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观音下的忏悔

  我不会怕的,没到最后一刻,我绝对不会认输。

  但此时的我根本反抗不了……

  最后我用两条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脑袋,将损伤降低到最少,只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在身上,反而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

  “你们还想错多久?”村长老婆居然站了出来。

  她手里捧着一尊白玉观音,面容带着泪朝村民喊道:“当年是我们错了,现在也算遭了报应,难道你们真的不怕采霞的鬼魂找你们复仇吗?”

  王春花笑着道:“嫂子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呀,你是不是不知道村长被这几个学生害了。”

  村长老婆摇了摇头:“我知道,他死了,可他是最有应得!”

  平安村的村民议论纷纷:“哪有人这么诅咒自己丈夫的?”

  “对啊,什么鬼魂不鬼魂的,姬采霞要真有那么厉害,平安村早不知道死多少人了。”

  “嫂子她该不会是跟这些臭学生是一伙的吧?”

  “我看像,不然他们哪会对村子这么熟悉。”

  ……

  村长老婆甚至已经在哀求那个男人:“二栋,你把那铲子放下来,我们已经错了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了。”

  张二栋将铲子收了回来,却对准了村长老婆:“嫂子,你到底是站哪一边的?村长老哥死了,你不讨债,还帮他们?”

  村长老婆哭着道:“是我们平安村欠了采霞,如果害了这些孩子,平安村就完了!今天我在那座塌陷的菩萨庙前跪了一下午,我想赎罪,我不想死,然后我就听到了采霞的声音,她让我来帮帮这些学生。”

  “你们想想,他们是静川大学派来的,这么多人,你们怎么隐瞒他们的下落?”

  王春花冷笑道:“这事儿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干,怕啥子嘛。”

  饺子大声道:“不可能,你们这次根本隐瞒不了,丁隐的师父是省公安厅的高级顾问,手上破获无数大案,这是他唯一收的徒弟。如果丁隐失踪了,他一定会找到平安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还有援朝叔叔,他的脾气可不太好,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你们别后悔!”

  我不由得想起当初自己跟郁宁对战的画面,郁宁伤到了我,王援朝就把他打残,还故意不让他及时治疗。

  如果这些村民真的对我们做了什么,王援朝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平安村的村民顿了顿,张二栋朝我脸上吐了口唾沫:“什么师父不师父的,怕他干蛋,我就看这小逼崽子不顺眼。”

  说罢,张二栋拎起我的身体,又给了我一拳。

  他是恼羞成怒,恨我打断了他的好事,可我只要活着,就不会让他侮辱到饺子的。

  饺子哀求着他别打了,一个如此傲娇霸道的大小姐此时已经跪在了地上:“别打丁隐了,别打他了,呜呜别打了。”

  我感觉自己被打的满脸是血,姜含玉跟钟子柒也哭得不成样子,可是张二栋却越打越上瘾,非要逼得我跪地求饶。

  我吐了一口血在他脸上,笑道:“你也配?”

  “狗杂种这么嘴硬!”张二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往地上撞,村长老婆想要上来阻拦,却被人一把推倒。

  伴着咔嚓一声脆响,鬼菩萨的塑像掉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泥水滴在她的身上,好像脏污的眼泪默默流淌。

  张二栋还想让我认怂,掐得我满脸涨红。

  我嘶哑得笑道:“你最好今天就把我杀了,不然只要我活着,你就得悠着点了。我丁隐不是好欺负的人,今日所受之辱,他日必定百倍奉还!”

  “还敢嘴硬!”张二栋又给了我一巴掌。

  他越想看到我恐惧,我就越是要笑,想到以后会对他的报复,我就开心得不得了。

  “不许笑了!”张二栋彻底没了耐心,掐住我的脖子缓缓使力,几乎是要我的命。

  饺子跟钟子柒不停得磕头,求张二栋放过我,可他根本就听不进去,直到王春花看着我快没了气,才上来阻拦:“你不是真要这娃子的命吧?我还指望他跟我生个小孩儿呢。”

