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小熊之舞

  郁宁雪白的面孔染上一层愠色,他咬着牙道:“你们别妄想为她说好话!她就是背叛了我们的爱情,是她为了追求高质量的生活离开的,我只是想做一个了不起的厨师而已,有错吗?”

  我看着郁宁忍不住摇了摇头:“厨师?你哪里是厨师,分明就是一个手握屠刀的刽子手。”

  郁宁对我的话嗤之以鼻:“你们就是这样,自诩为正义之士,可如果你们真的从人-肉里尝到了快乐,就不会这么说了……看看那些成天等着吃人-肉串的人吧,他们才是最真实的,敢于直面自己内心的欲望。”

  “人可以吃羊,羊为什么不可以吃人,以前的时候,人还叫两脚羊呢。”郁宁大言不惭得说着这些话,小熊警官的脸登时就变得不好看了,他起身用力敲了敲桌子,大喊了三声:“谬论谬论!”

  郁宁不怒反笑,我让郁宁继续说下去,因为觉得姜雨薇劈腿要离开自己,他就把姜雨薇绑在了自己身边。

  用活叫驴的方法折磨着对方,一片一片得切下对方身体的肉,熬成粥吞进肚子里。

  那张小翠呢?

  “说说看,张小翠又是怎么惹到你了?”

  郁宁听到这个名字还有点懵,我只能把张小翠的照片推到了他面前,他拖长语调哦了一声:“原来你说的是她啊。”

  说完后,郁宁还不忘对上了我的眼神:“丁隐,我还以为你很聪明,原来也不过如此。”

  小熊警官眯了眯眼,催促道:“让你说动机,你还有心思扯别的。”

  “这张脸,还不够吗?”郁宁仿若一朵有毒的罂-粟,绽出最危险的笑容。

  正如我猜想的一样,郁宁杀害张小翠,就是因为她跟姜雨薇很像,而且流浪汉的身份很特殊,他们本来就是被社会遗忘的一群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就算失踪了也很少会引起大家的关注。

  但姜雨薇就不一样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郁宁每天还要拿着姜雨薇的手机发朋友圈,假装她只是回了老家,现在在深山老林里面信号也不怎么好,只能偶尔发一两张美照。

  杀人是有瘾的,就跟吸-毒一样,郁宁从来不知道原来世间最美味的就是人-肉,在尝过姜雨薇的肉以后,他再也停不下来!

  他不想伤害姜雨薇,他舍不得吃光姜雨薇,只能不停得去找替代品,就这样,他开始了猎杀流浪汉之旅……

  男的女的,郁宁都试过,可是他们的肉太差了,怎么都没有姜雨薇的肉好吃!

  后来郁宁抓了他们以后,试着用各种药汤给他们泡澡,改变他们的肉质,但还是没有用,只能做出肉串拿给顾客吃。

  好在那些顾客很满意,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甚至把他捧成了当涂市的网红小哥。

  郁宁从那些顾客身上找到了作为厨师的自豪感,越发想要找到更美味的食材,但同时他又担心向普通市民下手的话,会有暴露的风险。

  “直到我看到你,真的忍不住了,像你这样的小孩子,又聪明又机灵,你的脑子绝对好吃!”

  郁宁看着我,又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估计在郁宁心里,我压根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会跑的羊,哪部分怎么吃早就想好了。

  小熊警官察觉到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低声道:“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下,接下来由我审问?”

  我看了看郁宁,这会的他已经完全处于亢奋的状态,正美滋滋得交代如何拿我来做猴脑,剩下的肉用来做烤串,做汤,做小酥肉等等计划。

  他告诉我们,彪哥用来熬羊肉汤的人油也是他加进去的,任何美味只有加了人味,才有灵魂。

  小熊警官也被变态的郁宁惊到了,他问郁宁:“难道你不会觉得愧疚吗?我们是同类啊。”

  “同类?”郁宁笑了:“如果你们是我的同类,就会知道人-肉有多好吃了,那些喜欢吃我做的羊肉串的才是我的同类。”

  听到那些食客,我总感觉有些不太自在,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到底是会后悔,还是已经对人-肉上了瘾,从此再也戒不掉了……

  我感觉审讯室的空气太压抑了,借着身体不舒服的借口,出来透透气。

  在外面等候的欧阳明月立马迎了上来,问我情况怎么样,郁宁都招了吗?

  我点了点头,沉重得答道:“我怀疑郁宁在失恋以后,受到了刺激,精神有点不正常了,怎么会有人觉得吃人-肉是种乐趣呢。”

  而且在郁宁看来,那些流浪汉对社会一点价值都没有,与其在街上流浪,影响市容,还不如被他做成肉串造福当涂市的市民。

  他把这当做物尽其用,丝毫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欧阳明月说道:“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觉得大家不是平等的,有权的,有势的,有钱的,就觉得那些穷苦老百姓低他们一截。幸好郁宁被我们抓住了,不然的话,要是让他继续潜伏在当涂市,万一被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吃到了肉串,兴许还会大批对活人下手呢,到时候别说流浪汉了,就连普通市民也得遭殃。”

  这时候的欧阳明月只是隐隐有这种担心,却万万没想到,这种担心有一天居然会因为江北残刀的来临,变成现实!

