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白月光

  这行诗居然是一个叫做白月光的人写的?

  我还以为出自唐代某位大诗人之手。

  听雪酒吧似乎带着一股神奇的魔力,走到这里,我燥-热的心瞬间就冷了下来,像是泡在冰水里。

  钟子柒看见我的反应,一脸贱笑得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就说吧,你肯定喜欢这个地方。”

  酒吧虽然偏,但座位却马上就快满了,而且客人清一色都是男性,各个年龄段的都有,我们这种大学生都来了不少。

  钟子柒连忙拉着我挤进角落,他匆匆看了一眼手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赶上了……”

  “赶上什么?”我纳闷的看向钟子柒。

  不是带我来看书吗?怎么听语气似乎别有居心。

  钟子柒两只眼直勾勾得盯着前方空空的T台,一刻都不敢挪开,生怕错过了什么:“谁来酒吧看解剖人体的书,这种变态的事也就你这种变态能干得出来!”

  “那来干什么?”

  此时还不等钟子柒回答,前面一个男学生回头道:“当然是看仙女。”

  钟子柒默契得冲他挤眉弄眼:“哥们,还是你懂我。”

  我不禁苦笑:“那你的饺子跟慕容清烟呢?”

  哪曾想钟子柒的答案居然是:“跟白月光相比,慕容清烟和饺子只会黯然失色好吗?”

  什么,居然还有人比慕容清烟还要美?

  这不禁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觉得钟子柒是在夸张,怎料前面那个男学生也是露出一脸的憧憬,以过来人的语气道:“小朋友你还别不信,这里的人都是冲着白月光来的,她可是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不,比天上的谪仙都要美……不说了,她来了!”

  男学生瞬间扭回头。

  与此同时,我就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穿着白衣的女子抱着一个吉他登上台。

  整间酒吧都变得寂静无声,好像所有人屏住呼吸,就是为了看清楚对方的容颜。

  该怎么形容呢?她确实有一张比慕容轻烟还要完美的瓜子脸,睫毛很长,皮肤如冰似雪,水光色的眼眸泛着丝丝清冷,眼角下有一颗摇摇欲坠的泪痣。

  但她的唇极薄,让我蓦地想起一句话:唇薄的人最薄情。

  从衣服到裙子再到鞋,都是洁白色的素装,让她整个人仿佛谪仙一般,却意外的协调。

  她的嗓音清冷沙哑,唱着一首动人的歌:“取一杯天上的水,照着明月,照着人世间,爱恨重复过千百遍,都写在歌谣……”

  这声线很是独特,既空灵又好听,连我都被吸引的放下了书。

  其他人就更夸张了,我甚至能听见砰的一声,那是有人连酒杯都掉落在了地上。

  他们的眼里似乎只剩下了台上那个弹吉他的女子,她就好像是天上的一轮明月,清冷皎洁,让世人心甘情愿得匍匐在她的裙下,却又带着一种神秘的魔力,让你觉得碰一下她都是亵渎。

  白月光,有意思!

  我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继续看起了《人体解剖学》,我已经看到结肠直肠与缸管这块,体内解剖一直是我的弱项,也是仵作绝学的弱项,所以我情不自禁的背出声来。

  “人体缸管分为缸门内括约肌、缸门外括约肌、直肠静脉丛、直肠壶腹……”

  直到白月光唱完了三首歌,鞠了一躬退场,我才将这一块知识点给背完。

  此刻,钟子柒却还恋恋不舍的对着T台流口水,啧啧道:“只可惜她每周只登台一次,酒吧里也禁止录像拍照,否则我天天抱着看。”

  “小隐子,你说是不是?”说完,钟子柒望向了我,随即惊诧道:“卧槽不是吧,小隐子,你是不是对女人没感觉?怎么还在背人体缸门。”

  “啊?”听到钟子柒的话我顿时回过神,赶紧合上书,却引得钟子柒哄堂大笑。

  我气得恨不得给他一锤子,不是说好我看书他泡吧互不干扰吗?

