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她,回来了!

  只见小伍惊恐得指着一个方向,他两眼发直,浑身战栗,仿佛看见了什么异常恐怖的画面。

  众人齐刷刷得看向那个地方,除了一棵高高瘦瘦的槐树外,哪里有人?

  小伍的父母冲了出来,拉着小伍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骂:“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这是你该操心的事情吗?成天说胡话。”

  小伍大哭起来:“妈,老师就在那里啊,你们看不到吗?”

  小伍他爹一巴掌扇在小伍的脸上,又给了他屁股一脚,可是我分明注意到,小伍眼睛直勾勾得盯着那棵槐树,好像是真的看见了什么。

  我发现在场好几个村民脸色都不太正常,甚至村长老婆看向村长颤抖得道:“该不会,该不会真是她回来了吧?”

  村长一记冷眼扫了过去:“小孩子疯你也疯,什么老师,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老师。”

  “可是……”村长老婆嗫嚅得吐出两个字,就被村长打断了,村长径直走到我的跟前,指着我道:“是你吧,是你搞的鬼!”

  我一脸无辜得回答:“我跟你们又没有仇,我搞什么鬼?还有,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老师不老师的。”

  村长老婆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眼睛一亮,指着我道:“你昨天还跟我故意打听鬼菩萨跟村里老师的事情,难道说……”

  钟子柒站出来叫道:“小隐子一向好奇,他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饺子则让魏正义说句话:“你是警察,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有没有犯罪动机。”

  魏正义看了我们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让我几个好好交代一下昨晚各自在哪里,以此确认我们的不在场证据。

  我们几个老老实实说了一遍,不出意外,最终嫌疑人落在了我跟赵红怦的身上。

  但是赵红怦一口咬定自己昨晚没有出去,并且推了把姜含玉,让她跟饺子证明自己的清白。

  魏正义将目光从赵红怦身上收了回来,开始上下打量起我来:“小同学,你有没有看过医生?”

  “看医生?”我几乎立马猜到了他的意图:“难道你也怀疑我有第二人格或者梦游?”

  魏正义点点头,表示不排除这个可能。

  就在这时,送我们上山的老司机也被村民带过来了,他一脸茫然,说自己本来在村民家里睡大觉,突然就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非说他跟一桩杀人案有关。

  老司机一看地上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当即被吓了一跳,惊恐道:“这谁干的?”

  我们纷纷摇头。

  老司机因为是住村民家里,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可以洗刷嫌疑,但他毕竟是个成年人,是我们几个人之中最具犯罪能力的。

  村长说道:“这几天你们别想走了,案子什么时候破,你们才可以离开。”

  为此,他还让老司机也住进我们的男生宿舍,并且安排村民拿着锄头钢叉,晚上在我们门口值夜,以免我们再犯案。

  杨鹏飞怒道:“你这是非法拘禁!”

  村长直接冷哼了一声,我们看向魏正义,魏正义也明显同意村长的做法,他说确实是因为我们的出现,混子李被处以极刑,凶手很大可能混在我们之间。

  这时饺子出来说了一句话:“难道你们没发现,还有一个更可疑的对象吗?”

  众人纷纷问道:“谁?”

  “小伍口中的那个老师啊,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对这个老师讳莫如深,但我相信小孩子是不会说假话的,平安村以前确实有过一位老师对吗?”

  饺子大胆的猜测立刻引来了村长的训斥,村长还是那句话,村子里从来没有过什么老师。

  我不禁看向了魏正义:“您是村警,我相信您应该不会包庇任何人吧?村子里是不是真的有过一个老师,而且那个老师跟混子李有恩怨?”

  魏正义下意识得看向了村长,村长却对他暗暗摇了摇头。

  我不禁冷笑着吟唱起一首歌谣:“打灯笼找新娘,新娘起床要梳妆。打灯笼找新娘,抓个壮丁抬花轿!”

  听到这首歌,魏正义本能得倒退了两步,他看向我时,双眼中写满了恐惧。

  饺子接着我的话继续道:“新娘起床要梳妆,指的会不会就是她第一个要杀的人要被处以梳洗之刑?”

  “而混子李正是受了梳洗之刑。”

  饺子一字一句得说道,同时朝魏正义逼近:“所以,下一个会是谁?又会是什么死法呢?”

  没想到,魏正义身为一个守护山村的村警,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居然生生得打了一个寒战。

  我基本可以确定平安村隐藏着一个见不得人的秘密,而魏正义也是知情者!

  魏正义张了张嘴,正欲说话,却被村长急匆匆得打断:“事情都已经过去,就不要提了……”

  这句话直接打消了魏正义倾吐的欲望,我有些不甘心,还想说话,万万没想到,这时小伍他爸妈折了回来,怀里还抱着傻了的小伍。

  小伍磕得满头是血,却感觉不到头疼,嘴里一直念叨着一句话:“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魏正义问发生了什么情况,小伍爸妈哭着说道:“刚才回去的时候,小伍非说看见了老师,老师一直追着问他为什么要骗自己。”

  “你看看我们俩,小伍都把我们误以为是采霞了,对着我们又抓又咬。后来还对着洋槐树磕头,这一磕就跟磕傻了一般,嘴里不停得念着那句话: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伍父母俩生怕小伍是被吓出来了大毛病,所以赶紧把他带回来,问村长怎么办?

  村长抽了一口旱烟说道:“你们问我有什么用,赶紧让张大夫给小伍看看啊。”

  原本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张大夫这时被点了名,立马过去给小伍看伤,哪料到小伍还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大喊着别过来别过来。

  “老师我知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就在张大夫靠过去的一瞬间,小伍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小伍妈心疼得不行,看向村长:“会不会真的是她回来复仇了?还有几天就是她的忌日,肯定是她回来了。”

  “说什么胡话!”村长狠狠一跺脚,大声呵斥,让小伍妈不要妖言惑众。

  但却有村民偷偷议论起来:“先是混子李,再是小伍,估计真是她回来了,她要报复我们啊!”

  我赶紧趁机打探消息:“过几天不是鬼菩萨的日子吗?难道那个老师就是鬼菩萨?”

  村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我,村长怒气冲冲得瞪向了我:“你,就是你!”

  我没理会他,而是继续询问:“那个老师是不是差一点成为新娘?她是被混子李侮辱了吗?所以现在开始复仇?”

  “如果我没有猜错,小伍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

  听到我的话,小伍爸妈的脸色都变了,互相对视了一眼,惊恐得不行。

  这时饺子突然喊道:“打灯笼找新娘,拽出舌头让说谎,这不就是指的吊死鬼吗?而小伍刚才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伍、小伍估计真的要成为被吐舌的吊死鬼……”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