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琢磨着要不要问一声师父,但转念一想,这个点师父估计已经抱着师娘休息了,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一想到师娘黄小桃,我就有些嘴馋,好久都没尝过她的手艺了。

  想着想着,不争气的口水流了出来,我翻了点零食垫肚,就爬上床准备睡觉。

  然而往常一沾枕头就睡的我,此时怎么都睡不着,白月光的身影不停得在我脑海闪现,就好像说我输了一样。

  输?开玩笑,我丁隐跟人打赌从来没输过好不好?

  而且逃了的人明明是白月光,又不是我。

  对,是白月光输了,是她输了!

  我不停的重复这句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睡着了,这一次我又梦到了听雪酒吧,只不过当我推门而入的时候,里面的站着的人居然是师父宋阳。

  我立马从梦中惊醒,起身一摸脑袋,满头大汗。

  接下来几天我都没有再去听雪酒吧,而是在附近的公园看书,戴着个口罩,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可是到了周末,我的脚就又控制不住了……

  一出学校,就跟司机报了听雪酒吧的名字,看着司机叔叔不怀好意的笑,我将头别到一边,似乎想证明自己跟那些去酒吧的坏学生不一样。

  没错,我是去看书的,白月光似乎很懂这方面,能指点我一些。

  我去到听雪酒吧以后,就一直在等着白月光的出现。

  正如我所料,白月光只有在周末的时候才会来这里唱歌。

  我依旧点了一杯蓝色妖姬。

  可是跟之前两次不同,这次白月光就好像根本没注意到我一般,唱完歌就将吉他装入包中,我赶紧喝完自己的那杯蓝色妖姬,招招手,又跟服务员要了一杯,结果白月光还是没来。

  就这样,我喝了一杯又一杯,脑子都喝蒙了。

  醉眼迷离的时候,那道身影终于来了,她的脖子很长,坐在我旁边像极了姿态优雅的白天鹅。

  白月光脸上挂着清冷的浅笑:“又来看书?这次是……”

  白月光顿了一下,才说出了那本书的名字:“《洗冤集录》。”

  她抬眸扫了我一眼,道:“现在很少有法医生看这个,不过上面确实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

  “你也知道这本书?”我坐直身体问道。

  白月光点了点头,告诉我:“略懂一点!我们家就是法医世家,很有名的那种,只不过比起痴迷法医的哥哥来说,我更对唱歌更感兴趣。”

  我很意外白月光会对我说这些,但是更惊讶于她的身份,略懂一些就如此专业,要是她哥哥那岂不是更了不得?

  此刻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赌约的事情,满脑子都是想着能从白月光身上学到什么。

  也可能是我对酒精太敏感,竟竹筒倒豆子一般的道:“之前我在学校实习时,曾协助警方速验过一具女尸,当时尸体全身赤裸,皮肤绯红,无明显外伤,当时怀疑是一氧化碳中毒。于是采用了一种叫做:割喉封穴的特殊手法,首先封住死者淤血,然后在咽喉下刀,果然找到了大量白色泡沫。”

  随着我的讲述,白月光却并未被我神奇的验尸手法所折服,而是蹙眉道:“速验,讲究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出死因,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其实直接用强光灯照射死者嗓子眼就可以了,嗓子眼如果是殷红色带黑点,那就是一氧化碳窒息而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你却花了十多分钟。”

  我好似醍醐灌顶般猛地顿悟,甚至带着欣赏的目光看向了白月光。

  这门绝学虽然是《断狱神篇》中所记载,但经历了数百年,肯定暴露出了很多缺点,如今被一个外人瞬间看破,白月光的眼睛真的很准!

  隐约间我产生了一个想法……

  现在的我哪怕再努力,想要找出父母的死因,消灭江北残刀,都至少需要三十年甚至是五十年。

  可如果有了她的帮忙,我就可以迅速成长起来,提高自己的实力。否则凭我现在的样子,一旦遭遇江北残刀可能一个照面就会被杀死!

  我还想问白月光一些东西,借她的眼睛帮我甄别一些绝学,然而说着说着,脑袋一歪,就醉倒在了桌子上。

  等醒来的时候,我只感觉头痛欲裂,正欲下床,却发现这里是一间陌生的屋子。

  整间屋子都是粉白色,什么都是粉白色,没有第三种颜色。左手边的窗帘上画着一弯洁白的月亮,右手边有一排粉红色的书柜,但里面一本书都没有,墙壁上挂着一个白色的木吉他,显得既干净又唯美。

  一掀开被子,更是干净,除了一条内裤,什么都没有。

  我该不会是酒后乱性了吧?可我还什么都不懂呀。

  我慌里慌张得叫了一声,这时卧室内的动静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套着一件白色大衬衫的长发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手里拿着我昨天穿的衣服,衬衫下的一双大长腿白晃晃的,让人移不开眼。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但张口又变成了结巴:“昨、昨晚我、我们?”

  白月光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疏离:“别乱想,昨晚你醉了,手机又没电,吐了一身怪可怜的,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这是你的衣服,已经洗好了。”

  光溜溜的出现在女生床上,这是个人都要乱想好吧!

  但我没有多说,只是红着脸接过自己的衣服,想到被子下面的自己不着寸缕,怎么都觉得不好意思。

  白月光把衣服递给我之后,就关门走了。

  我待在房间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简直太尴尬了。

  刚才的我就好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小姑娘,委屈巴巴的求解释,结果渣男直接来了一句:不要多想。

  只不过谁让白月光长得那么绝美?绝美的,都让我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

  简直不能细想,越想越觉得暧昧。

  然而当我穿好裤子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自己酒醉的模样,似乎喝醉以后的我,把自己之前使用的宋家绝学都透露了出去,还告诉了她详细的步骤。

  我立马感觉自己闯了大祸,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好像不对,白月光根本就看不上这些绝学,反而只是哼了一声。

  白月光就好像一个谜,拨开一层还有一层,却又有一种神秘的魔力驱使着你不停得向她靠近。

  我穿好衣服以后就出了房间,发现白月光家的客厅同样是粉白的色调,窗帘拉的严严的,就好像她只在夜里出没,不需要阳光。

  难怪她皮肤那么白。

  白月光见我出来了,招呼我过来吃早餐,我跟她都是一碗泡面,连个鸡蛋火腿都没有。

  “你平时在家里就吃这个?”我问道。

  白月光点了下头:“写曲子,没时间去超市。”

  我应该是白月光第一个带进家里的人,整个房子没有任何男性的气息,白月光应该是个挺洁身自好的女人,屋子家具就跟她本人一样透着一股淡淡的冷清跟疏离感。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忍不住翘起了嘴角,感觉这碗什么都没加的泡面都变香了许多。

  等吃完以后,白月光就下了逐客令,我问她:“难道你都不好奇我的名字吗?”

  白月光冷眸一挑:“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的名字?”

  我微微一怔,突然白月光向我压了过来,冷冷的呼吸扑在我的脸上:“还记得我们打的那个赌吗?”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容颜,我脑子里哪还能想到别的东西,当我后知后觉得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时,白月光又折回了身子,手里勾着一串钥匙。

  原来她是去抓我身后的那串钥匙了,我还以为……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