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 被出卖了

  “不好!那些村民都来了。”钟子柒逃命的时候,还不忘拽着姜含玉的手一起走。

  我和饺子同时跟上。

  俗话说穷山恶水多刁民,眼下村警不在,如果不溜,可能我们会被这帮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死。

  然而等我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进入前面的巷子,发现也已经被一群村民堵住。

  女人手里拿着火把跟手电筒,男人手里则抄着锄头和钢叉,气势汹汹得将我们往后逼。

  我们进退两难,钟子柒就地抄起一根木棍,左右挥舞:“别过来!”

  我也随便捡了根树枝,当作暂时性的武器,可是这么细一点用处都起不到。

  平安村的村民丝毫不畏惧我们两个手中的木棍,眼见他们步步紧逼,钟子柒突然嗷呜一声大喊。

  村民被惊了一下,怔在原地,没有敢继续靠前。

  然而正当我们都以为钟子柒是要放什么大招的时候,钟子柒举着木棍在自己身上噼里啪啦的抽了一顿,嘴里还发出李小龙经典的语气词:“啊哒!”

  我跟饺子震惊得望向钟子柒,心想钟子柒这是被李小龙附体了吗?结果下一秒钟子柒就破了功,嘴里呼呼喊着:“好疼好疼。”

  得,这就是个逗比!

  我不敢再指望钟子柒,不然还没等对方出手,自己这方就已损失一半。

  只能腆着脸,装笑道:“叔叔阿姨,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为什么要对大学生动刀动枪。”

  平安村的村民将我们的前后都截住,厉声责问我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黑心肝,居然做出这种恶事。

  “学生个球,从你们来了以后,村子就开始死人,亏我们还以为是采霞的鬼魂出来了,原来是你们几个在捣鬼!”

  饺子脾气不好,叉着腰指着他们道:“呵,那我倒想问问你们是什么货色,当年对姬采霞又做了什么,简直是恩将仇报忘恩负义!”

  一听到姬采霞的名字,带头的几个村民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姜含玉不想连累我们,起身就要站出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杀的,跟他们没关系。放了他们,我跟你们……”

  结果还未等她说完,一口唾沫便吐在了姜含玉的脸上:“呸!什么东西也敢跟我们讨价还价。”

  钟子柒红了眼,上去就要跟那个吐口水的人拼命,却被姜含玉死死拉住。

  她深知这些村民的秉性,不想让我们激怒村民,免得到时候真的走不了。

  可我们又怎么忍心放她一个人面对。

  我还想解释,说大家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试图平息一下平安村村民的怒气。结果村民直接把一个穿着红嫁衣的人一脚踹出来,冷笑道:“还想继续蒙谁?好好看看你们的同党吧。”

  姜含玉着了急,上前几步,被钟子柒拉了回来。

  此时此刻我们都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他还是穿着那身血红色的嫁衣,只是涂黑的脸挂了彩,留下好几道血痕,嘴里被塞着一块破抹布,显得犹为狼狈。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杨鹏飞会长。

  钟子柒瞥了我一眼,低声道:“小隐子你猜的也太准了吧,什么细节都对上了。要是不说的话,我真以为你也参与了这桩案子。”

  看见被五花大绑的杨鹏飞,姜含玉着急得不行,想要把所有罪过都揽在自己身上。就在这时,两个怯生生的嗓音冒了出来。

  “大爷大娘,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我们定睛望去,只见赵红怦跟杜世攀畏畏缩缩得跟在村民身后,哀求村民将他们放了。

  平安村的村民冷哼了一声,并不作回应。

  赵红怦急了:“叔叔婶婶,我们两个是无辜的呀,不然我们也不会在察觉到师兄举止异常的时候,第一时间报告给你们了……”

  “什么,是你们出卖的鹏飞?”姜含玉大吃一惊。

  赵红怦理直气壮得道:“对啊,如果不是我聪明的话,迟早会被你们这群表里不一的杀人犯害死。”

  姜含玉怔愣得看着他们,喃喃道:“可我从来没害过你们啊。”

  原来当时大雨中,赵红怦跟杜世攀跟着姜含玉跑出去之后,姜含玉担心他们乱跑乱撞会出事,所以专门让杨鹏飞偷袭打晕了他们,安置在了上山的大巴车内。

  之后姜含玉还专门喂给他们一些醒神的药片,结果没想到,正是因为她的好心,使得赵红怦跟杜世攀提前清醒了过来。

  赵红怦跟杜世攀丝毫不担心我们的安全,只想着折回宿舍拿好行李赶紧下山,却正好在路上,碰见了鬼鬼祟祟的杨鹏飞。

  他们发现杨鹏飞背着一个人,看模样,有点像村长。

  杜世攀跟赵红怦察觉到蹊跷,便偷摸摸得跟了上去!

