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提刑官宋慈

  我情不自禁的翻开它。

  因为冥冥中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本《洗冤集录》里隐藏着无数个秘密。

  只要全部吃透,就可以找到杀害父母的凶手!

  书的第一页说,《洗冤集录》是南宋时期一个叫宋慈的人所写,这个宋慈非常了不起,他身为官员,却不高高在上,而是每遇到凶杀案就会亲自下场,用独创的手法进行验尸。

  古代也没有什么X光,科学仪器,他就拿醋,黄酒,甚至是厨房的葱姜蒜去验尸。

  最初杨县有一个女子被杀害,捕头奉命前往查案,却在尸体上找不到伤痕,以为是鬼怪作祟。宋慈微微一笑,让捕头去邻居家要了一大把葱白,仔仔细细的敷在尸体身上,然后用烟去熏,很快发现尸体上浮现出六处淤血。

  最终的真相是女子为村中富商何二情妇,因勒索何二,被何二家丁用包了皮革的铁锤砸死,所以伤痕不显。

  这在洗冤集录中属于最基础的验尸手法,叫做:葱白显伤术。

  又比如,进京赶考的书生王前,在驿站睡觉的时候被大火烧死,宋慈到达现场后只是对尸体开了一刀,就咬定这是一起凶杀案,而凶手就是同伴书生李进。因妒忌王前文章写得好,怕自己又名落孙山,才将王前杀死后投入大火。

  原来人要是被烧死,死前会吸入大量烟灰,只要切开气管,就知道是烧死还是死后制造意外了。

  这在洗冤集录中,叫做:火场割喉术。

  依靠自己的一手绝技,宋慈一路高升到了提刑官,临终前考虑到天下命案太多,精通验尸的仵作又太少,于是写下这本《洗冤集录》,以供后人学习。

  看到这,我心里不由得对宋慈很是敬佩!

  毕竟在古代,什么都太落后了,他居然能琢磨出这么多验尸绝技,真是天纵奇才。

  于是我激动地翻开了第二页,在看到第二页的时候,我的眼神不禁慎重起来!

  因为从第二页开始,写得全部都是命案现场各种各样的死法,比如被水淹死,被火烧死,上吊而死,中毒而死,刀伤而死等等……

  宋慈根据自己的理解,分析了各种死法下,自然死,自杀,他杀的区别是什么。

  而第三页则是重头戏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赤裸的人体结构图,包括了人身体上的206块骨头,五脏六腑,筋脉走向等等,还有宋慈留下的大量验尸手法。

  只不过那时候我才刚满十三岁,虽然语文还凑合,但是对通篇文言文还极为头晕!

  我就只能硬着头皮去一遍遍的背诵。

  根据自己的理解,幻想当时宋慈是怎么破案的。所幸我在班级里背课文的水平一流,从来都不怕老师抽查,而且这本书中宋阳好像还留下了大量红色的心得体会,我只花了一个小时就背了三四篇验尸口诀!

  背着背着,我就发现了宋阳在验父母尸体的时候,用到的第一个窍门:根据尸体手势去判断死亡时间!

  宋慈发现人死后,尸体会慢慢僵硬变化,于是总结出一句口诀:子午卯酉掐中指,辰戌丑末手掌舒,寅申巳亥拳着手,亡人死去不差时。

  也就是说,半夜11点到凌晨1点死去的人,会掐住自己的中指,其他余此类推,尸体的手还会呈放开和握拳两种变化。

  因为我父母死时是掐住中指,所以死亡时间不对,宋阳借此打的那秃头法医无话可说。

  这简直太神奇了!

  我居然从一开始的死背硬记,变成了极端狂热。

  觉得这是一门很神奇的学问,比学校的那些教科书有意思多了,教科书只会让你做题,这本《洗冤集录》却是教你怎么去破案。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整本书终于被我过了一遍,我抬头看了看卧室的闹钟。

  还有六个小时,时间还来得及!

  于是我端起碗筷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看似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白米饭,其实里面藏了很多好吃的,有足足三块排骨,一大堆虾仁,碗底还铺着一层软嫩可口的蒸鸡蛋。

  小桃姐姐做菜真的很好吃,排骨甜而不腻,酸溜溜的刺激着食欲;虾仁上满满的都是茶叶清香;鸡蛋带着一股淡淡的咸味,吃得我筷子都掉了。

  宋阳在我心里的形象,也改变了一分。

  表面上对我很是冷漠无情,又鄙视又看不上,实际上还是蛮关心我的,不然也不会给我的饭里藏了这么多菜?

