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魏警官之死

  万万没想到,那个开枪的人居然是魏警官。

  村民们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大笑:“哈哈哈,我们的人来了,看这群小兔崽子还能往哪儿跑!正义,你上哪儿去了,怎么消失好几天。”

  我们警惕得盯着魏警官,魏正义却淡淡的一挥手,示意我们退到他的身后。

  随即果断拔枪,对准了平安村的村民:“放了姜含玉。”

  “什么?魏正义,你疯了?”张二栋朝魏警官破口大骂。

  魏警官却让他小心着点:“枪不长眼,走了火,别怪我。”

  趁平安村村民不敢乱动的时候,钟子柒赶紧冲到了姜含玉的身边,张二栋却抄起一柄镰刀对准了他们:“我看谁下山。”

  “村长死了,还有我二栋,我弟弟三梁,我倒要看看谁敢背叛平安村,姓魏的你挺有种!”张二栋朝着魏警官叫嚣。

  魏警官压根不搭理他,而是朝村外瞥了一眼:“丁隐,司机已经在大巴车上等着你们了,一会跑到村口,立马上车,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回头。”

  “那你呢?”我忍不住问。

  魏警官笑了笑,往嘴里塞了根没点燃的烟:“五年前没做的事,今天终于能做了;五年前没能保护好的人,今天终于可以保护了……”

  他的眼睛湿-润润的,好像是被勾起了一段回忆。

  魏警官嘶哑着嗓子再次给枪上膛:“放姜含玉过来,否则我就开枪了。”

  张二栋朝他大喊:“你疯了!姓魏的你真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等我当上村长非把你像狗一样关进地窖。”

  魏警官红了眼圈道:“不是我疯了,是你们疯了,难道你们从来就没后悔过吗?没有惭愧过吗?”

  “是我们害死了采霞,如今连她的妹妹都要杀死吗?”魏警官想要唤醒平安村村民的最后一点良知。

  可惜这些村民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还在诋毁着姬采霞:“是她太风骚了,是她勾引的混子李,我们都知道的。”

  “不许你侮辱我姐姐!”姜含玉咬牙切齿的就要跟那个人拼命,她拿着水果刀一下刺在那个村民的身上,血顿时流了出来。

  可是还不等她刺到第二刀,就有村民阻止了她。

  魏警官不得已朝他们放了一枪,这一枪没打人,而是放空在了地上,魏警官警告道:“下一枪,我就要对着人打了。”

  张二栋哈哈大笑:“你个鳖孙瓜怂,朝你爷爷我开枪啊,哈哈,我知道你暗恋采霞,可惜,姬采霞这女人不知道被我们搞了多少遍,你不还是一声不吭。怎么,在采霞死的那一天,都没敢下山揭发我们,现在醒悟了?”

  “魏正义,我呸,你和我们根本就是一路人,你早就不配当警-察了,你只是平安村的一条警犬!”

  魏警官紧紧抓着手枪,汗水从他的额头滴落,他大喊着让张二栋别再说了。

  张二栋却料准了他不敢开枪,直到枪声乍响,张二栋的腿上破出一个血洞,应声倒地。

  那一刻,平安村的村民都震惊了。

  魏警官咬着牙:“放开姜含玉,否则下一枪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平安村的村民这下知道了魏警官的厉害,再也不敢刺激他,而是乖乖放开了姜含玉。

  钟子柒跟杨鹏飞连忙接上姜含玉,脚步匆匆得朝我们这里赶来,魏警官拿着枪,掩护我们离开。

  村长老婆还抱着鬼菩萨的雕像坐在地上,一遍遍得念着:“作孽啊,作孽啊……”

  我们几人加快脚步朝外面赶去,夜很黑,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我们身上,散发着森然的凉意。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终于看到了村口停留的大巴车。

  老司机探出一个头不停冲我们招手,示意我们赶紧上车,杜世攀跟赵红怦已经在车上等着了,他们不停得催促着我们快点。

  我们越发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离开这个魔窟。

  然而就在这时,魏警官大喊了一句:“小心!”

  我们纷纷回头,只见他一把推开了姜含玉,一根锋利的弩箭刺穿了他的腹部,他痛呼了一声,却咬着牙说道:“别管我,快上车!”

