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洗冤集录

  唐装男子宋阳的眼神看的我心里发憷,我又哪里知道什么秘密?

  父亲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工作,更是不愿意让母亲插手他的私事。

  于是,我摇了摇头。

  “意料之中。”宋阳淡淡的叹了口气,然后摘掉了那双沾血的乳胶手套丢在了地上:“张队长,你把现场保护一下!待会会有专人来处理,之后今天发生的事情在场各位就选择忘掉吧!这案子由我们特案组接手了。”

  “是是是,上头的规矩我懂。”国字脸诚惶诚恐的点着头。

  “还有这个孩子,挺可怜的。”宋阳指了指我:“带到医院做一下心理辅导,然后看看有没有亲戚愿意领养。”

  说完这句话,宋阳已经将工具全部放回了那口旧皮箱中,他跨上皮箱,潇洒的收起红伞,就准备离开。

  当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居然冲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我这一嗓子,不仅把宋阳给震住了,连带着在场警员也都震住了。

  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疯了。

  只有我知道我没疯,我憋着眼泪叫道:“我不要看医生,更不要被什么亲戚领养,我要跟你走。”

  “为什么?”宋阳转头用眼神打量着我。

  “我要学你的本事,为我父母报仇!”

  我鬼使神差的吼出了这句话,脑中浮现的是父亲为了我拼命工作,母亲为了我含辛茹苦。

  当时的我真的孤注一掷,我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眼前这个神秘,威风,又精通各种奇奇怪怪验尸手法的男人,再没有谁能找到江北残刀。

  他是我惟一的希望,我必须把握住。

  宋阳忽然问:“小鬼,你今年多大?”

  “十三岁了!”我尽量让自己很有底气。

  结果宋阳扑哧一声笑了:“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我从不收徒,这个年纪好好上学吧,以后案子破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这次他是真准备走了,但我又哪里能让他走?

  “父亲回家的那几天有过反常,他经常盯着一张合影照片看!当怪异的声音出现时,父亲还多次大叫着:他们来找我了!照片已经被父亲烧掉了,只有我记得照片里每个人的长相!”我一声声大叫道。

  “不管收不收我做徒弟,你带我走,我告诉你。”

  最后一句话,成功让宋阳迈开的脚步落了回来,他很诧异的重新审视了我一圈:“小鬼,我承认你将了我一军。”

  说到这,他将那口沉甸甸的皮箱放下,示意我抱起来跟上,然后朝一脸愕然的张队长和梁老道:“这孩子看来我得先带回家了,过几天再送回你们局里安置。”

  “走吧!丁隐。”宋阳苦笑着挥挥手。

  我赶紧提着箱子一路小跑,这时候我根本感觉不到重量,只觉得离心中的复仇近了一步。

  只留下命案现场的张队长和梁老大眼瞪小眼。

  “这孩子是不是真被你打针打傻了?他清醒以后竟然不怕那些血和尸体,还想着报仇?”

  “咳咳,可能我那一针是重了点,也可能……”梁老忽的自顾自摇头:“不,不会那么巧的。除非这小家伙真是法医这一行百年一遇的:天成之胎。”

  宋阳带我上车以后,就紧踩油门,似乎很着急赶路。

  我在后座好奇的问道:“师父,您还有案子要去破吗?”

  宋阳摇了摇头:“不,我先回南江市,老婆在等我一起吃晚饭。”

  可是我看手机路线,离南江市只有两三个小时,现在是下午一点半,肯定能赶上晚饭的。

  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师娘一定很漂亮吧?你也很疼爱她。”

  “废话,小桃可是曾经的一朵警花。”宋阳打着方向盘赫然觉得不太对劲,从后视镜瞪了我一眼道:“丁隐你记住,我不是你的师父,她也不是你的师娘!这趟只是带你回去吃顿便饭,明天问完情况就会送你走。”

  “你一定很怕师娘。”我回瞪了一眼。

  “你可真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宋阳说道:“心理素质真的不错,目睹了那么血腥的杀人现场,哪怕是一个警、察都会崩溃,但你却足足挺了一晚上。还有从多个方面,我发现你很擅长观察细节……”

  “可惜,我还是不会收你为徒。”宋阳的眼神冷了一分!

  “让我试一试好吗?我知道只有你才能破我们家的案子,但我更想自己抓到凶手,为我的爸爸妈妈报仇!”说到这,我的小手紧紧地抓着坐垫,眼睛里快喷出一团火来。

  “你眼睛里的杀意太重了,等回去我给你洗洗。”

  之后宋阳就专心开车了,一路上不管我怎么说,他都紧闭着一张嘴,不再回答。

  但他越是这样故作高深,我就越是心急如焚,再加上内心深处的恐惧,害怕,悲伤一层层涌来,我居然在车子上睡着了。梦里我又见到了昨晚的杀人场景,见到奶奶的头落了,妈妈被砍死,父亲诡异微笑着在我面前剖开自己的五脏六腑,满屋子都是鲜血,满脑子都是父母怎么让我呱呱坠地,怎么送我上学,怎么为我准备最心爱的玩具……

  “啊!我要报仇。”

  就在我快被噩梦吞噬的时候,肩膀处被人轻轻拍了下,睁开眼就看到宋阳那张成熟稳重的脸。

  “到家了。”宋阳说道。

  我下车后居然有些失望,在我的想象中宋阳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官,所以那些警、察对他都畏畏缩缩的,但他的住所却不是豪宅大院,而是一栋藏在郊区深处的小楼。

  楼里的摆设也很简单,一张桌子,一个茶几,墙壁上还挂着一幅画。画的左半边是一个穿白布衣,慈眉善目的老人,画的右半边是一个穿黑斗篷,凶神恶煞的老人,两个老人一阴一阳,让整个客厅都透露出一股子怪异!

