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井中屠宰场

  “琳琳,居然是你!”我猛地扭过头,故意喊了她一声。

  人在被喊名字的刹那,是会下意识产生一秒钟停顿的,我就利用那宝贵的一秒,一把抓住了琳琳的胳膊。

  但见琳琳手上举着一根钢管,要不是我突然喊了一声,这钢管估计已经砸我后脑勺上了。

  琳琳露出狰狞的面孔,拿着钢管往下压,我咬着牙跟她较劲,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了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我年纪太小,本来就没多少力气,怎么可能推得开当了多年服务生的琳琳?她再是女人,经过长久的体力锻炼,力气也比那些坐在办公室上班的男人要大得多。

  就在我即将落于下风的时候,我突然松了手,琳琳被那股劲儿带得往前一送,我立马侧身躲开,与此同时,抄起旁边的厨房碗筷就朝琳琳丢了过去。

  我一边丢一边跑,踉踉跄跄得就往门口跑!

  然而还没等到我跑出后厨,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拦在了我的面前。

  他戴着口罩,手里举着一根针筒,浓烈的乙醚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里,让我顿时明白了一切。

  这是镇定剂!

  身前被这个白大褂拦住了去路,身后的琳琳也在步步逼近,把我夹在中间让我插翅难逃。

  琳琳对着白大褂男人喊道:“老板,你可终于来了,这小鬼头很狡猾,差点就叫他给跑了。”

  白大褂男人眯着眼睛打量着我,然而就是这一瞬间,让我明白了一切:“不,你不是彪哥!你是郁宁,我知道了,其实是你……”

  还没等我说完,琳琳突然扑上来结结实实得抱住了我,而那个男人则趁机将镇定剂推进了我的身体里面。

  在我无力的挣扎下,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身体好像软成了一滩水,大脑很快就成了一片空白。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周边的一切都倒转过来,四周昏昏暗暗,只点了几根蜡烛。这里的场景让我一下子想到了最近看的盗墓小说,小说里的主角下墓似乎都要点根蜡烛,以防尸变。

  难不成我这是穿越了?

  直到眼前出现郁宁的脸,我才知道一切不是幻觉。

  敢情不是世界反了,而是郁宁把我给倒立着吊了起来,难怪我脑袋里面充血,感觉嗡嗡直响。

  我想问他到底要做什么,嘴巴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这厮居然还用胶带把我嘴巴给封起来了。

  此时的郁宁已经脱掉白大褂和口罩,重新换上了厨师装,胸前还套着一个小熊维尼的围裙。

  那张英俊的网红脸,让人丝毫联想不到,他居然就是那个被警方苦苦寻找的连环杀人犯!

  可眼前的一切又不得不让我怀疑到他的身上,周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不远处放着两张拼起来的长桌,那么大的空间丝毫不用怀疑,肯定是放尸体用的。

  桌子上还有一块巨大的砧板,显然是手工制作的,因为这个尺寸不管去哪个超市都买不到。砧板旁边的刀具架放着满满一整排雪亮的刀,有切肉刀,有片刀,有剔骨刀,有削皮刀等等,足足有十八把。

  刀被擦得异常干净,砧板上却留下一道道深深地沟壑,一看就是经常使用,深得主人的喜爱。

  我注意到旁边还有一台小型冰箱,一口不锈钢大圆桶,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用来储存鲜肉,还有炼制尸油的?

  墙壁上挂着一排恐怖的大铁钩,那铁钩上还搭着几张从豺狼野狗身上剥下来的皮,巨大的毛皮垂到了地上,好像一只只被拉长的野兽。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森然的凉意慢慢爬上我的后背,犹如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滑-腻,恶心,发寒。

  这个郁宁实在太没有人性了,谁能想到他顶着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居然能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郁宁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他得意洋洋得说道:“很不错吧,我的厨房?”

  说完,郁宁突然凑近,深深嗅了我一下:“嗯,真香。”

  他闭着眼睛陶醉的模样,就好像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午餐,他睁开眼睛,舔了舔舌头,发出由衷的赞叹:“小孩子的肉就是香!”

  我被这句话吓得毛骨悚然,越发用力得挣扎起来,然而郁宁不开心了,他两手用力抓住我的头,警告我不要乱动:“嘘,我女朋友睡觉呢,别吵醒她。”

  说话间,郁宁朝东边的方向深情的瞥了一眼,东边蒙了一道帘子,郁宁口中的女朋友应该是在帘子后面。

  这个家伙居然还有女朋友?谁摊上他,都要连夜逃跑才对吧。

  “对了,你要不要看看她,目前为止,她是我最好的作品。哦不,很快,你就会超越她成为第一了。”

  “我看好你哦,丁隐。”郁宁如魔鬼般邪-魅一笑。

  一句一句就仿佛拿着锤子在我心口上敲打一般,我真得已经要哭出来了,求求你,别看好我,行不行?

  呜呜呜……

  此时的我,无比后悔刚才的莽撞,要是等等小熊警官他们的话,我就不会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了。

  为什么要担心别人的生死?这师父跟师傅说的不一样,什么做人要善良,善良的回报明明是一把杀猪刀。

  不过琳琳去哪儿了,我扫了一眼整个地方都没有发现琳琳的存在,再加上倒着实在行动不便,让我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何处。

  突然间,我听到帘子后面传来一丝动静,下意识得看了过去,郁宁笑了:“都怪你,把我女朋友给吵醒了。”

  说完,他就笑眯眯得走了过去。

  等回来的时候,郁宁是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走出帘子的,只见那女人的两条大腿都被绷带缠的死死,上半身胸-部的地方也缠着一叠厚厚的纱布。

  那个女人看起来很是清瘦,脸颊都凹陷下去了,皮肤带着那种不见天日的异样惨白,目光呆滞,嘴角还留着口水。

  这女人是傻子吗?

  “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这辈子的最爱,也是唯一的女人,她叫姜雨薇。”郁宁痴迷得看着那个女人,用手帕耐心得给女人擦着嘴角的口水。

  女人不躲也不笑,痴痴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着那个女人,我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则冷笑话,女儿问妈妈要怎么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妈妈说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女孩问要是抓不住他的胃怎么办?妈妈告诉女儿那就把他的腿给打断,捆住他的胳膊,毒哑了他的嗓子,再去抓住他的胃。

  然后妈妈推着一个轮椅男人走了出来。

  当时听到这则冷笑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人对心上人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可如今鲜活的例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这个女人的腿就是被郁宁给打断的吧?

  得不到,就选择毁灭她,一辈子绑在自己的身边。

  郁宁爱恋得抚-摸着女人的脸,双眼中满是星星点点的柔情,这时,我突然发现那个女人好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是张小翠!

  姜雨薇瘦脱了形的模样,不就跟遇害的流浪-女张小翠有六七分相像吗?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