  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师父呀!

  我笑着吞下了碗里的最后一粒米,再次拿起了《洗冤集录》,这次我准备将它在脑子里好好地过一遍。

  因为我发现这本书其实挺厚,用一晚上的时间去掌握根本不可能,但我却可以投机取巧。

  这也要感谢我的父母了,他们一直望子成龙,从小学开始就给我报了各种奥数课,小天才课,让我接触了一大堆歪门邪道的速记手法。

  我觉得这些同样可以用在《洗冤集录》上。

  想到这,我开始速读起《洗冤集录》来,一分钟一页!半分钟一页!一秒钟一页!

  整本书唰唰唰的仿佛闪电劈落,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掠过。

  我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精神力百分百集中,只为记住每一页!是的,每一页都可以融会贯通,老师教过,银针验毒的原理是因为砒霜发生化学反应,而白醋的作用现在我也知道了,怎么从尸骨区分男女,怎么从骨头判断年龄。

  还有最后宋阳手里的那把红伞……

  “啪”的一声,我将手里的书合上,然后闭上眼睛,瞬间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整个人体结构图。

  到底有多神奇呢?

  只要我的念头一转,这个立体的小人就会随着转动。

  我的念头指向哪里,小人身上就会蹦出这是什么部位,会受什么伤,要如何检验?

  开始我还不太适应,但很快就和小人达成了默契,等我再睁开眼时,双眼中已经没有了赶时间的着急和惶恐,只剩下满满的自信!

  因为我已经完成了宋阳留下的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赢了!

  凌晨五点的时候,宋阳准时推开了我的房门。

  而我也躺在椅子上,嘴角蓄着笑意的望向他。

  “知道自己不是这块料了?赶紧把照片的事情告诉我,我开车送你回家。”看到被丢在地上的书,宋阳的眉头微微露出一丝嫌弃。

  可能在他的眼里我已经放弃了,毕竟这项任务对十三岁的孩子来说太难太难……

  “我父母的尸体紧掐中指,所以死于子时,梁法医的判断是错的。”

  我第一句话刚说完,宋阳给我收拾衣服的动作,就很明显停滞了一下!

  “你用黄酒洗尸体的手法很妙,这样就可以根据血荫,来判断我父亲捅母亲的第一刀是嘴巴了。”

  这一次,宋阳直接把眼睛瞪向了我:“那红伞呢?”

  “白醋蒸起来,可以让脚印这些细微痕迹显现,但这样还远远不够。”我眯着眼看向宋阳:“有些细微痕迹肉眼还是看不到,所以需要红伞投下的红光,这在宋慈那里叫做:红伞验伤术,但法子你改了,改的妙到了极点!”

  “小鬼,你真的只有十三岁吗?”宋阳有些诧异。

  “是啊。”我点了点头,也没瞒道:“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我真的上了太多补习班,这本书虽然难度大,但咬咬牙还是可以的。你问其他的我也知道,因为我读完后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小人,人体结构都在那小人上面。”

  “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宋阳忽然问出一句文言文。

  但我知道,这就是《洗冤集录》的精神所在,讲的是宋慈认为检验对案子的重要性。

  他是在考我!

  于是我回了一句:“盖死生出入之权舆,幽枉曲伸之机括,于是乎决。”

  意思是:无论凶杀案发生在哪里,都要亲自走访,亲自验尸,这样才能避免冤案的发生。

  “我真是小看你了!”宋阳苦笑着指了指我的鼻子。

  “那我现在算是通过了吗?师父。”我激动地跳了起来。

  “不,你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宋阳背着手,走出了门外,但这一次他是笑着的,门也是冲我敞开的!

  很多年后,当我偷偷问师父的时候,他才说。

  那天早上他是万分震惊的,明明是在刁难我,我却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硬生生的全部接下。

  脑海里的那个小人证明,我只花了一个晚上时间,就学成了仵作的第一重境界:猎罪境。

  而普通人,需要三年……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