  他们一路跟着杨鹏飞来到河边,这才发现姜含玉师姐也在那里,而且她旁边还有一个用竹篾扎成的大篓子。

  姜含玉跟杨鹏飞合力将村长塞进了那个葫芦状的篓子后,砰的一声推进了水中。

  目睹这一切的杜世攀跟赵红怦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等姜含玉离开以后,他们两个人也赶紧跑回了村子,想要喊人。

  “当我们带村民回来的时候,正好抓住了身穿红嫁衣假扮女鬼的杨鹏飞,嘿嘿,你们这帮杀人犯,这下跑不了了吧。”赵红怦得意得扬了扬眉毛。

  姜含玉苦笑着叹了口气:“原来,怪在我心不够狠,连累了鹏飞。”

  她吸了吸鼻子,朝着平安村的村民说道:“是我逼鹏飞的,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混子李、小伍,村长全是我一人所杀,也由我一人承担!”

  说罢,姜含玉挺身站出。

  钟子柒死死抓住她的胳膊,不愿意放开,却被姜含玉无情得甩开:“你不会觉得我喜欢你吧,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猪样子?你跟杨鹏飞都是我的利用工具,我之所以对你好,也是仗着丁隐的面子,想让你逼迫丁隐站在我这边。”

  “可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滚吧,钟子柒!”

  姜含玉的话宛若刀子一般,一字一句往钟子柒心口扎。

  我亲眼看到钟子柒的眼眶红了,但他还是没有松开姜含玉的胳膊:“我不滚,这些话我也不听,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就够了,我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到伤害了。”

  姜含玉的眼泪如清泉般流下,可是她却不得不逼自己狠心:“所有的事都是我做的,让我一个人承担!你们把鹏飞放了,把这些师弟师妹也都放了,我愿意跟你们走。”

  杨鹏飞不停得摇着头,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想要阻止姜含玉。

  可姜含玉已经下定了决心。

  杨鹏飞不停得挣扎,他猛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得往我们这边跑,却被一个村民一锄头砸在了腿窝的位置。

  杨鹏飞摔在地上,嘴里的抹布都甩飞了,他牙齿里全是血,却还是关心着姜含玉:“含玉,你别听这些畜生的,他们不可能留活口。”

  “人是我杀的,有种冲我来!”

  杨鹏飞凶狠得扭过头,瞪向平安村的村民。

  一个浑身横肉的男人抬脚就踹在了杨鹏飞的胸口:“妈了个巴子的,有你说话的份儿?”

  杨鹏飞被踹得流了好几口血,却笑得无比坦荡:“我真恨自己不够狠,没把你们这群畜生都杀光。”

  那个男人还想揍杨鹏飞,却被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拦住了:“人家怎么说也是大学生,这基因啊肯定好,你把他打死了,怎么生小孩儿,又怎么给咱们的小孩儿当老师。”

  那个女人我记得叫王春花。

  男人皱着眉头问:“那村长的仇难道就不报了?”

  王春花妩媚得扶了扶自己挽起来的发髻,让大家都消消气:“你们想啊,把他们送给警察有什么好处?可是将这群大学生都留在咱们平安村,每年能生多少聪明的孩子,而且他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会教书,咱们的娃娃不也跟着沾光吗?”

  “王嫂子说得对,你看他们个个细皮嫩肉的,啧啧。”人群中已经有人发出了吧嗒吧嗒的口水音。

  王春花往男人怀里撞了撞,暧昧得笑道:“你看那小丫头如花似玉的,你就不心痒?”

  那男人的目光如箭般扫向饺子,上下打量的目光仿佛饺子现在已经被扒了个精光,一丝不挂的站在众人面前……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