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饺子的绝技

  我们两个朝着原路返回,原以为村长老婆也是走的这条路,结果压根就没见她的影子。

  饺子时不时就拿出手机看:“怎么办丁隐?现在手机没有信号,联系不上含玉师姐,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现在去哪儿了。”

  我也有些担心杨鹏飞他们的安全,开口道:“钟子柒不是回宿舍了吗?临走前,我嘱咐了他一句,让他看看师兄师姐在不在宿舍,毕竟子柒也非常关心含玉师姐,再说了,他们是四个人一起离开的,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饺子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点头道:“没错,这样的话,凶手就算是想杀人,也不好下手。”

  我们继续往村长家里赶,等回去以后,发现钟子柒已经折回来了。

  一看我们过来,他就立马迎了上来,问道:“咦水呢?不是要让我检测致幻剂吗?”

  我答道:“等下不着急,一会还要过去呢。”

  钟子柒哦了一声,饺子却四处张望,问道:“村长跟村长老婆呢?”

  “村长不是去帮小隐子搞什么中药材了吗?还有村长老婆是跟你们一块走的,你都不知道她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钟子柒理所当然得回答。

  饺子望向我,说道:“看来村长老婆压根没回来。”

  钟子柒道:“管他们呢,你不是要吃饺子吗?赶紧的,早点弄完,我早点去提炼那口井水,不然老是看不见含玉师姐,我这颗心慌慌的。”

  我叫他放心:“凶手的目标主要还是平安村的村民,师兄师姐暂时来说,还是相对安全的。”

  钟子柒不情不愿得嗯了一声,哪怕比起之前的慕容清烟,他都明显表现出对姜含玉上心一点!

  不过如此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师姐,确实比较招人好感。

  钟子柒催饺子赶紧去煮饺子,自己给她搞了那么多的纯净水,肯定够她用的了。

  饺子双手抱胸,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模样:“你觉得我像是会做饺子的人吗?”

  “敢情你只会吃啊?”钟子柒不悦得嘲讽。

  我担心他们俩又吵起来,只能举起双手:“我来我来,以前我经常帮妈妈打下手,虽然……”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于是提着那几瓶纯净水进去了厨房。

  没一会,饺子跟钟子柒也跟了过来。

  钟子柒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想家了?

  我摇摇头,随即看向了饺子:“我做的可能不太好,你到时候凑合吃吧。”

  饺子这次意外得没有跟我呛嘴,反而和钟子柒一样,老老实实得帮我打下手,之前村长老婆就切出来了一丝饺子馅,节省了我们不少时间。

  等做好饺子以后,外面的雨也没再继续下了,天却阴沉沉的,彻底昏暗下来。

  我们几个抓紧时间赶到小伍家里,还是那口井,还是那棵槐树,魏正义守在那里,一步也没有移开。

  饺子打开那一盘饺子,腾腾的热气扑来,带着特有的香味。

  魏正义在一边看得有些发懵,钟子柒也忍不住浇饺子凉水:“吃了饺子就能画出凶手的轮廓,到底有没有那么神奇?真要是这样的话,尸仙娘娘的案子哪还轮得到你破,小隐子,你说对不对?”

  我则笑了笑:“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存在即合理,至于你说为什么饺子之前没有用这种能力,我猜测是有条件的。首先,要在第一案发现场,其次,需要新鲜的尸体,之前尸仙娘娘的案子,并不符合这个条件。”

  饺子狼吞虎咽得吃掉那一盘饺子,就好像饿了好几天的小狼一般,随即她从背包里面抽出一块折叠画板,一根画笔,站了起来。

  很奇怪,她不是直接开始画画,而是朝门外走去。

  钟子柒问饺子在玩什么花样?饺子却跟完全听不到一般,径直绕过了他。

  饺子一路来到门口,而后推门,然后她走进了正屋,正屋地上跪着两个人影,他们面朝鬼菩萨端端正正得跪着,仿佛在忏悔自己的恶行。

  我正欲上前查看,此时魏正义说道:“别看了,没死,只是晕过去而已。”

