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真凶伏法

  “因为衣服被凶手剥掉了。”宋阳忽的眼神一凛,转头去问那些公、安:“你们是不是也往土坑喷了鲁米诺试剂,但并没有检测到血液溅射。”

  “对!”几个公、安纷纷点头:“宋顾问,我们按照法医检测流程,都喷过了,正因为既没有血液残留,在学校也找不到其他线索,所以才一直无法定案。”

  “呵呵。”宋阳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看来你们这次遇到对手了!我就再帮你们一次,揪出这只狐狸的尾巴。”

  “再喷一次鲁米诺试剂,这次大量喷。”宋阳吩咐道:“然后想办法给我弄点艾草来,越多越好。”

  在场公、安没有一个等级低的,但此刻已经将宋阳当做神明一般的存在,纷纷下手干活。

  很快,一小车艾草被民警送到了懆场,艾草干燥完整,气味芳香,一看望去便是极佳上品。

  几个公、安也完成了在土坑周围喷洒鲁米诺试剂的过程。

  在宋阳的指挥下,我们将白骨挪开,然后把一捆捆艾草均匀的铺在了土坑的四璧,点了一把小火,让艾草一点点轻柔的烘烤着泥土,直到将土壤烤的火红发硬。

  腾腾热气熏的我睁不开眼睛,但很快我就发现,在热力的包裹下,原先正常的鲁米诺试剂居然全部好像活了一样,滋滋的渗入了土壤。凡是被渗入的地方,全部反射出耀眼的荧光来,就好像一滴滴碧绿色的眼泪,又仿佛冤魂在哭泣。

  而在法医学中,鲁米诺试剂检测到血液残留的标准,就是发生荧光反应!

  这是证据,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的证据!

  “那些血曾经被酸性物质清洗过,所以你们找不到,但草木灰会中和掉酸性,所以尘封在泥土里的血迹就又出来了。”宋阳解释道:“当时死者一次次的想要爬出土坑,却一次次的被木棒,铁锹砸落回去,这个过程持续了太久太久,直到他遍体鳞伤,含恨而终。”

  “砰!”那是一个公、安手里喷壶落地的声音。

  沉默了好久他才开口道:“这就是失传的仵作绝学吗?古人的智慧还真是伟大。”

  “这辈子能有幸看到,死而无憾了。”

  “震撼,又岂止是震撼能形容的……”

  其他公、安纷纷举起相机拍照,将关键性线索记录下来,可只有宋阳一个人躲得远远,等我找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他手里一直攥着装丝线的证物袋,眼眶红红的,好像流过泪。

  我顿时吃惊的问怎么了,在我的印象中,一个无比强大的神,又怎么会流眼泪?

  宋阳开口解释道:“你刚才一直问,为什么死者衣服都没了,手里会留着这根线头。现在我告诉你,那是他当时已经知道,自己今天是必死无疑了,甚至凶手手眼通天,现场的痕迹都会被清理掉,所以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留下了这根线头,希望在一年后,十年后,甚至是二十年后,会有一个像提刑官宋慈那样的人,找到这具白骨,找到这根线头,为他洗冤除恶!”

  说罢,宋阳朝那颗恐怖的骷髅深深鞠了一躬:“安息吧!正义的灵魂,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我以先祖提刑官宋慈的名义立誓,必会让当年的真相浮出水面。”

  说完,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咬牙道:“援朝,你那边可以实施抓捕了!”

  “收到。”那头是一个阳刚的中年男人声音,随后便是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次来新宁县的,并不止宋阳和我,还有特案组的一个叫做王援朝的人。

