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针对性复仇

  钟子柒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冷冰冰得注视着我!

  我主动走了过去,解释道:“子柒,我知道你不是凶手,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更没有什么作案动机,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钟子柒继续装出一副不懂的模样,表示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微微叹息:“既然如此,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刚才的反应很不对劲。”

  这下钟子柒憋不出了,他一把甩开了我的手,近乎咆哮得对我道:“丁隐,我不对劲,还是你不对劲?这些村民就是畜生,为什么要管他们,他们害了人,现在遭了报应,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为什么要管,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插手。”

  我不知道钟子柒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敏感,只能老老实实得将自己的心里话和盘托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当年的真相是什么,就算这些人都该死,也应该是由法律审判他们。”

  钟子柒冷笑道:“对啊,轮不到我们,所以我们就看着,不就行了?”

  一旁的饺子看得发懵,她看看我,又看看钟子柒,上前道:“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平日里好得就跟亲兄弟一样,怎么好端端的就反目成仇了?凶手确实不是钟子柒啊,他都没有犯案时间。”

  对啊,他没有犯案时间,现在这么反常的表现只能说明他是在帮凶手掩饰。

  饺子继续道:“其实丁隐,你有没有想过,姬采霞很有可能并没有死,她一直都在等待复仇的时刻,而这一天,现在终于来了!”

  魏正义摇了摇头:“不是的,采霞真的死了。她死的时候流了好多的血,当初村长还喊我开车带她去大医院,村子里的人没想过要闹出人命,可惜太晚了,她被发现的时候身体都硬了,凉了,救不回来了。”

  饺子摇头:“可我的画影术从来都没出过错!”

  随即,看向了我说道:“丁隐,你可以给你师父打个电话,这门禁术,他是知道的。”

  果不其然,饺子真的认识我师父,那次也是她故意跟师父告状的。

  想到当初师父对我的误解责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直接回答道:“手机没信号,联系不上。”

  “你!”饺子被气得又鼓成了河豚,哼哼道:“反正我是不会说谎的。”

  我没理她,而是看向魏正义:“这样,魏警官你看能不能下山求援,已经死了两个人了,平安村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魏正义点头说了一声好,但还是不太放心平安村的村民。

  我说道:“这些致幻剂浓度不够,估计用不了多久,村民就会清醒过来。”

  “好,那我走了。”魏警官担心小伍爸妈醒过来后看到小伍的尸体,受到刺激,于是顺便也把尸体带走了。

  在魏警官离开后,我跟饺子还有钟子柒打算去找杨鹏飞学长他们。

  这会的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我们仅凭手机微弱的电量进行照明,行走在山间的小路,阴风把周围的树枝刮得呜呜作响,好似冤鬼在低哭倾诉。

  饺子抓着我的衣角,怯生生得问道:“难道你真的不怕是女鬼索命?”

  我反问她:“为什么就非得是女鬼呢。”

  饺子咬着唇,委屈巴巴得说道:“可我的画影术真的没问题,凶手肯定就是画上的人。”

  我见饺子这么说,也不好意思打击她,而是让她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如果凶手并不是姬采霞,而是跟姬采霞长得很像呢?”

  饺子灵机一动:“对啊,凶手还有可能是姬采霞的双胞胎妹妹。”

  黑夜里,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一抹奇异的光芒,就好像萤火虫尾部摇摇欲坠的萤火一般,煞是好看。

  钟子柒打断了我们:“要是双胞胎的话,咱们几个人的嫌疑都给洗清了,队伍里没一个跟姬采霞长得像的。”

  饺子冷哼:“也有可能是整容了呢,或者是化妆。我感觉那个赵红怦就很可疑,她在宿舍睡觉的这几天,就没当着我的面卸过妆,再说了,赵红怦的男友杜世攀,不是高考的时候化学考了满分吗?好像听说还参加过什么竞赛,这样一来,他们两个人是最可疑的。”

  这回钟子柒没有反驳,而是乐呵呵得跟饺子讨论了起来:“没错,杜世攀还是阳沟县农村出来的,对这些乡村习惯最为了解,所以才知道在水井里如何下毒,他们两个人合作可真是天衣无缝,亏我们刚才还担心他们呢。”

  饺子狐疑得看向钟子柒,疑惑道:“你有担心赵红怦跟杜世攀吗?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着姜含玉师姐吗?”

  “对了,含玉师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大晚上的,很危险啊。”饺子也不由得担心起了姜含玉的安全。

  我们几个把手机拿了出来,发现只有一格信号。

  饺子气呼呼道:“雨都停了,信号还是这么差!”

  她试着给姜含玉师姐跟杨鹏飞会长发信息,网络很慢,转了好一会才发出去。

  我们这会也不知道去哪儿,于是打算先回宿舍碰碰运气,刚才钟子柒说老司机还留在宿舍,哪儿也没去。

  再加上他们好多东西还放在宿舍,所以肯定是没有下山的。

  我们朝宿舍的方向折了回去,路上的时候,两边房子的哭叫声果然减弱了很多,看来致幻剂的浓度不够,很多村民在渐渐转醒。

  “我就说了,凶手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他应该是针对性得复仇,只会报复当初伤害过采霞的人。”

  钟子柒朝我说道。

  饺子也觉得这是个好消息,我摇了摇头:“不,出大事了!”

  钟子柒跟饺子纷纷望向了我,问我什么意思,难道村民们醒来还不好。

  我说道:“凶手是一个化学高手,他很清楚这些致幻剂对村民的影响有多久,或者说,他早就来过这个地方,找到了下毒的最好方法,也一遍遍的实验得出了最佳的剂量。”

  “所以?”饺子眯着眼问。

  我点点头,继续解释:“所以凶手很清楚自己的动手时间,他会在村民清醒之前,将所有该死之人,一一解决!”

  饺子跟钟子柒纷纷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得唱了起来:“打灯笼找新娘,关进猪笼去沉江;打灯笼找新娘,瓮里声音哭娇娇。”

  那一首童谣似乎已经很清楚得告诉了我们,下一个要去的地方是哪里!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