  “不!”姜含玉没办法抛下魏警官,她一把扶住了魏警官,我们几个也赶紧帮忙,拖着他往车那边撤退。

  实在没想到这帮村民居然还私藏了弩这种管制武器,而且不止一把!

  但见好几根弩箭嗖嗖嗖的朝着大巴车射来,就在又一根弩箭快要刺中姜含玉的身体时,蒙蒙的细雨中突然出现了一只血红色的手,将她推开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眼花,还是怎么回事。

  只知道就在那一刻,姜含玉的身上掉下来一片鬼菩萨的碎片,身后的张二栋还在叫嚣:“我要你们走不出山,活不成人!”

  那句话是无比的熟悉,我扭头看了过去,只见正当张二栋搭箭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摔进了泥里。

  我们趁机扶起魏警官,朝着大巴车冲去,等上车以后,老司机一踩油门就走。

  此时此刻,魏警官的胸膛已经被血染红了,那锋利的箭头对穿而过,异常渗人。

  姜含玉咬着牙道:“坚持一下,我有麻-醉-药,我可以帮你……”

  没等他说完,魏警官便握住了姜含玉的手,摇了摇头:“我的内脏已经被射穿,大规模出血是救不回来的,不要做无用功了。”

  姜含玉摇着头说:不会。

  魏警官朝她道歉:“对不起,五年前我没能鼓起勇气。”

  姜含玉哭着说都过去了,魏警官却执意要把话说完:“这封信给你们,这里有我对公-安机关的自首!平安村犯下的恶事我都一笔笔交代清楚了,也交代了自己的杀人动机,因为一直后悔不敢揭发他们,所以在五年后执行了迟到的正义。”

  “你要帮我顶罪?”姜含玉意识到了这一点。

  魏警官却说:“不是顶罪,是事实,那几个案发现场都有我的脚印跟指纹,我还具备杀人动机,凶手,凶手就是我。”

  姜含玉哭着摇头,魏警官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你真的跟五年前不一样了,变坚强了好多。你比你姐姐聪明,一定可以完成她未竟的心愿,所以就让我这个罪人,帮你做点什么,帮你姐姐做点什么好吗?”

  “我不想就这么痛苦内疚得离开。”

  姜含玉怔怔得望着他:“所以你早就认出我来了?”

  魏警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从怀里摸出来了一枚发卡:“这是当年我进城买给你姐姐的,一直没能送到她手里,你可以、可以戴一下给我看看吗?”

  姜含玉哭着将那枚樱-桃发卡接了过来,别在了自己头上,问他:“好看吗?”

  魏警官点头:“好看。”

  那一刻姜含玉才知道姐姐之所以留在平安村不光是为了小伍,为了那群孩子,也许她心底还有一个男人。

  姜含玉后知后觉得想起当年姐姐跟自己打电话时羞涩的笑声,她说她遇见了一个很笨的男生。

  她告诉对方,自己喜欢吃樱-桃。

  对方就会爬上树给自己摘好多好多的樱-桃。

  对方还说,要送给自己一个全世界最漂亮的发卡……

  “这个傻男人,我又不是农村的没戴过发卡,不过,含玉,我还挺期待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向我表白?”

  杨鹏飞眼里的光一点点暗了下去,原本他以为自己跟姬采霞青梅竹马,结果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单相思。

  难怪,她会愿意留在这座大山……

  “是我对不起你姐姐,是我太懦弱了。”魏警官从来没敢跟姬采霞说一句喜欢,可是他心里却只装过这样一个女人。

  魏警官开始剧烈的咳嗽,每一次咳嗽,都会吐出一大口血块。

  他的手一点一点得低垂下去,朦朦胧胧中仿佛看见了自己成为民警时,宣誓的那一幕:我宣誓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献身于崇高的司法事业,坚决做到执法公正、服务人民……

  然而他却因为一时的胆怯,放过了一群罪大恶极的畜生。

  幸好,今天他勇敢的站了出来,今天才是他真正的宣誓,才是他穿上崭新警服的第一天。

  慢慢的,他仿佛看见了姬采霞那张干净又美丽的笑颜。

  对方嗔怒得朝他招手:“呆子,我们一起走吧。”

  魏警官弯起眼睛,微笑的说出最后一句话:“好!这次我们一起。”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