  看来当初魏正义就发现了这一点,却没有告诉我们,我问他原因,魏正义却说:“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他们伤害了采霞,如今只是下跪磕头而已,多跪一会就多偿还一分自己的罪恶。”

  我看向了饺子,发现饺子就跟如了无人之境一般,专心的拿着自己的画笔,沙沙沙的在画板上作画,她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只看到了自己能看到的东西。

  在正屋待了一会,饺子就离开了。

  我注意到饺子的目光一直放在小伍的爸妈身上,于是我执意过去查看了两人的身体,刚一靠近他们,我就闻到了一股医用酒精的味道。

  我循着味道继续观察,通过洞幽之瞳,我清楚得发现他们的后颈位置都有一个特别小的针孔。

  钟子柒也凑了过来,问我在看什么?

  我指着二人脖子后面的地方,告诉他:“看到没有?小伍爸妈不是自己晕过去的,是被人放倒的。”

  “啥?我怎么没看见。”钟子柒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是没看到那两处针孔,反而说:“不过我好像闻到了一股怪味。”

  我说道:“不是怪味,我怀疑凶手应该是给他们静脉注射了麻醉剂,让他们暂时晕了过去,之后才对小伍动的手。”

  钟子柒努力凑近小伍爸妈的脖子,眯着那对豆豆眼,终于看到了那细小的针孔,我不由得说道:“等回去以后,我建议你配一副不错的眼镜。”

  “谁像你啊,眼睛就跟放大镜一样,功能齐全。”钟子柒回了一句嘴。

  我站起身,朝外面走去,钟子柒问道:“那他们俩呢,不管吗?”

  我回道:“不用管,到时候麻醉劲儿一过,人就醒来了,当然要是知道小伍死了,他们估计宁愿一直睡着吧?”

  “走吧,去看看饺子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知道饺子现在肯定已经回到了井边的那颗大槐树,她这门禁术有点像宋家绝学的演凶术,通过几人分饰命案中的角色,还原犯罪过程,探索罪犯内心,寻找容易被忽视的蛛丝马迹。

  饺子用的方法不同,但是从她刚才的样子,我明显感觉到她是在重走凶手入室杀人的路线,剖析凶手的内心,推演凶手的性格和身高体重,从而画出凶手画像。

  这个其实有点类似于美国F-B-I警探在犯罪心理画像中,采用的心理学犯罪心理画像、嫌疑人犯罪心理画像、刑事现场犯罪心理画像三者的糅合。

  我跟钟子柒回到后院,此时的饺子就仿佛入魔一般,她手中居然又多了一支画笔,开始用两只手一起进行速写。

  沙沙沙!沙沙沙!

  她不停得挥舞着笔尖,在画板上飞速移动,额头上沁出一滴滴汗珠。

  钟子柒有些害怕:“小隐子,饺子现在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

  哪怕是一直冷静的魏正义也蹙起了眉头,问我们到底用的什么法子:“这女娃娃不是在破案,更像是被上了身?”

  后半句话,他是用一种迟疑的口吻说的,似乎是怕惹怒了什么人。

  然而话音刚落,随着一阵咔嚓的声音,饺子手中的两根画笔齐齐断裂,头也埋了下去。

  我以为饺子出了什么事,赶紧上前询问,饺子却又猛地抬起了头,冷冰冰得说道:“给你!”

  说罢,她将画纸往我怀里一送,便扭头吐了起来。

  饺子把刚才吃下去的饺子全部吐了出来,不仅如此,她还吐出来了好多水,稀里哗啦的一阵,怎么都停不了。

  此时我都有些心疼饺子了,难道这就是她每次使用禁术的代价?

  我忍不住上前帮饺子拍背,钟子柒却提醒我:“快看看,画纸上的人到底是谁?”

  他忙不迭得把画纸扶正,然而在看到画上人的一瞬间,我们两个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画上的女子跟鬼菩萨几乎长着同一张脸。

  魏正义也连忙夺过那张画纸,惊呼道:“是、是采霞!”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