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失传的古代酷刑

  “丁隐,你大清早的鬼叫什么?”杜世攀他们从男生宿舍里走出来,钟子柒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一边揉眼一边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等他们出门以后,立马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啊啊啊!”钟子柒立马发出了杀猪般的尖叫。

  杜世攀连连后退,杨鹏飞喘着粗气想上来扶我,又不敢。

  这时饺子她们也出来了,可是在看到门梁上的男尸时,姜含玉一口气没上来,就晕了过去。

  饺子捂着眼睛,一边骂不要脸,一边问我什么情况。

  我的目光落在了赵红怦的身上,她也摆出了一副害怕的可怜模样,可如果她真的如此胆小,昨晚又哪里会一个人半夜出门?

  好在这会我的情绪终于平缓了一些,没有一开始那样的视觉冲击,终于可以捂着自己的小心脏站起来了。

  我用洞幽之瞳快速扫了那具尸体一眼,随即朝钟子柒喊了一声:“快过来帮忙!”

  一听帮忙二字,钟子柒直接装死晕过去了。

  我知道他是装的,忙过去拽他,可钟子柒就是死活不愿意过来,反而是杨鹏飞学长忍着内心的不适问道:“需要帮什么忙?”

  我告诉他:“帮我把这具男尸给放下来,他这样吊在上面,我没办法验尸。”

  “验尸?”一听这俩字,杜世攀直接就炸了:“丁隐你该不会真把自己当大宋提刑官了吧?我去,你一个小孩儿,验什么尸。”

  杜世攀嘲讽得勾起嘴角,眼里全是对我的不屑。

  我没理会他,而是朝钟子柒喊了一声:“帮我把背包拿过来。”

  钟子柒早就不想在这里杵着,听到这话如蒙大赦,立马溜得没烟,等回来的时候,把背包扔给了我。

  我在背包里掏出一对胶皮手套,给自己戴上,又将一双一次性手套递给杨鹏飞,道:“麻烦会长了。”

  我们合力将那具尸体从门梁上解下来,平放在地上。

  此刻我终于看清楚那具男尸的模样,哪怕是面部也被铁刷刮去了大量的皮肉,尸体的双眼圆睁,嘴巴也呈开合状,仿佛临死前一直在痛苦求饶。

  我靠过去,顿时有股难闻的酒气刺进鼻子里。

  “这人死得也太惨了吧?”杨鹏飞忍不住说道。

  我皱着眉继续过一遍速验,这具男尸生前好像被滚烫的开水烫过,残留的皮肤有很严重的烫伤,发白肿胀松弛。有点类似民间杀猪的时候,用开水烫过一遍,方便去毛的方法。

  而后死者又被人以铁刷样的凶器生生得刮去了一层皮,导致身上血肉模糊,有些关节结合处,甚至露出了骨头。

  想不到这会就连钟子柒也站过来了,他用手挡着脸,却正好露出一双豆子眼:“我去,凶手跟死者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吧,这人也太……”

  还没等钟子柒说完,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突然靠近,只见村长拿着锄头,后面还跟了一大堆的村民。

  一看到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村长老婆一个没忍住,直接弯腰吐了起来。

  村长到底是年纪大,胆子也大,他挥着锄头问我:“小年轻,你干的?”

  我连忙摆手。

  饺子也终于帮我说了一句话:“村长,你看他瘦胳膊瘦腿的,能干的出这种事?”

  村长望着地上血肉模糊的男尸又看看我,问道:“那这是什么情况?”

