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暗夜王子

  眼前的郁宁摘下了黑框眼镜,仿佛蛰伏在黑暗中的吸血鬼王子,终于卸下了人类的伪装。他的皮肤异样得白皙,精致的唇瓣,优雅的脖颈,高挺的鼻子,浅灰色的瞳仁,无一不彰显出他超乎寻常的俊美。

  郁宁帮姜雨薇换着腿上的纱布,一双手骨结分明,这时姜雨薇的脸终于有了动静,她低着头嘶嘶得喊着疼。

  郁宁亲吻着她的手指去哄,唇瓣却慢慢移到了姜雨薇的伤口,纱布沁出来红色血液,被郁宁一口一口舔舐干净。

  我把头转到一边,耳边却不停得传来姜雨薇痛苦的吸气声。

  我控制不住得再扭头过去,愤怒得喊道:“郁宁,你太可怕了!”

  一个男人最骄傲的应该是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可这个人自诩为深情,却一直伤害着自己的心上人,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郁宁起先没有理我,而是自顾自得帮姜雨薇换好纱布,随后他才慢条斯理得转过头来,只见他薄薄的唇上还沾染着一两滴姜雨薇的血,殷红的血液在他的唇瓣绽放,就好像刚吸完血的魔鬼。

  “你懂什么?人肉才是这世间最好的食材,作为一个厨师,将最美味的东西分享给大家,难道不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品德吗?”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蘸了蘸嘴角血液,放进了嘴巴里面含住,闭着眼睛享受的表情真是又美又欲。

  品尝完毕以后,郁宁睁开眼望向了我:“至于最美味的大脑,只有我跟我的小公主才有资格品尝。”

  郁宁站起身来,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手中抓着一把尖刀,一步一步得走了过来。

  我几乎已经确定他要对我下手了,不禁慌张出口:“你不是要处理一下吗?我还没洗澡。”

  郁宁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我是要吃你的脑袋。”

  那温柔魅惑的样子,如果不是用在这里,而是用来说绵绵情话,我估计会有万千少女拜倒在他的笑容里。

  可我不是女的。

  我哭丧着脸,哆哆嗦嗦得说道:“那、那你也得准备一下啊,我这头发还长着呢,而且我跟猴子一点都不像。”

  说到后半句话的时候,我几乎叫起来了。

  郁宁眯着眼:“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世上最聪明的小猴子,你不知道,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在想,这么年轻这么聪明的小孩,脑袋一定很好吃。”

  想起初见的画面我一阵后怕,咬着牙说道:“我又不是牛羊,你这样是不对的。”

  郁宁问我哪里不对:“难道就只能允许人类把牛羊当做食材吗?人,为什么就不可以成为食材,不都是肉类吗?吃着猪牛羊长大的人类,吸取了各种动物的精华,肉质肯定比那些吃草的口感好。”

  “之前我只敢对流浪汉下手,到现在为止最满意的就是雨薇的肉了。说句老实话,你们也不把那群流浪汉当人吧?谁都可以欺负他们,就好像地上的杂草天生就比我们矮上那么一截,丢了也没人找。只是可惜了,他们的肉要么老要么涩,也对,最底层的怎么可能好吃呢。”

  郁宁看向我,似乎是在说: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我朝他吐了口唾沫:“想吃人想吃人,还搞那么多歪理,要是警方真不在意流浪汉的失踪,就不会特地成立112专案组了!”

