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平安村疑云

  我凑过来问村长:“什么是鬼菩萨?”

  村长畏惧得看了一眼那尊雕像,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那尊雕像仿佛翘-起了嘴角正在冷笑。

  尤其是嘴唇中间那一抹殷红,就好像是刚吸完人血一样,宛如邪-魅。

  我很想知道,如此朴实无华的平安村村民怎么会供奉这样一尊邪神?

  村长闭口不言,而是让我们先出去一下,紧接着我就看见他战战兢兢得走到那尊鬼菩萨的雕像面前,上了一炷香,弯腰叩拜,十分虔诚。

  钟子柒直接就被吓出来了一身冷汗,拉着我问道:“小隐子,这啥情况啊?这村长……”

  说曹操曹操就来。

  没一会村长拜完那尊鬼菩萨就朝我们这边走来了,说是要送我们回去,本来喝了点酒的他,稍稍有些上头,这会被风吹了,脑子立马清醒了过来。

  村长非要把我们几个送回学校宿舍,我们盛情难却,只能同意。

  路上的时候,钟子柒又问出了那个问题:“那个鬼菩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平安村的信仰吗?”

  饺子他们不知道发生了情况,一听这话,立马来了兴趣,问什么鬼菩萨,我只好把刚才的情况同她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这会村长丝毫没有刚才被惊吓到的畏惧慌乱,反而淡定得跟我们讲述起鬼菩萨的事情:“鬼菩萨啊,你们可能第一眼看觉着比较奇怪,为什么她会有观音菩萨的身体,脸却极为的凶狠邪气?”

  “其实啊,你们想,那传说中的观音菩萨不就是有万人相,脸又不一定要刻得慈祥悲悯。再说我们这里是山区,不干净的东西多,就是要凶一点才压得住!”

  听到不干净那三个字,钟子柒神色立马紧张起来,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往我手边靠,差点把我吓了一跳。

  杨鹏飞见状,忍不住笑话钟子柒胆小。

  他说农村本来就比较信这些东西,他们阳沟县家里也都供了各色神像,就是寻求庇佑呢。

  村长抽了一口旱烟,吧嗒吧嗒的,解释道:“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平安村家家户户都供了一尊鬼菩萨,一方面可以祈求她保佑我们家宅平安,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她能镇妖除魔,别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到屋子里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村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我们能不能迟点回去。

  “迟点?”杨鹏飞表情一愣。

  村长点了点头,又抽了一口旱烟:“五天后正好是鬼观音的忌日,我们要在观音庙举行盛大的活动,你们可以留下来参加我们祭拜鬼观音的民俗文化。”

  杨鹏飞他们面面相觑,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接受这个提议,这时我意识到了不对劲:“忌日?一般来说都是诞辰吧。”

  我看向村长说道:“这个鬼菩萨莫非原本是你们村里人的应化之身?而且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村长的烟斗一下就从嘴巴里掉了出来,他先是懵了一下,而后道:“我刚才说啥了?什么忌日我没说啊。”

  “哦哦,我肯定是说错了,我就是问你们要不要看看平安村的民俗文化,蛮有意思的,不过到时候你们可能就要回去了,那就算了。”

  杨鹏飞没有着急拒绝,他看了看我们说道:“这个民俗活动我感觉还蛮有意思的!等我们回去以后跟学校领导商量一下,毕竟三天时间太短,也做不了什么普法,一般来说都是要一周的,而且这次带的还都是新生……”

  钟子柒面露苦色,正要拒绝,结果刚说出“我不行的”几个字,就被一声惨叫给压了下去。

  饺子扭着他后腰的肥肉补充道:“错过这么新奇的活动肯定不行的,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啊,钟同学?”

