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 我守护的你,叫纯洁无垢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距离最近的仁爱医院。

  老司机一路风驰电掣,将我送到了急诊室,身边还有饺子紧紧抓着我的手,她的眼角有干涸的泪痕。

  钟子柒跟姜含玉他们都守在病房里,但由于太困,暂时性得睡过去了。

  我没看到杨鹏飞的身影,却对上了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睛。

  我问他会长呢?

  老司机说去警-察局了,杨鹏飞觉得由他魏警官最后一程最好。

  毕竟还要将那封信交给警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过药,我的眼睛没有之前疼得那么厉害了,视力也稍稍恢复了一点。

  我想要继续休息,却发现老司机一直盯着我看,不禁问他怎么了?

  老司机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正想点火却意识到不妥,于是拿着那根烟放在鼻子下方深深嗅了一口。

  “你这双眼睛像极了我认识的一位故人。”

  “故人?”我很奇怪他口中的故人是谁。

  老司机却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以后会知道的,然后就起身离开。

  现在的我浑身上下都疼得不行,轻轻一动,就觉得后背的伤口快要撕裂了。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我不禁望向了窗外那轮高悬的明月,耳边似乎想起了白月光清冷沙哑的嗓音。

  “取一杯天上的水,照着明月,照着人世间,爱恨重复过千百遍,都写在歌谣……”

  她的嗓音是那样的动听,让人陶醉,也让我对人性的感悟越来越大。

  我发觉身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眼皮一点点的合上,闭上睡觉。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饺子娇俏的脸在我的眼前放大,她甜甜的嗓音里藏不住的欣喜:“醒了醒了,丁隐醒了。”

  钟子柒跟姜含玉纷纷靠了过来,问我要不要喝水,哪里疼不疼。

  我通通摇头。

  饺子又问我:“你眼睛怎么回事,昨晚流了好多的血……”

  我笑笑说没事,问他们杜世攀跟赵红怦呢。

  钟子柒哎呀一声拍大腿:“忘了,他们还在车里呢。”

  大家后知后觉得想起二人的存在,我让钟子柒跟姜含玉把他们先带过来,我得验证下他们还记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

  “又不是喝了忘情水,怎么可能连发生了什么事儿都记不得。”饺子面色奇怪得看向我。

  可是当杜世攀跟赵红怦被带进来的时候,他们先是一脸疑惑,而后捂住了嘴巴,惊讶道:“丁隐你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钟子柒正想说什么,我朝他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噤声。

  随即朝杜世攀道:“你们居然忘了?我这眼睛我这后背不都是替你们挨的打吗?你说你们,干嘛要跟平安村的村民起冲突,搞得我们差点就交代在山里头了。”

  “我们?我们怎么了。”赵红怦跟杜世攀一脸懵。

  钟子柒也赶紧上前:“你们还有脸装傻?你看看我们几个,不都是因为你们受了一身伤,还好鹏飞师兄报案去了,这群坏村民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

  说罢,钟子柒还戳了一下饺子的腰,叫她也配合一下。

  饺子本来就看杜世攀跟赵红怦不爽,于是编的更过分了,明明是他们引来村民追杀,结果却只顾着自己跑,把大家甩下了。

  我们几个人不停得碎碎念,直把杜世攀跟赵红怦说的脸红脖子粗。

  经过一番试探,我确定赵红怦跟杜世攀把昨晚的事情忘了以后,终于放下心来。

  中午的时候,杨鹏飞会长给我们打来电话,他说了解到这一突发情况后,附近县城的四位民警,连同几名武警战士,已经火速上山控制平安村村民了。

  接下来警方很有可能找我们录口供。

  “还有,含玉你要来认领一下你姐姐的尸骨。”

  警方根据魏警官的指引在菩萨庙找到了一具白骨,那具白骨被封在一口大瓮当中,基本确定是姬采霞无疑。

  而我也是从这一刻才明白那句话:“打灯笼找新娘,瓮里声音哭娇娇。”

  这句歌谣指的不是村长老婆,而是哭泣不停的姬采霞。

  她被困在了这个地方,再也离不开了。

  姜含玉哭着说道:“我想杀村长老婆的,可当我看到她在菩萨庙前跪了一下午,就放弃了,她总归是知道忏悔的,那就让她的余生都在悔恨中度过吧。”

  平安村村民的口供跟我们几个人的口供完全不一致,家家户户都指认姜含玉是杀死村长、小伍、混子李的凶手,我们是帮凶。

  我们杀人后畏罪潜逃,并且还杀害了缉拿我们的村警魏正义。

  至于打伤我们的经过,村民们一口咬定纯属子虚乌有!

