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完美犯罪

  听到这句话,钟子柒皱成一团的胖脸终于舒展开来,盯着我问:“真的吗?你真的会帮含玉师姐。”

  我朝他笑了笑:“从认识以来,我有骗过你吗?”

  钟子柒开心得想要给我个熊抱,结果刚走出几步,就又笑眯眯得继续搀扶姜含玉了,并且告诉她:“我这个兄弟可厉害了,他说要帮你就一定会帮到你的。”

  说完,钟子柒又朝我抛来一个恶心的飞吻:“小隐子,我爱死你了!”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故意讽刺他是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钟子柒也不生气,而是乐呵呵得哼起了小曲儿。

  饺子低声问:“真的吗?你确定要帮姜含玉,她确实触犯了法律。”

  我反问道:“目前来说我们除了得到姜含玉的自白,知道她有强烈的杀人动机以外,有一条证明她有罪的证据链吗?”

  饺子说道:“可魏警官不是下山找人了吗?这件事只要被外面的警察插手,找到姜含玉的杀人证据只是时间问题,毕竟现场有三具尸体,我就不相信她跟她的帮凶没留下任何足迹指纹。”

  我淡淡一笑:“如果说能证明姜含玉有罪的证据,在法医勘察现场之前就消失了呢……”

  “你是说?”饺子蹙起眉头。

  我将食指压在唇上,作了一个嘘的声音:“说出来就不好了,今夜只是一个梦,梦醒了就要回归现实了。”

  接下来的事情需要用到一些工具,我们朝着学生宿舍的方向走去,钟子柒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不停得问我有什么是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我告诉他不用,因为下午的那一场雨其实已经帮了大忙,接下来只需要等一个大太阳的好晴天。

  姜含玉告诉我们:“我戴的手套,应该没留下指纹。”

  我问道:“你确定吗?那脚印呢,小伍家井水上方的白色晶体还没有取走吧,还有魏警官捡到的那只绣花鞋里也没有留下你的任何痕迹吗?”

  姜含玉被我的一连串问题都给打懵了,她不是天生的罪犯,虽然懂得用高超手段报仇,但还达不到完美犯罪的地步。

  对一个没有充足杀人经验的菜鸟杀手来说,前几次的犯罪都会或多或少的留下自己的痕迹,如果是无差别杀人还好,因为跟死者没有重合的社交关系,很难被匹配上,可是进山的人就只有我们这几个。

  只要调查一下彼此的背景,警方很容易锁定目标凶手是谁!

  所以姜含玉就算没有自白,警方也是可以查到她的相关背景,知道她是为了亲姐姐实行的复仇。

  “师姐你真的很聪明。”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她前期给我们几个人留下的印象太好了,刚才又选择主动坦白一切,再加上钟子柒的关系,让我感觉自己只要站在她的对立面就真的有点残忍了。

  事实上,如果凶手是赵红怦或者杜世攀的其中一个,我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收集证据,将他们送进监狱。

  姜含玉朝我笑了笑:“如果我说刚才只是听到那首歌谣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才想好好发泄一下呢?”

  我回答:“当然可以,换了我,也会狠狠痛骂一遍平安村的村民,让大家知道姬采霞有多善良,有多可怜。”

  姜含玉微微低下了头。

  饺子很好奇,她问姜含玉:“师姐刚才河对岸的鬼新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挺恐怖的。”

  这时钟子柒还战战兢兢得补了一句:“尤其是她回头的一瞬间,好家伙,没有脸,差点没把我带走!”

  姜含玉没有回答。

  我笑着道:“她不是没有脸,是我们没有看到罢了。”

  钟子柒跟饺子纷纷望向我问道:“什么意思?”

  我解释说:“他其实是利用了我们的视觉误差,就好比,黑夜中的黑猫我们只能注意到它绿幽幽的眼睛。同理,对方并不是没有没有脸,而是把脸涂黑了,借着黑夜的伪装,我们只能看到那一身鲜红的嫁衣。”

  “可是他在飘啊……”钟子柒后怕的说道。

  我笑着提醒他:“别忘了,杨鹏飞师兄学的什么专业。”

  钟子柒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好像是土木的,可这跟鬼新娘又有什么关联呢。”

  这时饺子的脑子转过弯来了,她看向我道:“那个专业的全称叫做木材科学与工程,所以说……”

  她惊讶得望着我,我朝她点了点头:“没错,其实他们刚才不是在飘,而是在滑行!”

  就在我解释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掌声,姜含玉赞叹得说道:“丁隐你果真比我们想象中聪明太多,没错,鹏飞就是我的帮手,他发明了一个滑动轮板,自己跟那几个纸人站在上面。”

  这下钟子柒更茫然了:“可如果只有杨鹏飞师兄的话,他是怎么控制滑动轮板的,难道他不需要别人帮他拉吗?”

  我说道:“很简单,那边不是很多树吗?他完全可以将一根黑绳绕在树上,滑动前进,来造成他们是在飘行的错觉。”

  饺子补充道:“所以刚才我们看到的画面,其实是把脸涂黑了的鹏飞师兄穿着一身红嫁衣,带着一群纸人滑行在树林里?”

  “难怪了,那几个人的肢体那么僵硬,居然是纸人。”

  饺子后知后觉得说道。

  姜含玉不禁发出一声苦笑:“看来我选择坦白是正确的。”

  钟子柒也连连点头:“小隐子压根不是正常人的脑子,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能给你掰扯正,而且他这个人,就跟猫一样,只能顺着撸,不能反向捋毛。”

  因此,姜含玉老老实实得告诉我,她是凶手,远比让我逮到以后,再声泪俱下有用的多。

  姜含玉问我是什么时候怀疑到杨鹏飞身上的?

  我说道:“一开始的梳洗之刑,需要的那种铁刷子其实很难找,只能有人来做。不过那时候我没太怀疑在你们身上,直到找到那口井的下毒原理,还有钟子柒不自觉的反应,以及你出现在村长家里有意无意得提到那条河,指引我们来到那条河边。”

  “最后就是那只猪笼,让我确定了帮凶的职业,你是那个化学高手,而杨鹏飞师兄就是那个木工鬼才。”

  姜含玉苦笑道:“看来还是我自作聪明了,原本是想着让你们分别发现小伍跟村长的尸体,再看到鬼新娘的出现,彻底打消凶手是活人的想法,却不曾想还把鹏飞连累了进去。”

  “帮凶居然是鹏飞会长?那你们……”钟子柒失落得问道。

  姜含玉嗯了一声,然后答道:“鹏飞是为了我姐姐,他其实……”

  听到姜含玉的话,钟子柒眼里黯淡的光再度亮了起来,可是还没等姜含玉解释清楚杨鹏飞的身份,前面突然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他们在那儿!”

  霎时间,无数手电筒的光扫了过来,还有平安村村民焦急的步伐。

  我们掉头就跑,身后却传来村民们义愤填膺的怒吼:“别让他们跑了!”

  “我要为我们家小伍报仇!”

  “还有村长,这几个杀千刀的玩意儿居然把村长关进了猪笼里!”

  ……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