  钟子柒还想说什么,饺子越发使起劲儿,直疼得钟子柒嗷嗷叫唤。

  杨鹏飞拿饺子没办法,姜含玉也看着她直摇头,两人都说等回去以后再商量一下。

  饺子终于愿意松手,钟子柒一头扑进姜含玉的怀里,嘤嘤的哭泣求安慰,这摆明了是占姜含玉师姐的便宜。但是姜含玉抬抬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了,只是一个劲儿得劝钟子柒别哭,大男子汉要坚强一点。

  杜世攀跟赵红怦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快步走到了前面。

  等回到学校宿舍以后,村长这才满意得朝我们招了招手:“夜里比较凉,你们都注意一点,最好睡觉前先上一个厕所,不然半夜起来没灯小心摔跤。”

  姜含玉笑着道:“谢谢村长关心。”

  看着村长披着大衣,深一脚浅一脚离开的背影,我皱起了眉头,刚才他明明就提到了忌日,肯定不是嘴误。

  这个鬼菩萨的来历,显然不简单!

  不过我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村长为人蛮好的,这里平安村的村民个个朴实好客,确实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晚上我们几个大男人就挤在这间小平房里面,半夜钟子柒吧唧着嘴说梦话,一会说:师姐我也喜欢你。

  一会说着:“啊,啊,啊,我们不能这样,不能师姐!”

  紧接着就是一阵暧昧淫-荡的笑声。

  杨鹏飞忍不下去,直接丢出去一个枕头砸了过去,结果被钟子柒一把抱住,继续说着梦话:“师姐,你好软啊……”

  杨鹏飞都有些受不了了,半夜出去坐了好一会,之后才回来。

  外面的风呜呜乱响,好似怨鬼在低声哭泣,槐树的枝杈印在窗户上,像极了一张张狰狞的鬼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了那尊奇怪的雕像,脑子里老是闪过村长的话:忌日忌日,到底是谁死了?

  半睡半醒间,我梦到了一个女人,她很漂亮,说话轻声细语的,让人觉得很亲和,一双纤细洁白的手招呼我过去。

  然而就在我不受控制得靠过去的时候,女人的嘴巴突然变得异常鲜红,汩汩的鲜血从里面流了出来,紧接着,她的嘴巴就好像裂口女一样,越张越大,最后直接撕裂了整张脸……

  我被这个噩梦惊醒,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我们起床以后,上午就在旁边的那所学校,给小孩子上课,这里的教学环境确实很差,桌子都不一般大,有的桌子挤了三个人,有的是一个,有的则是一群。

  他们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姜含玉师姐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分了很多文具跟本子给他们,他们一个劲儿得喊谢谢。

  钟子柒在一边做出花痴脸:“我的含玉师姐可真是天使下凡,太善良了!”

  支教工作其实还挺简单的,因为这里的孩子比较向往大学生活,我们就给他们讲了很多关于大学里的事情,告诉他们要好好学习,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走出大山,为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

  哪怕是饺子也被这些孩子天真的眼神俘获了,露出怜爱的目光,钟子柒分给了他们很多零食。

  这里的孩子似乎很喜欢我们,后来在姜含玉问他们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问题时,其中一个叫做小伍的男生举了手:“哥哥姐姐们可以不回去吗?我们真的好想跟哥哥姐姐一直待在一起。”

  众人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姜含玉却聪明的将话题转开。

  中午还是在村长家里吃的饭,这一次是大锅饭,杨鹏飞说一般农村只有喜事白事的时候,才会开这种席,这正说明了村里人对我们的重视。

  吃饭的时候,杨鹏飞会长顺便对村子里的人做了一些普法宣传:“法律跟知识一样重要,我们不仅不能做一个文盲,还要了解一些基本的法学知识,拒绝做一个法盲。”

  村民理解水平有限,但每一个都认认真真的听着。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哇,有美女啊,还是好几个!”

  那个人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藏青色衣服,提着酒瓶就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嘴里还污言秽语得说道:“村长这你就不够意思了,敢情昨晚是故意把我支开,就怕我见到这些漂亮小美人儿。”

  村长直接喊人把他给轰出去,对方还想进来,一双眼朝着饺子的胸-部看,差点就把饺子给惹毛了。

  村长赶紧给我们赔不是:“那是我们村里的地痞流氓,绰号叫做混子李,嘴上没个把门的,没吓到大家吧?”

  说完以后,他就朝村民的方向瞥了一眼,恶狠狠得叫道:“还不赶紧把他给拖下去,整天就知道喝喝喝,哪天喝死了都不知道!”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