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操场埋尸案

  当天中午,宋阳叫我出来吃饭,黄小桃又做了一桌子的美食。

  宋阳这次破天荒的给我夹了一只油爆大虾,令黄小桃的嘴巴张成了‘O’字型。

  “昨天你们不还是敌人吗?一个要饿死,一个要气死。”

  “现在他是我半个徒弟。”宋阳哈哈大笑:“丁隐,抓紧时间吃饭,吃完饭带你拜拜两位师公。”

  “好嘞师父!”一听这话,我顿时干劲十足,在黄小桃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连续吃了三碗饭,还有半桌子菜,这才摸着肚子看向宋阳。

  宋阳则不慌不忙的去收拾碗筷,然后洗得干干净净。

  我再次断定他就是个宠妻狂魔,因为这些家务本应该是女人做的事。

  等全部收拾完以后,宋阳在腾开的桌子上放了一个香炉,之后手法飘逸的划拉火柴点燃了三根檀香。

  那檀香白烟袅袅,我转头一看黄小桃已经避嫌般去了他处。

  “跪下!”宋阳厉喝一声。

  我两腿一哆嗦,就吓得跪了下来。

  宋阳让我举着檀香,足足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开口道:“既然你对《洗冤集录》烂熟于胸,想必已经猜到,我们仵作这一行的先祖便是大名鼎鼎的提刑官宋慈!他开创仵作绝学,写下《洗冤集录》,是世界公认的法医学鼻祖。”

  “可今天我让你跪的,却不是宋慈。”宋阳卖了个关子。

  我也不是蠢人,双眼径直看向了墙壁上的那副奇怪的画:“是这两位师公前辈吗?”

  打昨天进屋起,我就好奇怪画里的两个老人是谁,现在答案终于要揭晓了。

  “你很聪明。”宋阳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画里的白衣老人教会了我无敌的绝学,画里的黑衣老人则教会了我人世间的道理。”

  “我将他们挂在房中,是想时刻提醒自己,一个人手段再高,也要保持正直之心。

  “今天,我用它来勉励你!敬了这杯茶,你就是我的弟子了。”宋阳说完,用眼角瞥了瞥茶几。

  原来刚刚黄小桃是去泡茶了,这位小桃姐姐真的细心。

  我百米赛跑般抓住茶杯,也不顾烫手,就敬给了宋阳。

  然后再次砰砰砰朝着画像磕了三个响头:“师父敬佩的人,就是丁隐敬佩的人!两位师公在上,请再受丁隐三拜。”

  一场简单的拜师仪式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宋阳又给了我一本书《断狱神篇》,他说之前我读的《洗冤集录》对宋家弟子来说,只是入门教材而已,《断狱神篇》才是真正学习本领的东西。

  因为这里面,包含了南宋至今,几十位宋家高人在断案时记录下来的心得体会,这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比黄金还要贵!

  比如著名的‘狸猫换太子案’‘无头将军案’‘吸血婆婆案’等等,在破解这些案子的时候,宋家高人使用的手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而在我狂啃《断狱神篇》的同时,宋阳也会辅导我现代法医知识,他说只有古今结合,才能水到渠成。

  同时他找来了很多从未见过的中草药放在铁桶里煮,最后浓缩成一碗很苦很苦的水逼我喝下。

  这样的水,每天我都会喝上一碗。

  我面目扭曲的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告诉我这是祖上的秘方:明瞳清窍散,成分保密。

  然而喝着喝着我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似乎是假药。

  别说什么明瞳清窍了……我连菜饭的味道都闻不出来,而且眼睛也看不见了,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经常两眼一抹黑就摔倒。

  我吓得哇哇大哭,宋阳则笑着安慰我道:“这都是正常现象,汤里的草药毒性很大,身体吸收需要一段时间,慢慢的你就会恢复嗅觉和视觉,而且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真正发生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在一天后的下午。

  那天下午,我一直觉得鼻子里有一股糊味久久弥漫,问了小桃姐姐,她却没有闻到,房子里也没有东西烧焦,最后才发现是几公里外有农民在烧秸秆。

  我的嗅觉真的变强了!

