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猪笼沉江

  凶手的下一个作案地点,必定是在江边。

  作案手法很可能是,杀人沉江!

  可钟子柒却第一个发现不对,他疑惑的问:“不对啊小隐子,这里是山区,哪有江。”

  饺子说道:“说江就是江吗?也可以是水潭,能浸猪笼的地方多了去。”

  可眼下要去哪里找这种地方?

  我把手机拿了出来,表示刚刚魏警官离开的时候,我们互留了电话,这会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可不知道是这里的信号太差,还是魏警官没时间接电话,我给了他打了足足十分钟,都没有任何回音。

  饺子开口道:“要不我们还是回村长家里碰碰运气吧,村长肯定知道这附近哪里能浸猪笼,说不定,还可能是平安村过去留下来的一个封建陋习。”

  我们几个立马朝村长家里赶去,这时我才想起,自己之前还请村长去搜罗一批醒神的中药材。

  不过眼下村民要是都醒了的话,就用不到了。

  我们三个人快步朝着村长家而去,钟子柒说道:“我感觉凶手要么就是姬采霞的鬼魂,要么就是这里的村民,不然哪有人会对这里的井水河水如此了解。”

  这一次我没有反驳,而是由着钟子柒不停得叨叨。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村长家,这会手机基本都快没电了,村长家里黑压压的,没有开灯。

  “人还没有回来吗?”我们进到大屋里,摸索着开了灯,一边喊着村长跟村长老婆的名字,一边到处找人。

  直到最后,我们才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浑身湿透了的人影。

  那人影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蜷缩在角落里,颤抖个不停。

  等我们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后,钟子柒兴奋得冲了上去,并喊道:“含玉师姐!”

  可是面对钟子柒的热情,姜含玉却显得相当不对劲,她居然抄起了一把菜刀对准钟子柒,战战兢兢得说道:“别、别过来!”

  钟子柒站在原地,解释说:“是我啊,我是钟子柒,师姐你怎么了?”

  “鬼,鬼!”姜含玉放下了那柄菜刀,痛苦得抱着自己的脑袋,露出了一副极度惊恐的神情。

  饺子也迎了上去,难得温柔了一次,她轻声问姜含玉发生了什么事情,鹏飞会长跟赵红怦他们呢。

  姜含玉咬着自己的胳膊,不停得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有鬼,这里有鬼。”

  她颤抖得朝四周张望,又胆怯得向天花板瞥了一眼,恐惧得唱道:“打灯笼找新娘,大红嫁衣飘呀飘;打灯笼找新娘,新娘就在头上笑,新娘就在头上笑……”

  摇摇欲坠的白炽灯,照的周遭的一切都昏昏暗暗的,再加上姜含玉那嘶哑战栗的曲调,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尤为吓人。

  “你看见了什么?”我蹲下身,质问姜含玉。

  姜含玉抬起头,眼里全是晶莹的泪水:“村里有女鬼,穿着大红色的嫁衣,她的眼睛流出了两行血泪。好可怕,她到处在找我们,到处在追我们!”

  此时的姜含玉浑身颤栗,就好像抖动的筛子一般。

  饺子不停得抚摸着她的后背,跟她说不怕不怕,我们都在这里呢。

  就这样,大概哄了半个小时,姜含玉的情绪才慢慢恢复正常,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姜含玉说当时她看到了女鬼,就冲进了雨里,可是那个女鬼一直在追她,他们几个人全部都跑散了。

  姜含玉很害怕,可是女鬼却一直穷追不舍,直到把她追到了一条大河边,才停了下来。

  “那条河里有东西?”我紧紧盯着姜含玉的身体。

  姜含玉点了下头。

  我又问她是什么东西。

  姜含玉哭着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忍不住抬起姜含玉的下巴,想让她跟我对视,然而还没等我使出洞幽之瞳,就被钟子柒给粗暴推开。

  “你干嘛啊,没看师姐都被吓成这副模样了?”钟子柒转头继续哄起姜含玉,叫她不要害怕:“你之前是误喝了致幻剂,再加上听了村长他们对姬采霞的忏悔,强烈的心理暗示下才以为女鬼出现了。”

  “师姐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钟子柒这么温柔,心里怪怪的,有些不是滋味。

  饺子也很担心姜含玉,朝我说道:“那条河,该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杀人现场吧?可是以师姐现在的情况……”

  我笑了笑,看向姜含玉:“师姐,你还记得去河边的路吗?”

  姜含玉摇摇头,说自己也是瞎跑过去的,现在大晚上的也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细细打量着她,再次发问:“是吗?”

  钟子柒着了急,叫我别再说话了,难道看不出师姐情绪不稳定吗?

  姜含玉朝我惨白一笑,说道:“如果我不带你们过去的话,你们会认为我是凶手吧?那好,我带你们过去。”

  钟子柒让她不要勉强,夜里这么黑,出去了也不安全。

  “小隐子,咱们等明天,明天再过去好吗?”这一次钟子柒没有跟我反呛,而是带了几分哀求的语气。

  我犹豫了一下,饺子在我耳边低声问道:“你该不会真的怀疑上含玉师姐了吧?可是我之前一直跟含玉师姐一个宿舍,她的床就在旁边,混子李死的那天晚上,我没察觉到她出去了呀。”

  我提醒:“是没察觉到,还是她没有出去,这是两码事。”

  饺子蹙起了眉头,看向姜含玉,此时姜含玉撑着力气站了起来,可不知道是不是蹲的时间太久腿麻了,刚要起身就再次软倒。

  钟子柒眼疾手快得扶住她,同时恨恨得瞪了我一眼:“丁隐,你还真是狠心!”

  姜含玉让钟子柒别责怪我,说我也是为了查案,她深吸了一口气,等到身体舒服一点后,终于在前面带路了。

  不过姜含玉带的路很慢,有时候还朝两边东看看西瞧瞧,似乎真的在认路。

  路上的时候,饺子问我为什么要怀疑含玉师姐?

  “如果含玉师姐是凶手的话,肯定是不会带我们去那条大河的,除非那条河里根本就没有尸体。”

  我摇了摇头:“会的,她会带我们去那条河的!”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