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午夜童谣

  混子李的出现,破坏了大家吃饭的气氛。

  村长察觉到饺子是真生气了,连忙解释道:“那混子李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主儿,真要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乡亲们早把他给揍死了。”

  他拍着胸脯跟大家保证,他是平安村村长,绝对不会让那个混账东西伤害到我们!

  杨鹏飞跟姜含玉也站出来说好话,说大家又不是为了那个混子李来的平安村,用不着搭理对方。

  村长颤颤巍巍得摸出一杆旱烟,恳求我们不要介意,因为平安村穷,没人愿意来这里固定当老师,只有好心的大学生偶尔过来支教,要是我们都被气跑了,村里的娃娃就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课上了……

  他一边说,一边抹眼泪,说都怪他没本事,害苦了娃娃。

  杜世攀同情心泛滥,安慰道:“村长不瞒你说,我也是山沟沟里出来的,知道孩子走出大山有多不容易!”

  看在那群孩子的份上,饺子鼓成河豚的脸终于舒展开来。

  下午的时候,大家上课的时候都格外卖力,山里的孩子又听话又懂事,嘴巴还特别甜。

  尤其是小伍,不仅黏着饺子问东问西,还夸饺子跟他以前的老师特别像,又漂亮又温柔,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我被小伍的话大吃一惊,要是饺子也能成为温柔的代名词,这世上恐怕就没有刁蛮大小姐了。

  不过为了避免脑袋开花,我忍住了这句话没说,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个地方:“小伍,你们这里不是没有固定老师吗?”

  小伍回答:“以前有过一个。”

  我问道:“有过一个?那后来呢,那个老师走了?”

  小伍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而是突然昂起了一张天真无邪的面孔,朝着我们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我甚至觉得这笑中包含着某种深意!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笑搞得有些头皮发麻,胳膊上直接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恰好到了放学时间,我们就回宿舍了。

  村长担心我们晚上来回跑不安全,便使唤老婆来给我们送饭。

  吃饭的时候,我跟她打听起小伍口中那个女老师的事,村长老婆却否认:“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他记岔了,之前只来过支教大学生,并没有什么老师。”

  我又问她鬼菩萨的事情,村长老婆一脸的讳莫如深,一个劲儿得往窗外望,就好像那尊鬼菩萨并不是庇佑他们的神仙,而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恶魔。

  “小隐子,大晚上的,你问这个,还睡不睡了?”钟子柒打断了我的问话,生怕我一个不小心就激怒了鬼菩萨。

  夜里的时候,大家早早得就睡了。

  我翻来覆去得睡不着,可能是因为网红羊肉串案的关系,导致我现在的神经比较敏感,就怕一个不注意栽了跟头。

  所以我总感觉平安村似乎没有表明上那么简单,看似平静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半夜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小孩的笑声,哦不,那似乎是哭声,他嘴里哼唱着一段古怪的歌谣。

  “打灯笼找新娘,新娘起床要梳妆;打灯笼找新娘,抓个壮丁抬花轿;”

  “打灯笼找新娘,新娘半路逃走了;打灯笼找新娘,拽出舌头让说谎;”

  “打灯笼找新娘,关进猪笼去沉江;打灯笼找新娘,瓮里声音哭娇娇;”

  “打灯笼找新娘,大红嫁衣飘呀飘;打灯笼找新娘,新娘就在头上笑!”

  每一句都好像是呜呜的风声送过来一样,孩子稚嫩的嗓音显得犹为清脆,我战战兢兢得从床上爬起来,想要拍醒钟子柒一起去看看情况。

  可是钟子柒睡得跟头死猪一样,我又想麻烦杨鹏飞学长,但学长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也睡死过去了。

  指望杜世攀,更没戏。

  我很想不理会外面的诡异童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怕什么来什么,一股尿意袭来,就好像随时会破体而出似的。

  世间本无鬼!

  我低声默念起师父的口头禅,拿着手机去到了院子里头,然而等我刚解决完人生大事,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我。

  我捂住耳朵不想理会,箭一般得冲回宿舍,结果就看到赵红怦鬼鬼祟祟得从女生宿舍那边出来了。

  她没注意到我,而是径直向门口冲去。

  我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可是旁边太空旷了,压根不能靠得太近,这里的路又绕,没过一会,我就把赵红怦给跟丢了。

  农村的路坑坑洼洼的,两边到处都有槐花树,照在地上全是鬼影,再加上呜呜的风声吹过来,别提有多吓人了。

  我再也忍不住,提脚就往原路赶,可是刚走到一半,就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一盏鲜红的纸灯笼飘过。

  没错,就只有一盏灯笼在田野里穿梭!

  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我吓得魂都快没了,就听到耳边传来女人嘶哑的哭泣:“打灯笼找新娘,大红嫁衣飘呀飘;打灯笼找新娘,新娘就在头上笑。”

  “笑!”唱到笑的那个字时,我清楚的感觉到声音好像是从我的头顶上方发出的,与此同时,还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

  我举起手抹了一下,惨白的月光下,那滴液体红的像血。

  我缓缓得抬起头,一张阴森苍白的女人脸顿时映入眼帘,她穿着鲜红的嫁衣,脸上挂着两行血泪,正用十个又长又尖的红指甲抓向我。

  “鬼,鬼啊!”

  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提脚就要狂奔,却一脚踩到她鲜红的嫁衣,摔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乍亮,刺眼的阳光逼我睁开了眼。

  原来是梦!

  我长长得呼了一口气,昨晚居然就这么睡在了外面,就在我准备从地上坐起来时,头顶突然撞上了一个晃晃悠悠的东西。

  我抬起头一看,只见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悬挂在门梁上,他的皮肤就好像被用滚热的开水烫过,被铁刷狠狠刷过,遍体伤痕累累,触目惊心。

  那一刻,我彻底明白了什么是皮开肉绽,什么是生理性恐惧!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不受控制得发出惊天惨叫,我一边尖叫一边后退,试图离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远一点,再远一点……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