  我只好停下手,将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这时赵红怦张嘴就骂:“丁隐,你自己出来溜达,干嘛诬陷我?大半夜的,我出来干什么啊我。”

  “对!丁隐,红怦天生胆小,怎么可能大半夜出门。”杜世攀身为赵红怦的男朋友自然是站在她那边。

  我老实交代:“我只是复述昨晚发生的情况而已,至于赵小姐为什么要出去,这我不知道。”

  “丁隐!”杜世攀着了急,脸红脖子粗的就要上来找我打架,却被钟子柒拦住:“你干什么?有我在,别想碰我家小隐子一根汗毛。”

  杨鹏飞也让杜世攀别激动:“这不是在分析情况嘛,丁隐同学跟赵同学又没仇,不会乱冤枉她的。”

  “所以师兄你的意思是,我女朋友在说谎吗?”杜世攀脸色已经变得极其扭曲。

  这时村长说道:“那个小姑娘一看就没什么力气,应该杀不了人,当务之急是先确定死者的身份。”

  这具男尸没有穿衣服,鞋子也没有,脸被刮得乱七八糟的,不是很好辨别身份。

  村长让村民挨家挨户去敲门,问问谁家里少了人。

  我摆了摆手:“不用确认了,如果我没有猜错,死者应该就是混子李!”

  众人齐刷刷得望过来,问我是怎么知道。

  我回道:“很简单,一个人的脸可以毁容,骨相却毁不了,刚才闻到他嘴里的酒味,我就想起了混子李。根据他面部的轮廓,以及鼻骨颧骨等,我在脑海中大致复原了一遍,应该就是混子李,八九不离十。”

  没想到我的好心,换来的并不是理解,而是村民的窃窃私语:“什么骨头不骨头的,脸都毁成那样了,你能认出来?”

  “对啊,村长都没认出来,这个娃娃认出来了,奇不奇怪。”

  “我知道,这个娃娃跟那个俏丫头早恋呢,昨儿混子李不是调戏了那丫头吗?这娃怀恨在心,当晚就把混子李给杀了。”

  “现在的小年轻人真了不得,敢在我们的地盘上杀人!刚才他不是一直对着那具尸体摸来摸去吗?估计就是在破坏证据。”

  眼见村民的怀疑越来越深,村长大喊了一声:“别吵了。”

  紧接着村长死死得盯住了我说道:“你年纪小,论力气不是混子李的对手,但混子李爱喝酒,喝了酒就浑身发软,不排除中了圈套。当然我们也不会冤枉你,现在我已经让村民去喊村警过来了,是谁杀了人,村警一看便知。”

  原本那群村民听见我们这边的尖叫,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结果没想到我们居然围着一具尸体摸来摸去。

  杨鹏飞站出来说道:“总不能因为一具尸体出现在我们门口,就怀疑是我们杀了人吧?”

  村长举着一杆旱烟吧嗒吧嗒得抽了起来:“知道平安村为什么叫平安村吗?因为这里民风淳朴,大家就算讨厌混子李,多少年也都相安无事。结果你们一来,他就死了,哎呦,还真这么奇怪,脸被毁了都能认出来,说这娃娃不是凶手,谁信?”

  杨鹏飞被问得哑口无言,转头看向我,我摊开手,一脸无辜,我跟混子李又没仇,我杀他干嘛。

  这也太牵强了。

  村民拿着锄头逼我后退,坚决不让我再碰那具尸体,同时还派了一位村民跑回村子里去看混子李在不在。

  毕竟也不能仅凭我的一面之词,就给男尸定了身份。

  没办法验尸的我,只能脱掉了手套,钟子柒起初还关心我一句,后来就跟脑子有问题似的来了一句:“小隐子你该不会柯南附身了吧?你走哪儿就有……”

  我一胳膊肘捅了过去,给了钟子柒一个亲切的微笑,让他闭嘴。

  饺子抱着胸站到我后头问道:“验尸结果怎么样?”

  想不到饺子居然是最信任我验尸能力的,钟子柒却故意在饺子面前卖弄:“刚才我们不是都看到了,那尸体是从门梁上放下来的,肯定是吊死的啊。”

  我答道:“非也,刚才我用师父传给我的听骨木,听了一遍死者的胸腔,肺部等地方,基本可以确定,死者是活活疼死的。先被开水烫过,又被铁刷刮去皮肉,那时候他就已经死透了,这才被挂到了门梁上。”

  “所以,凶器是一把铁刷?”饺子问道。

  我先是点点头,而后望着着尸体的惨状说道:“这让我不禁想起了明朝时期的一种酷刑。”

  “梳洗之刑!”

  我几乎是跟饺子同时脱口而出!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