  “变态!”我脑海里闪出这两个字,感觉平安村的村民比我想象中还要可怕。

  就在这时,姜含玉趁人不注意摸出了一把水果刀横在了一个村民的脖子上:“你们都退后,不然我就要了他的命。”

  此时的姜含玉身上破破烂烂,衣服被撕成一缕缕的布条,连里面的内衣都可以看见了。

  村民齐刷刷得望了过去,叫她不要乱来,姜含玉却将刀尖靠得那个村民的脖子更近了,血慢慢渗了出来。

  她又哭又笑得说道:“放了我的师弟师妹。”

  张二栋不愿意,可王春花却急了,那个村民是王春花的男人,她虽然喜欢乱来,但也知道谁最重要。

  “放心,那丫头不敢乱来!”张二栋说道。

  姜含玉直接在王春花丈夫的脸上划了一道,厉声道:“我已经杀了那么多人,多杀一个就赚一个,你们不怕就好!”

  眼看着姜含玉的刀又举了起来,王春花急了:“妹子,有话好好说,别急。”

  “放了我的师弟师妹,放了鹏飞,人是我杀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让他们走!”姜含玉喘着气,整个人的神经已经濒临崩溃。

  村民犹豫起来,小伍爸妈说道:“其他人放就放了,只要这个女的在我们手里,小伍跟村长的仇就可以报。”

  平安村的村民是对别人恶,但对内却是空前的团结。

  他们最终同意了让我们走,张二栋不甘心得将我甩在一边,饺子立马扑了上来,抚摸-我的脸哭道:“丁隐,你还好吧?很疼,对不对?”

  我朝她笑了笑,揶揄道:“你抱我太用力,再使点劲,我就被你勒死了。”

  饺子想要扶着我离开,钟子柒跟杨鹏飞却怎么也不愿意走,他们非要跟姜含玉待在一起。

  杨鹏飞红着双眼道:“如果没有你们,我跟采霞可能早就结婚了,可是你们毁灭了她,毁灭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天使,我要看着你们灭亡!”

  钟子柒想要继续守护着姜含玉,他说了喜欢那便是喜欢,他说了保护,就绝不会放弃。

  只有杜世攀跟赵红怦想要尽快逃离此地。

  只可惜当杜世攀去扶赵红怦的时候,却被赵红怦甩了一巴掌:“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眼睁睁看着我被侮辱?”

  为了保命,他还配合村民欺负赵红怦。

  赵红怦恨透了杜世攀,杜世攀却说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眼下要尽早离开这里。

  眼看着赵红怦跟杜世攀消失在漫漫无际的黑夜里,我们几个却依旧站在原地,姜含玉朝我们大喊:“走啊,你们!”

  饺子叫道:“师姐,我们是一起上的山,就要一起离开这里。”

  “你不走,我们都不会走的。”我也点了点头:“让一个女人的牺牲来换取自己的安全,这种事,我丁隐做不到!”

  我擦了擦鼻血,感觉自己的鼻骨好像被打断了一般,鼻血一直汩汩流出。

  村长老婆哀求平安村的村民放过姜含玉。

  “再这么作孽,采霞一定会报复我们的,她在看着我,她在看着这座村子呀……”

  张二栋一脚踢开了村长老婆,嘲笑她道:“你个寡妇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以前我是仗着村长给你点面子,真把自己当棵葱了,滚远点,再提什么鬼魂,老子先把你给杀了!”

  村长老婆被踹倒,他的手磕在菩萨像上,血混着泪落在那尊破碎的鬼菩萨像上。

  一滴又一滴。

  倾盆的雨就在这时下了起来,平安村的村民想起当年姬采霞也是死在这样一个大雨天,王春花有些发了怯:“要不,就让姜含玉也走吧?”

  张二栋不愿意,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说道:“老子就不信,今晚睡不了一个女大学生了!”

  淅淅沥沥的雨扑湿了我们的面庞,平安村的村民步步逼近姜含玉,甚至叫嚣着姜含玉动手。

  “你敢动手,你的这些师弟师妹可就走不了了……哈哈哈。”

  这个世界恶人永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他们吃准了姜含玉不敢动手,不敢拿我们冒险。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枪响打断了张二栋他们猖狂的笑声!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