  郁宁认下了自己所犯的罪,却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嚷嚷着是这个世道太落后了,不理解他。

  对此,王援朝上去就是一脚:“小逼犊子,我应该把你双手双腿都打骨折!”

  由于郁宁的伤势太重,在认罪之后,当涂市警方把他当作重点监视对象,请医生给他看了看身上的伤。

  医生见了郁宁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一直叹气,说他漂亮,怎么会犯下那么严重的罪行呢,问小熊警官是不是抓错了人。

  小熊警官深表无语,要知道他当初也是被郁宁这张脸给骗了,殊不知他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魔。

  112大案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整个专案组也终于松了口气!

  不然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省厅交差了……

  政委熊百川盛情邀请我们在当地的醉福楼参加庆功宴。

  一来是表达对我的感谢,二来是向112专案组全体成员进行慰问。

  包间定在二楼,我是跟王援朝一起进去的,刚进门,熊百川就热情得冲我们招手:“哎呀,大功臣来了,大家还不赶快表示一下欢迎!”

  霎时间,包间里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我脸蹭的一下就红了,挠着后脑勺道:“这也多亏了王叔,不然的话,估计我已经成为郁宁人-肉盛宴上的一道主菜了……”

  众人的目光顿时看向王援朝,有个警员立马站起来朝王援朝敬酒:“不是我说,王叔那身手太绝了,就跟武林高手一样,我服!”

  那个警员给王援朝倒上满满的一杯酒,王援朝一饮而尽,整个人豪爽得不行。

  不过他却很少话,整个晚上都闷声得喝着酒。

  万万没想到,就连熊百川也到我们跟前敬起酒来,把我吓了一跳:“熊叔叔,我是未成年不能喝酒。”

  “这么快帮我们破了流浪人口失踪案,丁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杯酒你不用喝,老熊我一口闷。”

  我感觉自己担待不起,连连摆手:“熊政委,折煞我了。”

  正当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之际,欧阳明月贴心得给我递了杯橙汁,让我喝这个回礼。

  我跟熊百川碰了一杯后,原本以为要结束了,结果熊百川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这第二杯酒,我替当涂市敬你!没有你的出现,凶手不会这么快绳之以法,受害者的冤屈不会这么快洗清。”

  “你是当涂市的大英雄!整个当涂市的公-安民警,敬你!”

  我赶紧端起橙汁,又跟他碰了一下,结果熊百川又满上了第三杯。

  我真是没想到熊百川居然这么能喝,赶紧推脱,说他有点太抬举我了,欧阳明月等人也担心熊政委喝醉了,纷纷提议由他们来敬。

  熊百川却拒绝了,说道:“这第三杯是我替儿子敬的,九晨被我惯坏了,做人做事不知道分寸,之前多有得罪,还希望你不要见怪。”

  我摇摇头:“小熊警官的专业水平很高!虽然脾气不太好,但胜在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这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奇怪的是,整个饭桌上,其他专案组的成员都到了,唯独缺了小熊警官的身影。

  小周弱弱得说道:“组长应该是想到了那个赌约,觉得有点丢脸,所以……”

  我这才后知后觉得想起当初跟小熊警官打的赌,不禁道:“当时我也就是随便开了个玩笑,不用当真的。”

  毕竟发生这么多的事儿,我早把小熊警官当作了自己的朋友,怎么可能还故意刁难他,让他穿着女装跳舞呢?

  熊百川朝我竖起了大拇指:“年少英雄,丁隐,你除了破案的本事,还有一颗宽容大度的心!我老熊敢打包票,你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熊政委,过谦了……”

  饭桌上除了熊百川,小周他们也不停得跟我敬酒,说之前是他们小看我了,以为我就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而已,如今他们是彻彻底底得服了气。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包间的门开了,一个身穿粉色洛丽塔裙子的女人推门而入。

  “女同志,走错了吧?”小周皱起眉头说道。

  那个女人穿的实在太暴露了,连衣裙堪堪只到大腿,不对,她的胳膊怎么这么粗,咦,她腿毛怎么那么茂密。

  正疑惑的时候,女人扭过头来,朝我抛了个媚眼:“讨厌,人家是来跳小熊舞给大家助兴的。”

  “九、九晨?”欧阳明月迟疑得瞪大了眼睛。

  小熊警官朝欧阳明月抛了个香吻,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原来不是小熊警官怕丢脸没来,而是特地换衣服准备去了。

  当初我跟小熊警官打赌要是我能在五天内破案,他就穿着女装跳一支小熊舞,没想到他居然还真的记着这一茬呢。

  我看向熊百川,赶紧跟他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正担心熊百川会拿我是问。结果没想到熊百川不仅没生气,反而站起来第一个鼓掌拍手:“愿赌服输,这才是我熊百川的儿子!这才是一个好警-察。”

  小周他们也没有任何调侃小熊警官的意思,反而朝着小熊警官竖起了大拇指,知错就改,就是他们的好组长。

  小熊警官彻底放开了,他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桀骜不驯,脸上全部洋溢着和蔼的微笑,一边扭着腰肢一边欢快得唱道:“我是一名警官,爱吃小熊饼干,成天打击坏蛋,守护市民平安……”

  欧阳明月他们愉快得打着拍子,为小熊警官伴奏。

  回头间我清楚得看到,熊百川的眼眶湿-润了……

  这是一个奋斗在公-安战线几十年的老警-察,对儿子成长最大的欣慰!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