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恶魔的心路

  小周看着我龇牙咧嘴的模样,问我是不是伤着了哪里,我直接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刚才遭遇的恐怖经历全部跟小周说了一遍。

  “你是说,郁宁就是这起连环凶手案的凶手?”小周瞠目结舌的道。

  我点点头,说道:“没错!郁宁完全把人-肉当作自己的食材,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姜雨薇,跟我之前推理的一样,张小翠正是因为长得像姜雨薇,所以才被郁宁盯上的。”

  很快,王援朝他们就从那口井里出来了。

  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熊警官变得特别欣赏王援朝,一口一个王叔的叫,还问他身上的功夫是从哪里学的,实在太牛了!

  我问了欧阳明月才知道,原来下到井底之后,郁宁故意装死,想要偷袭小熊警官,当时王援朝还在那里抱轮椅上的女人。

  说时迟那时快,王援朝一手按住桌子,整个身子凌空越过障碍物,落地的时候,腰间的警用甩棍已经飞出去了。

  甩棍正中郁宁的胳膊,把郁宁给硬生生打的粉碎性骨折!

  下一秒,王援朝就出现在了他的跟前,把他提了起来,让小熊警官去抱那名受害者,郁宁就交给他了。

  毕竟这家伙太过狡猾,稍不注意,就容易中了他的暗算。

  小熊警官被王援朝的身手所折服,之前小熊警官还想着如此一个木讷寡言的警官,肯定是靠着年龄慢慢熬进特案组的,属于挂名的那种,谁知道身手居然如此强大。

  我哈哈大笑道:“王叔以前可是武警总教头,刚才你们是没见,王叔……嘶。”

  说话间,伤口被扯到了,疼得我一阵龇牙咧嘴。

  欧阳明月赶紧蹲下来关心我,小周告诉她我是被郁宁踹到了肩膀,不知道有没有骨折,得赶紧做一下检测。

  小熊警官他们还有事儿要忙,让小周陪我去医院。

  “行!丁隐,就交给我了。”小周让他们放心,临走前,我朝王援朝道了声谢,王援朝微微点了下头。

  好在做完检查以后,医生说我没大问题,骨头没有断,但得好好休养几天。

  我松了一口气,同时意识到警-察其实没那么好当,在抓捕犯人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这种生死危机!

  要不是王援朝出现的及时,估计我已经成为郁宁的一道开胃菜了。

  生吃猴脑,想想就觉得恐怖。

  但有了这次的经历,我知道有时候受害者的话也不能太过相信,也许他们恰好就是凶手的帮凶呢。

  等我们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了,小周本来想送我回旅馆,但我坚持要跟他一起回警局。

  刚到警局门口,我就看见了王援朝,他正站在外面抽烟,偶尔还灌一口小酒,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才结束一场战斗。

  “王叔你怎么又喝酒?”我其实很好奇王援朝都这个年纪了,烟酒不离的,不会影响身体吗?

  王援朝却朝我摆了摆手:“打累了,喝口酒提提神。”

  得,算我白说。

  我跟小周进去找小熊警官,王援朝就留在外面‘提神’。

  欧阳明月看到我以后很惊讶:“你怎么来了,不是身上有伤吗?”

  我笑了笑回答:“没大事儿,医生让我到时候养养就好了。”

  小熊警官看了看小周,又看了看我,随即问道:“丁隐,你说这郁宁真的是凶手?我怎么看都不像呀。”

  我说道:“哪有谁天生长得像凶手的,我当时也被郁宁骗过去了,不然的话,哪里会上琳琳的当?”

  “没错,琳琳说全部都是她做的,可是她哪有那个力气把彪哥搬到医院的床底下?说来也怪我们,当时接到电话,还真以为彪哥出逃了,哪曾想到被玩了一出灯下黑!”欧阳明月气恼得说道。

  我告诉他们:“琳琳应该是郁宁的帮手,帮他骗我去彪哥烧烤,而同一时间,郁宁应该是假装医生或者护士进入了彪哥病房,把彪哥藏了起来,之后他又顺走了几根镇定剂,把你们的车胎扎了以后,这才离开了医院。”

  当时在烧烤店遇到那个白大褂,我本来还真以为是彪哥,结果就看到了他淡灰色的瞳仁,这才意识到对方是郁宁,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我!