  这时耳边响起了一个极为好听的声音:“这位小弟弟是第一次来吧?生面孔哦。”

  我猛地看过去,居然看到刚才唱歌的白月光手里拿着一杯淡蓝色的饮料,直接坐在了我身边。

  这么近距离得看她,跟刚才的感觉又完全不一样了。

  她的皮肤真好,一点瑕疵都没有,眼角的泪痣极具魅惑,可是整张脸都是清冷寡欲,如水仙一般不敢亵渎的。

  白月光的目光很快投射在了我手里的书上。

  “在我唱歌的时候,背人体直肠和缸门解剖的人,你是第一个。”

  随即用那娇艳欲-滴的薄唇喝了口饮料,将喝剩下的推到了我的面前:“作为特别的奖励,送你一杯水,不会醉的,尝尝?”

  那杯口上还留着一个淡淡的粉色唇印,又冷又欲,闹的我直接羞红了脸。

  跟个上课开小差被老师罚站的乖小孩似的。

  当时没有照镜子,我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只感觉有种火辣辣的灼烧感窜到了面庞。

  “小隐子不喝,我来喝,上面还有仙女的香吻呢。”钟子柒色眯眯的要去抢杯子,却被白月光一个疏离的眼神瞪了回去。

  我只能在她的注视下,哆哆嗦嗦的端起那蓝色的水,吧嗒吧嗒的喝完了。

  不过不得不说白月光很有品味,这杯水甜甜的又带着一丝淡淡的酒味,尤其是回甘以后的那种感觉更是充斥着口腔,久久不散。

  “喝……喝完了。”我说道。

  白月光点了点头:“小-弟弟,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当你第二次见到我的时候,一定会喜欢上我哦。”

  说完就站起身,背着吉他离开了,这时我才发现她那白皙的脚踝上还挂着一串小小的银铃,走起路来如同月光倾泻。

  那晚酒吧里的男性们是怎么起哄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整个脑子晕乎乎,不知道是醉了,还是其他原因,就这样跟钟子柒翻墙回了学校。

  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着了……

  梦里却不是向江北残刀复仇,而是白月光轻轻拨动琴弦,在酒吧唱歌的样子,那清冷的眼神带着无比的禁忌,像极了夜空那轮高不可攀的明月。

  她很冷,却又很媚,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真的令人好奇!

  整个晚上我都做着关于白月光的梦,昏昏沉沉,哪怕等闹钟响起都舍不得醒,还想接着做梦。

  等到了大中午肚子咕咕抗-议,才迫使我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

  钟子柒一边在英雄联盟里大杀四方,一边戏谑道:“哎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生活规律全校第一的小隐子也会赖床。”

  我没理他,结果钟子柒一脸坏笑得凑过来:“怎么,是不是昨晚亲了谁的酒杯,做了一晚上的梦?”

  “去你的!”我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狐狸当场急了,又羞又恼得去捂钟子柒的嘴,结果钟子柒特别坏的说道:“哼!既然对那个地方不感兴趣,晚上我就去网吧通宵了。”

  校园网到了0点必断,想要在游戏里杀个痛快,网吧是最好的场所。

  我有些反悔,但又害怕钟子柒说我不学好,再加上另外俩舍友听到这话纷纷探过头来,追问钟子柒:“啥好地方,能比网吧还好玩,不会是那种地方吧?”

  眼见两个舍友满脸色色得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我赶紧道:“晚上还有书要背,你们自便!”

  钟子柒指着我道:“你说的,那我可不管你了。”

  我点了点头。

  可是一到晚上,我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白月光的那句话: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当你第二次见到我的时候,一定会喜欢上我。

  我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所以心理战斗了半天,还是换身衣服打车去了听雪酒吧。

  这次我专门去吧台要了一杯蓝色饮料,这才知道白月光昨天请我喝的叫做:蓝色妖姬。

  我静静等待着白月光的出现,可是就快到门禁了,她也没有来。

  无奈,我只能迅速打车回学校。

  一连几天,我就跟着了魔一样,每晚都会去听雪酒吧点一杯蓝色妖姬,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来,我只能静静地在那里背书。

  就这样,大概一星期后,当正我津津有味看着法医毒理学的时候,酒吧里一阵熟悉的推门声响起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