪哥很有成见,说对方满口谎话,等明天找了早市的卖肉小哥对质,看还怎么狡辩。

  而且彪哥以前一直当的就是厨师,只不过现在赚了点钱开店,可羊肉汤一直都是他负责的,跟我说的凶手是厨师也完全吻合上了。

  说到这里,欧阳明月还不忘赞叹了我一句:“丁隐你可真厉害!”

  我没吭声,按照目前的线索来说,彪哥确实是最有嫌疑的,但又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

  于是我问欧阳明月:“那郁宁呢?”

  “郁宁?郁宁没问题啊。”欧阳明月告诉我:“那就是个好欺负的倒霉孩子,彪哥三天两头给他扣工资,说是想锻炼他,他都信。我的天,郁宁太没有心眼了,小周跟九晨也都觉得他可怜,审问了一番,觉得没啥问题,就先让他回去了。”

  “可是那些羊肉串都是郁宁烤的啊?他就没察觉到肉质不太一样?”我疑惑道。

  欧阳明月回答:“我不是说了嘛,是彪哥逼的,那个周扒皮,黑心肠,让郁宁干啥就干啥,有啥不顺心的就扣他工资。有次因为郁宁质疑肉质不新鲜,就被抽了一顿,他哪里敢多说什么。”

  “不过郁宁说,他大概两个月前就发现老板给他的肉是两种肉了,虽然差别不是很明显,但是他很细心,在处理肉的时候是可以稍稍发现二者有细微不同,但他一直以为老板是为了省钱,所以把两种肉混在一起了,就跟网上卖假货一样,真假混卖,增加可信度。郁宁说另外的那些肉用的可能是小羊羔肉或者是好猪肉,总之尝着跟上等的羊肉味道差不多,比其他烧烤摊的都好,所以郁宁一直都优先用那种肉做肉串,哪里想到,另外的好肉,居然,居然是人-肉!”

  欧阳明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越发同情郁宁的遭遇,摊上个这么不靠谱的老板整天被克扣工钱也就算了,居然被蒙在鼓里成了处理尸体的帮凶,实在太不幸了。

  “郁宁说的没错,人-肉的味道确实有点像小羊羔肉和猪肉的混合物。”我顿了顿,继续道:“他应该没有撒谎。”

  欧阳明月告诉我:“没撒谎啊,我们专门跟彪哥还有店员琳琳求证了,郁宁说的是真的,彪哥确实挺喜欢欺负他的,而且特别爱克扣工钱。”

  在欧阳明月眼里,此时的彪哥简直是周扒皮在世。

  她告诉我,小熊警官还专门问了彪哥,他为什么那么针对郁宁,结果彪哥恨恨得回了一句:谁叫他长得那么帅。

  原来帅哥不是任何时候都那么受欢迎的。

  有时候颜值也可以成为一种被剥削的理由!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