  紧接着我又把自己在井底的事情跟小熊警官他们说了一遍:“那口井应该是地窖,之前专门用来存放货物的,很多乡下人家里都有这么一口井,用来放红薯什么的,有的甚至在下面凿了一室一厅,用在危机时刻全家人避难。”

  他们之前就听小周简单说过几句,本来打算从那个轮椅女人身上打听一下情况,结果发现她脑子好像有问题,于是让警员送到了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原本小熊警官还想把郁宁送医院,王援朝却说自己打他的时候专门收了劲,腿脚不会残疾,等他醒来就可以直接审问了。

  不然的话,就凭郁宁那股狡猾聪明的样子,要是从医院逃跑那就糟糕了,一个把人类当作食材的厨师,是一个极端危险的存在!

  郁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原本小熊警官打算审问他的,他却一言不发,而是指明了要我过去,才会把一切交代清楚。

  我只能硬着头皮上阵,说实话,我心里其实是有点惧怕郁宁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亲人,爱人,乃至自己都可以成为美味的菜肴。

  幸好郁宁没要求必须我一个人,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叫上王援朝,把他老老实实胖揍一顿!

  小熊警官陪我一起进去的审讯室,郁宁见到我以后,就仿佛狼看到了羊,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

  我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走到审讯桌,问道:“郁宁,之前的时候你已经承认是自己杀害了那几名流浪汉,你还有话要说吗?”

  我毕竟不是警-察,没有小熊警官专业,小熊警官将那几名受害者的照片都一一找了出来,铺在郁宁面前指认。

  郁宁直勾勾得盯着我,没有说话。

  小熊警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郁宁,你不是说等丁隐过来,你就老实交代一切吗?怎么,现在反悔了?”

  郁宁慢腾腾得把头从桌子上挪了起来,朝小熊警官瞥了一眼,道:“别急吗?好不容易到嘴的肥羊飞了,我还不能好好回味一下。”

  这句话让我立马明白过来,当初郁宁知道自己暴露以后,是可以逃跑的,但他不愿意,他想要最后品尝一下我这颗脑袋,所以冒着危险让琳琳把我骗到了彪哥烧烤。

  这个郁宁还真是把吃当成了一切!

  只要可以吃到我的脑袋,哪怕之后会被抓了,也心甘情愿。

  小熊警官也察觉到了郁宁盯着我的那抹赤-裸裸的目光,不禁敲了敲桌子,提醒他这是警局,别想乱来。

  “好了,人已经来了,快点交代吧。”小熊警官催促道。

  郁宁慢条斯礼得打量着我:“从哪儿说起呢?”

  我忍着内心的不适道:“就从姜雨薇身上说起吧,说说你为什么要吃掉她腿上的肉。”

  “哦,原来你是想听我们的爱情啊,那我就从这里讲起。”郁宁居然还有脸把他对姜雨薇做的一切奉为真爱。

  他说他是四年前跟姜雨薇认识的,两个人都是从偏远乡村出来的,有很多共同话题,一来二去也就在一起了。

  起初还是姜雨薇倒追的他,定情的时候,二人发誓要一辈子在一起,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结果大学毕业没多久,一切都变了,进入大企业当秘书的姜雨薇总是嫌弃郁宁没出息,叫他不要再当厨师了,这样下去根本没有出路,连一块小厕所那么大的地都买不起。

  从小吃不饱饭的郁宁对美食有一种异样的执念,他觉得民以食为天,能吃饱饭就可以了,更何况厨师这个职业一点都不丢人,能用美食给大家带来快乐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他变着花样给姜雨薇做各种早餐中餐晚餐,哄姜雨薇开心,但姜雨薇却一次次得践踏他的成果,骂他不知进取,骂他没有上进心,骂他比不上同事谁谁谁。

  郁宁很难过,但他还是顺着姜雨薇的话,说都是自己不好,自己让她受苦了。

  可姜雨薇却越来越变本加厉,最后甚至要离开郁宁。

  “明明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呵呵,就为了钱,为了那个富二代老板送的几个包,她就背叛了我们的誓言!”

  郁宁嘴角的笑意褪去,一层冰冷的杀意浮现在他的脸上,雪白的面孔是那样的可怕,寒气逼人。

  “所以,你把姜雨薇绑了起来,吃了她的肉?”小熊警官盯着郁宁的脸问道。

  郁宁笑得理所当然,他问道:“这样她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了。我跟雨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他的笑容变态至极,渗着一股森然的寒意。

  然而就在这时,小熊警官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姜雨薇并没有劈腿呀,据调查,她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富二代老板。”

  “那个富二代老板是你臆想出来的吧?”小熊警官顿了顿,看向郁宁道。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