  郁宁掏出手帕,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脸,一边说道:“我是厨师,在我眼里,没有人畜之分,只有好吃还是不好吃,肉嫩还是老。”

  “所以,你对你女朋友下了手?你可真是个变态。”我冷冷问道。

  郁宁瞳孔突然微张,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你懂什么,我爱她,所以我不会让她离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他是那么用力,几乎让我觉得快被掐死了,可是很快,郁宁又恢复了正常,继续摆出一副优雅的姿态。

  原本就因为倒吊缺氧的我,因为郁宁刚才的动作,剧烈的咳嗽起来。

  之前的时候,我就猜测凶手的犯罪动机,是由于恋人的刺激,如今好像真的被我猜对了。

  “既然要死,就让我死个明白吧。”我问郁宁,是不是因为姜雨薇要离开他,所以他才把人家的腿给打断了。

  被戳中心思的郁宁越发盛怒,他抓着我的身体不停摇摆:“不许说了,不许说了,雨薇爱我,我也爱雨薇,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我被郁宁摇晃的快要吐出来了,郁宁却疯了一般,抓住自己的头,又去摇晃姜雨薇:“雨薇你说啊,全世界是不是我对你最好。那个富二代能有我对你好?你失踪这么久,他都没有找过来。只有我,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你老说我没出息,不过是一个破厨师,可现在看看,网红羊肉串多火爆,在平台上都有上亿点击了,多少人挤破了头要吃我做的羊肉串。”

  “我们是有承诺的,一生一世永不分离,所以我不会让你走的,哪怕把你一口一口得吃进肚子里……”

  郁宁一会哭一会笑,整个人几乎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我真的怀疑他已经成了一个神经病,于是故意刺激道:“你这种变态,除了一张脸,有什么好的,做的羊肉串难吃死了,彻头彻尾的垃圾……”

  “呕!”郁宁一拳砸在我的肚子,连续砸了好几下,直把我打得口吐鲜血,才停下来。

  紧接着他割断了倒吊我的绳子,那一瞬间,我看到的世界终于恢复了正常,可是还没等我喘口气,郁宁一巴掌扇在我的嘴上:“让你说,你想死,我成全你。”

  说罢,郁宁拖着我朝那张剁肉的桌子走去。

  刚才倒吊的时候,我的两只手被反绑住了,可是我还有脑袋,我用尽力气撞向郁宁的大腿,然后张嘴咬在了郁宁的手上。

  老话说得好,只要不想死,什么都可以成为自己的武器!

  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咬在郁宁的手背,直咬得他鲜血淋漓,反正我就不信把他的手咬烂了,他还能做什么猴脑菜肴。

  郁宁发出一声惨叫,随即举起另一只手用力推着我,但我死都不松口,他就咬着牙往那张桌子移,似乎是想拿斩骨刀把我的嘴给剁下来。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几乎是在他往那边移的一瞬间,就赶紧松了口,不要命得往反方向爬。

  郁宁却一把拎住了我的后脖颈,冷冰冰的手,一点温度都没有。

  “雨薇姐,救我!”我已经不知道该求救谁了,只能有病乱投医,同时朝墙顶不要命的大喊:“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

  我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想着能有一个神兵从天而降,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郁宁早就利用琳琳把小熊警官他们骗走了,他们压根想不到,我就在他们眼皮底子下。

  师父,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这一刻,我无比想念师父宋阳,郁宁已经拖着我,蹒跚而行,我咬着牙喊了一声郁宁的名字。

  嘴里吐出了大滩的鲜血,可我还想试最后一次,师傅说洞幽之瞳如果能练到冥王之瞳的境界,

  是可以救命的。

  我瞪大了眼睛,想要利用洞幽之瞳威慑他,结果郁宁只是微微愣了一下,而后面色就冷了下来:“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一句话彻底判了我死刑。

  奶奶的,我不是卖萌,我是要吓唬他啊,奶凶奶凶也是凶好不好。

  后知后觉的我已经被郁宁继续往桌子拖去,此时我的心彻底凉了,父母的仇我是报不了了,江北残刀,江北残刀!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身体里似乎涌出了无限的力量,就在我想继续用洞幽之瞳震慑郁宁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上方传来了动静。

  声源处突然亮出了一丝淡淡的光,紧接着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人悬着一根绳吊了下来,他的嘴上还叼着一根烟……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