  而关于整个懆场埋尸案,宋阳在高铁上看文件时,就已经猜出了大概,所以才跟王援朝一明一暗,双线行动。

  现场验尸,只不过是固定证据罢了。

  后面的抓捕,宋阳并没有让我参与,而是让我一个人在招待所住了两天,两天后他带我重新回到了新宁小学的操场。

  奇怪的是,懆场上空那阴沉沉的乌云居然全部散开了,取而代之的是光芒万丈……

  还是在那个土坑前,宋阳跟我说出了案情的真相:死者叫王星水,是新宁小学的教师,为人正直善良,有些瘸的小腿,就是为了救一个被欺负的女学生被混混打折的。

  后来国家拨款给小学修懆场,因为王星水口碑一直很好,就让他做了一个小小的监工。

  正是在监工期间,他发现了校长何小川将工程承包给弟弟何小狗,并偷工减料的事实。整个跑道全部是用工业废料铺就而成,甲醛释放率太高,对学生的健康是致命性的。

  最后一次收集证据时,王星水被发现后推入土坑。校长何小川想花钱摆平,但王星水死都不妥协,一次次的想要爬出土坑,去教育局举报,何小川就一次次的和手下将他打回去,直到打死为止。

  “你不是想告我吗?我让你到阴间去告吧。”这是何小川的原话。

  “我死之后,懆场上空的乌云绝不会散去,除非国家能把你们这群吃人、肉吸人血的畜生通通抓起来!”这也是王星水的原话。

  事后何小川设宴款待了新宁县的法医何某,派出所所长阎某,请教他们如何清理现场,叫这块茅坑里的石头彻底人间蒸发……

  于是,白骨藏在了懆场之下。

  于是,家属只知道他是酒后失踪。

  于是,全校被下了封口令,当年那位正直又爱笑的王星水老师,被自己无私奉献了一生的新宁县选择性遗忘了。

  国家法律规定,命案的追诉期是二十年,二十年后就不能追究了。

  偏偏凑巧的是,在第十九年十一个月,发现了这具白骨,还是由师父宋阳亲自来验!

  也不知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还是上天不会饶恕任何一个坏人?

  当天我们就离开新宁县,踏上了归途。

  之后新闻就开始轮番称颂,经过专案领导的缜密调查,英明指挥,轰动全国的懆场埋尸案终于告破,校长何小川和弟弟何小狗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涉案的公职人员全部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面临他们的将是国法的严惩。

  只不过整篇报道洋洋洒洒几千个字,都没有提到师父的半点功劳。

  这也太欺负人了!

  宋阳则笑着道:“这也是我的意思!仵作这一行,只管沉冤昭雪,不管抛头露面,新宁小学上空的乌云散了,不正是王老师给我们最好的谢礼吗?”

  于是我开始明白,宋阳不仅想教我那无敌的绝学,还想教我做人的道理。

  一日验一尸,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回去之后,宋阳休假了整整一个月,每天清晨都会早早起床,手把手的教我《断狱神篇》里的验尸绝学。

  高兴地时候,还会将自己年轻时破获的那些案子分享给我。

  什么他和黄小桃第一次约会,在路边买小吃居然吃到了人、肉包子……

  什么频繁吸干技女鲜血的罪犯,居然是因为罕见的怪病……

  每到这个时候,小桃姐姐都会温情的在旁边倾听,然后为我们端上美味的早点。

  这期间,我也将令父亲入魔的那张黑白合照,里面人的长相尽可能跟宋阳描述了一遍。

  原来照片里的人都是最近突然回国的医学家,警方查不到彼此的交集,但却全都离奇死去!

  显然,他们生前其实是认识的,只不过不为外人知晓,因为共同发现了某个可怕的秘密,想要逃回来。

  结果还是没能逃出江北残刀的魔爪,一个个惨遭灭门……

  至于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哪怕是特案组,也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才能摸透,毕竟江北残刀这个敌人太过强大!

  休假月的最后一天,我晚上正准备睡觉,忽然听到宋阳在客厅里很大声的打电话,电话那头一直在拒绝:‘不行不行,那娃娃太小,这不符合规矩。’

  但宋阳却叫道:“规矩不都是人定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地方是你做主,老哥,宋某一生很少求人,为了小隐好不容易豁下这张老脸,你还忍心拒绝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最终回复了一句:“好吧!我连夜安排,不然就赶不上了。”

  而沙发上的宋阳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我隐约知道有事发生,果然第二天中午宋阳将我叫到了客厅,把一个加急的快递包裹递给了我,他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示意我自己拆。

  我万分好奇地撕开包裹,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纸……

  然而当我看到那张纸的瞬间,整个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