  而宋阳不知道何处找来了一只死苍蝇,让我去数它腿上有几根毛,我刚说了一句这怎么可能就惊呆了……

  因为随着我瞳孔的剧烈收缩,那只苍蝇竟然放下了好几倍,就如同核桃般大小,腿上原本细微纤长的绒毛,也变得跟牙签那么粗!

  这下我知道宋阳的意图了,他在告诉我,是明瞳清窍散起的作用。

  “你的洞幽之瞳刚刚形成,可能会出现见风落泪,眼睛干涩的情况,这也是正常情况,只要少用就可以了。”宋阳开口道:“好好读读《断狱神篇》里的现场勘验吧!”

  “过段时间我会带你出一趟远门,如果过不了现场那一关,我照样会踢你出门!宋家,绝不收废物和孬种。”

  说完,宋阳就转头走进里屋。

  在他转头的刹那,嘴角邪、魅笑起,随着那微笑,我看到他的瞳孔居然变成了一潭黑色的深渊,那深渊仿佛能看穿我的内心,令我寸步难行。

  这……就是洞幽之瞳的最高境界吗?

  现在的我都已经惊讶于自己的视力,那宋阳到底高到了何等地步?

  很快宋阳就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带我出远门。

  我依旧提着那口沉甸甸的旧皮箱,跟他坐了一天的高铁,到达了一个叫做新宁县的地方。

  新宁县给我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穷,房子还是九十年代那种老街巷,中途转车都转了好几次。

  宋阳下车后问我的第一句话是:“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我大脑一阵迷茫,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案子,作何判断。

  但我却不能就这样回答,因为宋阳又是在考我!

  “八成是冤案。”我答道。

  宋阳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是冤案?”

  “这个地方太偏僻了,小案子不可能让你这个公、安厅顾问跑一趟,除非是很多年前的冤案,怨气冲天的那种。”

  我抬头眺望天空,居然有一行黑鸟飞过。

  黑鸟后面那化不开的雾霭,真的如同死者的怨气一般。

  我的这个回答,带了一点蒙的意思,但我万万没想到这座小小的县城,真的有一桩冤案等着我们去破获……

  来到目的地新宁县小学,有一群戴着口罩和白手套的公、安接待了我们,看肩膀星星,都是警督级别的,地位不低啊!

  他们对宋阳极为尊重,完全没有我见过的梁法医那股老不死的傲慢劲。

  在谈话中,我大概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这座小学在举办运动会的时候,体育老师挖跳远坑,意外挖到了一颗惊悚恐怖的骷髅头。得到消息的警、察火速赶来,很快就发现操场地下居然埋着一整具无名白骨!

  这具白骨是谁的?又怎么会死在操场?

  成了一大难题……

  因为白骨的时间太久,皮肉早已腐烂氧化,根本辨别不了面容,连DNA鉴别都很难获取样本。

  当地法医被难住,请了省厅援助,可专案组已经成立了一周,案情依旧没有丝毫线索。

  一时间网络众说纷纭,有群众举报死者是工人,修操场晕倒后被铲车失误活埋;也有群众告知这里以前是一片坟地,有白骨正常。

  还有人说……这白骨压根就不是人,不然怎么找不到身份呢?这白骨是白骨妖仙,出世必有大灾!

  眼看说的越来越离谱,专案组只能请求我师父宋阳出马!

  不然就真的只能以死者是流浪汉结案了。

  宋阳全程听得很认真,之后他拒绝了专案组的接风宴,直接带着所有人去了命案现场!

  现场的草地已经被掀起,土被挖了一个大坑,我能清晰的看到坑里垫着一层厚厚的防水布,防水布上整整齐齐的铺着一块块人体的骨骼,有颅骨、胸骨、掌骨等等。

  我暗自点了点头,这次的专案组做事还是很漂亮的!

  因为死人在白骨化之后,骨骼之间就失去了肌肉连接,全部都散落了出来。尤其是埋在土壤里的,是很难收集的,因为有些很小很小的骨骼会被石头和砂子混淆。

  这就考验法医的耐心和本领了,能把骨头全部搜集全的才是一个好法医。

  就在我凝神注视着那一根根散发着恶臭的骨头时,宋阳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差点把我吓到坑里头。

  “丁隐,这次由你来检查尸骨!”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