  不过我毕竟是孩子,很快就被厨房里飘来的阵阵香气所吸引,那似乎是炒虾仁的味道。

  “真香!”我说道。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围着围裙的女人从厨房里出来。

  她皮肤白皙,眼睛又清澈又大,留着一头细碎的小短发。脸色虽是绝美,却不是普通美女姐姐的那种娇弱美,而是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给人英姿飒爽的干练感觉。

  这应该就是宋阳的妻子吧?我心中的暗暗想到,然后赶紧喊出一声。

  “你回来了,咦,这孩子是谁?”

  “师娘!我是师父新收的徒弟丁隐。”

  接下来就剩下我和女人、大眼瞪小眼的环节,还有宋阳在后面拘谨的笑。

  “你怎么收了一个这么小的徒弟,该不会是拐卖儿童吧!”女人放下了手里的菜碟,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捏了捏我的脸:“不过这孩子长得真可爱,不要叫师娘了,会把人叫老的,我叫黄小桃,就叫我小桃姐姐吧。”

  我立马嘴甜的喊了一声:“小桃姐姐,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姐姐。”

  黄小桃很是受用,立马拽着我的手上了饭桌,给我盛饭端菜,并给我一一指着她做的三菜一汤,分别是:龙井炒虾仁,糖醋里脊,松茸蒸蛋,西红柿鸡蛋汤。

  “丁隐,你一定饿坏了吧?多吃点,吃完了姐姐再给你做。”黄小桃明眸皓齿的笑道,丝毫不顾脸色已经拉下来的宋阳。

  “小桃,今天不是我过生日,你亲自下厨给我做的吗?让这个小鬼先吃干嘛……”

  “你生日哪年不能过,徒弟可是破天荒收了第一个!”

  “不不不,他不是我徒弟,他是今天灭门凶杀案里的一个幸存者,父母家人都惨死了。”宋阳解释道。

  可黄小桃哪里听他解释?只是一个眼神剜过去,宋阳就打了一个寒颤:“这孩子家人都遇害,那就更可怜了!既然能来我们家就是缘分,这几天我们更应该带他走出阴影,丁隐啊,小桃姐姐以前办案的时候遇到许多你这样的孩子,我太理解这种心情了。”

  黄小桃居然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了许多,宋阳坐在我旁边居然一句话都不敢插。

  虽然之前有猜到,但我实在想不出,如此厉害强大的公、安厅顾问,居然在家这么怕老婆?

  宋阳是所有罪犯的天敌,而黄小桃就是他的天敌。

  黄小桃安慰我的时候,竟有一种难言的母爱,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父亲母亲,直接扑倒在她的怀里大哭起来。

  黄小桃为我夹了很多菜,让我先吃饭,闻着那诱人的香气,看着那鲜艳的色泽,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直叫,但就是紧紧攥着筷子,一口都不吃。

  “怎么,姐姐做的菜不好吃吗?”黄小桃问。

  我摇了摇头,就这样红着眼盯着宋阳:“我想拜他为师,为爸爸妈妈报仇。”

  “我说过了,不收徒。”宋阳放下碗,也正视着我,丝毫没有怜悯:“这饭你爱吃不吃,不吃饿死,做我徒弟,你不配。”

  黄小桃看看我,又看看宋阳,这次没有再劝,只是叹了口气。

  我内心感觉到无比的挫败,含着眼泪就冲进了小卧室里关上了门,然后钻进被子里哇哇大哭。

  这一哭,把自己这一天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我真的无依无靠,而且懦弱无能了,我不想被亲戚领养,不想看到父母白白的死去……

  “这样对一个孩子,会不会太狠?”客厅里黄小桃开口道。

  “他太小了,杀气又太重,不适合入这一行。”

  “可当年的你不也是这样吗?执念越大,潜力越大。”黄小桃道:“如果他真的心甘情愿,或许你可以早点退下来,我不想再看到你跟江北残刀斗下去了……”

  宋阳放下了筷子没说话。

  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饿的不属于自己了,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这让我无言的抗争显得很是滑稽。

  正当我要把整个人藏进被子里的时候,砰砰砰,卧室门被敲了三声,然后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从被子缝里去看,来人居然是宋阳。

  他将手里一碗热腾腾的饭菜放在了床头柜上:“吃吧,小家伙。”

  “饿死都不吃你的饭,除非你能当我的师父!”我有气无力的叫道。

  宋阳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不吃饱,又怎么能当我的徒弟。”

  “什么?”我大吃一惊:“你愿意收我为徒了?”

  “赶紧滚起来吃完,这可是小桃给你热的,一粒米都不许剩,之后……”宋阳抬手看了看表:“我给你十二个时辰,这本书你能看多少看多少,能读懂多少读懂多少,然后想想今天我在命案现场用的那些验尸手法内中窍门是什么?哪怕有一个答不出来,你都给我收拾铺盖滚蛋!照片的秘密还得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那我要是都答出来了呢?”我陡然间生出一股倔强劲儿。

  “呵呵。”宋阳冷冷的将一本蓝皮子书丢进了我的怀里:“那我就考虑收你为徒吧。”

  “一言为定。”我大叫:“看看谁能赌的赢!”

  “十二个时辰后我来找你。”宋阳说完就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而我则抖擞精神,将全部精力放在了那本奇怪的古书上,书已经落满了灰尘,似乎很久都没有翻动了。

  “扑!”我用、嘴吹开灰,顿时看到映入眼帘的四个古朴厚重的大字:《洗冤集录》!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