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你是凶手吗?

  “采霞?”我跟钟子柒两个人面面相觑。

  魏正义朝我们坚定得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采霞!”

  说完,他从钱包里取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我们,只见那张照片上的女孩言笑晏晏,脸上洋溢着美丽干净的笑容,就好像向日葵一般,给人类带来希望和温暖。

  画纸上的女孩虽然冰冷严肃,但是两个人的轮廓,一看就是出自同一个人。

  想不到饺子使用禁术画出来的人居然是姬采霞!

  我看着一旁还在不停呕吐的饺子,不禁有些心疼,钟子柒却突然说道:“不对啊,魏警官,一般男人钱包里都是放自己女朋友的照片,难道你跟采霞其实是一对?五年前你们是一对情侣,结果姬采霞被混子李玷污了,所以五年后,你……”

  眼看钟子柒猜测得越来越离谱,魏正义打断了他,解释道:“采霞是一个好女孩,我当然喜欢她,你问问村子里有谁不喜欢她的?她是那样的善良,美丽,可是混子李玷污了她,混子李毁掉了这份美好。”

  “而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帮凶,在选择采霞还是村子的时候,我选择了平安村,帮他们掩盖了这份肮脏。”

  说到这里的时候,魏正义哽咽了:“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为什么没能保护好那个善良的女孩儿,为什么我要做出那样的选择。如今,她回来了,也好,平安村欠下的债终究是要还的!”

  “不是你?”钟子柒打量着他,再一次问道:“凶手不是你?”

  魏正义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而是这样说道:“是平安村对不起姬采霞,债,总要有还的时候。你们觉得我是凶手,就把我抓起来吧,你们觉得不是,也改变不了我是一个罪人的事实。”

  钟子柒看向我,示意我来说句话,我也沉默了。

  这时饺子也吐得干净了,刚才她就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只是碍于身体不舒服,一直插不上嘴。

  饺子用纯净水漱了漱口以后,说道:“魏警官,现在不光是你们平安村的生死,还事关我们几个学生的性命,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几个正值大好年华的学生为你们平安村做的恶事陪葬吧?”

  魏正义蹙起眉头道:“可我也不知道凶手是谁,是你们画的采霞的画像,暗示她是凶手。”

  钟子柒顿时找到机会朝饺子发难:“饺子,你这是搞什么飞机?怎么把女鬼的样子给画出来了?”

  饺子郑重声明:“是凶手的心理画像,凶手就长这个样子,不是我的问题,好吗?”

  眼看两个人又要吵起来,我赶紧拉住了钟子柒:“你不是要打一桶井水,提炼什么晶体吗?”

  钟子柒叫道:“就算知道是什么致幻剂有什么用,你们都确定凶手是姬采霞了,我才不沾这趟浑水。”

  现在钟子柒也不管是不是饺子画错了,一口咬定凶手就是姬采霞,死活不愿意掺和进来,反而还怂恿我们一起下山。

  “总之咱们又没害那个姬采霞,还是趁早下山得了,以免被误伤报复。”

  既然钟子柒不愿意帮忙,我只能自己来打井水,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我靠近那口水井,隐约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虽然有些奇怪,但也知道眼下要赶紧取水,等我好不容易用吃奶的劲儿将那桶井水打上来以后,问钟子柒能不能通过气味识别致幻剂。

  钟子柒却老大不高兴得道:“之前我不是怀疑凶手是用了二甲氧基苯基,它有丁香气味,但是微溶于水,按理来说不会对村民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其实主要还是这帮村民心理作祟。”

  “可是微溶于水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村民都受到影响,除非凶手还使用了别的东西。”我让钟子柒想想还有什么可疑的致幻剂。

  钟子柒却说:“哎呀,小隐子咱们别管这个案子了好不好,依我看,平安村的村民也是自作自受。”

  我不知道钟子柒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消极,难道是看到了那张画像,真的怀疑人是女鬼杀的?

  他担心惹祸上身,所以才不愿意查下去吗?

  我不想就这么放弃,继续观察起了这口井,这时我发现水桶里好像漂浮了一些可疑的晶体,在洞幽之瞳下,一粒芝麻都会被放成黄豆那么大。

  然而很快,那粒晶体就沉入了水中。

  我惊讶得看向井水上面的摇轮,手往上一摸,果然有一些白色晶体。

  而且当我摇动取水的转轮时,转轮上面的麻绳就会碾碎一些晶体落在水桶中,这让我不得不惊叹起来:“凶手简直太聪明了!”

  饺子上前,好奇得问我发现了什么。

  我说道:“其实我之前一直很好奇,凶手在井水里下致幻剂,这个量要如何把握?毕竟这口井不是枯井,只要有源源不断的地下活水进来,毒性就会不断得被稀释,哪怕是前一晚下的致幻剂,只要剂量不够大,就不会影响村民太多。”

  “现在我终于知道凶手是怎么做的了……”

  饺子一把拍向我的后脑勺:“别卖关子,赶紧说。”

  我看向钟子柒,笑着道:“这个问题,子柒来解释应该比我适合。”

  钟子柒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故作生气得说道:“小隐子,你该不会怀疑我是凶手吧?”

  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而是虚心请教,让他过来看看,能不能破解凶手下致幻剂的手法。

  钟子柒走到我跟前,一脸抱怨:“人家不想招惹女鬼,你还非要人家掺和,小隐子真坏!”

  但他也只是嘴上这么说说而已,没一会,他就喜上眉梢,主动帮我解释了一切:“压根就不是凶手下的致幻剂,是村民!”

  饺子跟魏正义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情况?敢情是村民自导自演了这出戏?”

  我摇了摇头:“非也,而是凶手假借村民之手,将致幻剂均匀得洒在井水当中。”

  饺子说她更听不懂了,钟子柒则给她打了一个比方:“咱们初中高中都上过化学课,知道一般来说,化学实验都需要一个容器,先加点反应物,再加点反应物,从而生成相应的化学反应。现在你就可以把这只木桶当作一个容器,来摸一下,井水转轮下面这里。”

  饺子伸手摸了一下,这才发现那里有很多的大块晶体。

  钟子柒继续道:“这些晶体就是其中一部分的反应物,而水就是另一部分反应物,随着村民取水,他们在转动转轮的时候,这些晶体下落掉进水里,相互作用,便生出了致幻剂。”

  我笑着看向钟子柒,说道:“那些白色晶体难道不是二甲氧基苯基吗?微溶于水也是溶于水,村民们烧水的过程中,水变成蒸汽跑掉了,随着水的减少,溶液的浓度其实是相当于增加了的,所以哪怕是微溶,也会带来那么一丁点的效果不是吗?更何况,这些村民心里本来就有鬼。”

  见钟子柒没有反应,我退后一步说道:“当然也可能是别的致幻剂,毕竟,化学你比我要懂得多。”

  这时饺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用一种疑惑的口气道:“对啊,钟子柒你不是以国际奥林匹克化学冠军的身份进入404少年班的吗?怎么每次都是丁隐先发现,你才后知后觉得补一句,你……”

  饺子上下打量着钟子柒,钟子柒没有理会饺子,而是以一种特别冰冷的眼神望向了我:“所以丁隐,你是怀疑,我是凶手吗?”

  那抹不带任何温度的眼神,刺得我好痛,我几乎是下意识得否决了自己内心的猜测。

  可最终我还是不甘心得问了一句:“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