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洞幽之瞳

  钟子柒等人面面相觑:“什么梳洗之刑,我只听过女孩子梳洗打扮,从没听过还有这种刑罚?”

  我耐心给他们科普:“这是一种非常残忍变态的酷刑,根据史书-记载,从唐朝时期就有了,但真正将它发扬光大的是明太-祖朱元璋。”

  钟子柒脸上的横肉抽了抽,一言难尽得说道:“老朱好像发明了不少酷刑。”

  我没理会钟子柒的话,而是继续解释:“所谓梳洗之刑,首先要有一把铁刷子,刷子从手柄到刷毛全是铁制。行刑的时候,罪犯背部朝上被固定在刑床上,而后由施刑者将滚-烫的开水浇到罪犯的后背上,犯人的后背立刻皮开-肉绽,直接就处于半生半熟的状态。这时铁刷子就派上用场了,铁刷子刷在罪犯的身上,皮肤会立刻变得血肉模糊,挂满了一条一条的肉丝,像挂面一样,就如同我们眼前这具尸体……”

  我一边说一边给他们示范,直接把钟子柒搞得快吐了,一个劲儿得叫我停止。

  再看杨鹏飞跟杜世攀,两个人的脸也抽的不行,以一种看变态的目光盯着我,就好像我是那个施刑的凶手似的。

  身后的一个村民顿时嚷嚷起来:“这小娃娃说的一套-套的,我拿家里种的那排黄瓜打赌,凶手一定是他!”

  饺子一个冷眸瞪了过去:“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哪个凶手会上竿子自爆的。”

  我很感激饺子为我说话,饺子走到我身边,问道:“也就是说,凶器是一把从手柄到刷毛都是铁制的刷子。”

  “没错!”我点了点头。

  饺子看向我:“丁隐,你昨晚真的有听到奇怪的歌谣?”

  我对天发誓,表示刚才说的一切都是亲身经历,不然的话,我疯了在外面睡那一觉。

  这时,赵红怦插了一句嘴进来:“可是我昨晚根本就没有出门,含玉师姐跟迟娇子都可以为我作证,直到今天外面传来丁隐杀猪一样的尖叫,我才被吵醒,跟含玉师姐她们出去。”

  说完,赵红怦喊了一句饺子:“迟娇子,你说是不是?”

  饺子皱了皱眉,道:“昨天太累,晚上睡得比较死,不过我确实没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

  赵红怦立马得意起来,叫嚣道:“所以现在最可疑的,就是你丁隐!”

  目前来说,我确实挺可疑的,但我跟混子李无冤无仇,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

  杜世攀冷哼一声:“谁知道变态怎么想,听说你好像是亲眼看见了全家被灭门,后来被人收养,经历了那么恐怖的事儿,还对破案感兴趣,说不定你天生就是一个心理变态。”

  “杜世攀!”钟子柒急了,大吼道:“你才变态呢,你全家都变态!”

  杜世攀没有闭嘴,而是递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也或者丁同学正是因为见证了亲人惨死,所以被刺激出了一个血腥变态的第二人格。”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冷笑。

  我们几个齐刷刷得看向饺子,饺子眯着眼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眸子里却全是沁骨的寒意:“所以你家天生穷,不受重视,就激发出来了一个自私刻薄的第二人格吗?”

  她冷冰冰得同杜世攀对视,一字一句都是在杜世攀心里扎刀子:“我从来不讨厌穷人,但是喜欢在别人伤口撒盐的刻薄穷鬼,真是我最讨厌的一种人了。”

  我很感激饺子为我说话,饺子却口是心非得回了一句:“我才不是为你。”

  说罢,她又提到了那句歌谣:“打灯笼找新娘,新娘起床要梳妆,你想到了什么?”

  我顿时睁大了眼睛:“你是说?”

  饺子迎着我的目光点了下头:“我估计是有人故意在我们支教这段时间,想要趁乱杀人,而梳妆应该是指梳洗之刑。”

  我突然感觉头皮发麻,一边哼着歌谣,一边说道:“拽出舌头,关进猪笼,瓮里哭音……”

  “难道混子李只是个开始?”我跟饺子又默契的说了同一句话,这时不远处的村长脸色变了。

  村长面色阴沉得说道:“什么新娘子,什么歌谣,我掌管平安村这么久从来没听过这种胡话。”

  说完后,他还抓着烟枪往后张望了一眼:“你们呢?村子里有谁听过这首歌谣?”

  村民的反应都像是提前商量好的一般,纷纷摇头否定。

  我又问之前混子李有没有结过婚,或者跟他有过婚约的新娘子。

  哪料,我只是按照惯例询问一句而已,村长老婆整个人都急了,仿佛被踩中尾巴的狐狸,又羞又恼:“正经闺女哪有跟他好的?我们村子好好的,多少年都没死过人,你们一来就有人被刮了肉,就是你们,就是你们。”

  我眯着眼,发动洞幽之瞳,沉声问道:“真的吗?真的没有和混子李有过牵扯的新娘子吗?”

  我死死得盯着她,将全部力量都集中在了自己的瞳孔之内,那一瞬间,村长老婆就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先是用力摇了摇头,而后又点起了头,支支吾吾得回答:“不关我们的事,不关我们的事啊,是他,都是他。”

  村长老婆指向了地上的尸体,村长却猛地甩给了自己老婆一巴掌:“疯婆娘,说什么呢?”

  村长老婆如梦初醒,右手摸着脸,指着我叫道:“怪物,怪物啊!”

  那一刻,她发了疯得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外面冲出去。

  就在这时,几个村民赶回来了,同时嘴里喊道:“村警来了,村警来了,都让开。”

  村警是一个三十岁的中年人,长相很普通,穿着一件黑色制服,戴着大盖帽,身上却没有那种警-察的浩然正气,反而给人一种浑浑噩噩混日子的感觉。

  这个就是平安村的警-察吗?

  村民告诉我们,他就是我们平安村唯一的村警魏正义。

  “魏正义?为了正义?”钟子柒还真是不分场合得耍宝。

  村长瞪了他一眼,而后抄着那杆旱烟就上去了:“魏警官你快来看看,这几个外乡人来的第二天,村里就有人死了,你可一定要为咱们村民伸张正义啊。”

  魏警官点了下头,径直走了过来。

  恰好两个气喘吁吁的村民也跑了过来:“村长,确认过了,混子李真的不在,好像死的就是他!”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注意到魏警官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下,似乎这个混子李很不讨喜。

  对于这个村警来说,如果死的是别的村民,他会紧张痛苦,死的是混子李的话,这种情绪就减轻了不少。

  魏警官似乎没有多少刑侦经验,他只是对尸体坐了一个大致的观察,就结束了。

  我忍不住上前跟他说了一下我的发现,魏警官意外得瞥了我一眼:“你家是法医世家?”

  我摇摇头,说自己念的是法医学,所以懂一点。

  这时有村民唱反调了:“正义,你别被这个娃娃骗了,很有可能就是他杀了混子李,赶紧把他抓起来吧。”

  魏正义是个讲理的人,他朝那个村民说道:“阿叔,抓人是要讲-法律,讲证据的,这个孩子没有作案动机,而且他这么小,也不具备作案能力。”

  “那是谁杀的?咱们村子里的人虽然讨厌混子李,可却从来没有一个对他动杀心,除了……”

  那个村民还没有说完话,就在这时,一个孩子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是老师,我看到老师了,她在那里,她在那里啊!”

  那个小孩不是别人,正是小伍!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