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这一次,我真动了心

  这一眼对视几乎送走了我的半条命。

  我连连退后好几步,情绪才稍稍平复下来,好在那个鬼新娘并没有过河的意思,而是提着纸灯笼,带着那一群孤魂野鬼,朝树林更深处去了。

  我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钟子柒也不停得吞咽口水,等到那抹影子彻底消失,这才开口道:“我们、我们是见鬼了吗?”

  饺子也觉得眼前的一幕有些挑战自己的认知,她惊讶得道:“凶手、凶手居然真的是姬采霞?”

  过了好一会,我们才缓过了神。

  饺子捡了根木棍戳了戳我的腰:“丁隐,问你话呢,傻了啊?”

  我摇了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

  钟子柒连忙道:“既然凶手是鬼,咱们还是别掺和,趁早下山得了。再往这平安村里多待几天,我这坚定的唯物主义世界观都得改改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念着什么:“爱国民主文明和谐。”

  我看向姜含玉,发现姜含玉也失神得坐在地上,她双目含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钟子柒上前安慰:“别哭了啊,师姐,那个鬼已经走了,她不会回来了。”

  不说还好,一说姜含玉哭声更大了,她把整个人埋在自己的膝盖里,身体一抽一抽的,像是在承受什么难言的痛苦。

  这会的我也有些茫然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师父明明说:世间本无鬼,但刚才的情况又是我亲眼所见。

  “小隐子,你要干嘛?”看着我突然站了起来,钟子柒着了急。

  我告诉他自己想去河对岸,看看刚才到底是什么把戏。

  钟子柒说道:“你自己不也看到了吗?那摆明了就是女鬼,还能是什么人。”

  饺子站到我这一边:“可如果是女鬼复仇的话,为什么要在时隔五年之后才展开复仇,不应该在当年就把这些坏人斩尽杀绝吗?”

  钟子柒挠了挠后脑勺,解释道:“村长说过了,当年也出过一些怪事,是他们把姬采霞的尸身压在了观音庙下才勉强镇住。现在庙塌了,女鬼就出来复仇了。”

  如果是按照这么来说的话,倒也解释得通。

  可我就是不相信凶手是鬼。

  这时姜含玉站了起来,她问我:“丁隐,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

  姜含玉直勾勾得望着我,她的眼角还有刚才泛出来的晶莹泪滴,她微微笑道:“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是善有善报的,所以从小就想做一个好人。”

  “我姐姐也是这样跟我说的,要对别人好,别人才会对我好,就算别人对你不好,也不要怨恨,只要我们做好自己,就不会有遗憾。”姜含玉咬着牙,继续道:“从小到大,我只有姐姐,她说的什么,我都听,我都信!因为我的命是姐姐给的,是她一手将我带大,我没有见过父母,姐姐就是我的父母。”

  一滴又一滴的眼泪从姜含玉的眼眶砸落,她似笑非笑得看着我:“丁隐,你说,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好的一个人要为自己的善良送命。”

  “你告诉我,凭什么,这些畜生都可以活,而我的姐姐却死了,你告诉我,凭什么。”

  这些话我回答不上来,我也不知道凭什么。

  心一下子就被抽得剧痛。

  姜含玉开口道:“你不会理解,那种失去一切的感觉,那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丁隐,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凶手是谁吗?没错,凶手就是我,是我杀的混子李,是我吊死的小伍,也是我将这个畜生扔进了猪笼里。”

  之前当她伪装的时候,我想逼她露出破绽。

  可如今她如此坦坦荡荡,正气凛然的站在我面前,反而叫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她是天使,我才是恶魔!

  钟子柒让姜含玉别说了:“我看你一定是被刚才的女鬼吓傻了,含玉师姐。”

  姜含玉摇摇头,对钟子柒说了一句谢谢。

  “我知道你可能早就猜到是我了,却没有拆穿我,谢谢你。”

  钟子柒让她不要说这种话,这都是自己心甘情愿做的。

  饺子也被姜含玉这突如其来的一段话惊到了,她问姜含玉:“为了这些人渣赔上自己的大好年华,值得吗?师姐,你会后悔的!”

  “你那么好,你以后会为社会做出贡献,还会有爱你的丈夫,你……”

  姜含玉打断了她:“后悔?为什么要后悔呢,能亲手为姐姐报仇这是一件多么光荣多么骄傲的事情,该杀的人我已经杀了,就算现在立刻被枪毙,我也无怨无悔。”

  饺子实在没想到如此温柔和善的姜含玉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她问姜含玉是不是在为谁顶罪。

  “以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完成不了这桩连环凶杀案的!”

  说罢,饺子指向了刚才的树林:“刚才的女鬼也是你同伙假扮的吧,师姐,你是想一个人把所有罪过顶下来吗?”

  姜含玉笑着说:“也可能是姐姐想过来接我呢,打灯笼找新娘,姐姐在左,我在右。”

  说罢,姜含玉就朝着河里走去。

  钟子柒一把将她抱住,大喊道:“你疯了?”

  姜含玉说自己杀了那么多人,根本就没想过活着离开,与其死在监狱,不如永远留在这座大山,跟姐姐在一起。

  钟子柒死死抱着姜含玉的身体,哭着说道:“不要,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你是第一个不嫌弃我,关心我的女孩子,也是我第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子,求求你,不要就这么放弃自己好不好?”

  其实当初在姜含玉给钟子柒晕车药的时候,钟子柒就注意到她了,她不是用瓶子装的药,而是从一个贴着标签的小塑料袋里取出来的。

  正常人哪会这样,只有化学或者生物学的学生才会保持这种分类标签的习惯,以免将东西弄乱。

  钟子柒一直骗自己是因为姜含玉有强迫症,可直到在那口井上发现玄机,他就骗不过自己了!

  “小隐子,对不起。”钟子柒跟我道了一声歉,他不是想故意瞒我,而是以自己能尽到的最大努力,去守护心尖尖上的那个人。

  尽管这份爱,如蝼蚁般卑微。

  尽管这份爱,如明月般遥不可及。

  但正如他接下来说的那样:“这一次,我是真的动了心!”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