  尽管有魏警官的自首信为证,民警依旧要封-锁现场,等法医赶来再按步骤搜集证据。

  当天,我不顾饺子他们的劝阻,赶在法医之前来到了魏警官藏尸的地方。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使用了《断狱神篇》中的一门禁术,宋家绝学:了罪无痕。

  在《断狱神篇》的最后一页,记载了这门绝学,这门绝学并不是仵作验尸时用到的,相反是用来毁灭尸体上的证据。

  先祖宋天养专门用朱笔批注:此绝学仅作反例,后辈子弟断不可使用,若有违背者,必定成魔!

  在那一天我拿着师傅送给我的那柄红伞,利用阳光,一点点得去验尸体上的压痕,最终发现在小伍的耳根后留下了姜含玉的一个关键性掌纹。

  我让钟子柒帮我买来了石灰、绿豆、蝉壳等东西,烧成灰烬以后跟碘水融合,最后加热为水蒸气在掌纹上轻轻一熏,就抹平了那个关键性的痕迹。

  任你用紫外线灯,硝酸银溶液,还是有机显色法,都没有丝毫用处。

  在宋家绝学了罪无痕之下,我只刻意留下了魏警官的痕迹。

  这一切我都是在法医搜集证据前完成的。

  一个月后,平安村特大连环杀人案在中川市检-察-院开庭,张二栋当场指控是姜含玉杀害了村长等人,同时带来了多位村民做人证。

  根据刑警调查,姜含玉跟五年前失踪的姬采霞有血缘关系,她有充分的杀人嫌疑。

  因此检-察-院依法对姜含玉提起公诉!

  此时姬采霞的事迹已经为社会知晓,一位正义的律师挺身而出愿意为姜含玉辩护!

  庭审中我出具了所有人的伤情报告,证明了平安村村民涉嫌故意伤人,涉嫌强奸未遂,并质疑法医从始至终都没有从尸体身上获取任何与姜含玉有关的指纹、掌印、或者DNA。严重怀疑有地方保护主义,违背司法公正。

  在我连珠炮的攻势下,在场两名法医只能羞愧离场。

  再加上魏警官的那封自首信,凶手已经不言而喻,那就是魏正义。

  至于平安村村民,也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尽管姜含玉刺伤了一名村民,但检方认为当时我们几个都处于生命严重受到威胁的时刻,所以属于正当防卫,我住院治疗足以说明了一切。

  最终在检察官的一声落锤下,当庭公布了审-判结果。

  在本次刑事案件中,嫌疑人姜含玉犯罪事实不清,犯罪证据不充分,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免于追究,当庭释放!

  平安村村民多人,涉嫌非法携带弩等管制器具罪、涉嫌故意杀人罪、涉嫌收买被拐卖妇女罪、涉嫌以暴力手段强奸妇女罪,分别处五至十五年有期徒刑不等。

  首犯张二栋,从犯张三梁等手段极其残忍,行为极其恶劣,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在检-察-院宣判结束以后,我扭回头居然发现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坐着师父和星辰叔叔。师父依旧是两道剑眉,穿着一件灰色的唐装,而星辰叔叔穿着一件白色风衣,手里捧着一杯珍珠奶茶。

  只是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异常的冷漠。

  “你到底是长大了。”宋阳朝着我的方向幽幽的感叹了一句,便起身离开。

  宋星辰赶紧吸了口奶茶,寸步不离的跟了上去。

  我想挤开人群去追,却被钟子柒兴奋得抱住:“小隐子你太厉害了,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直到我挣脱他的怀抱,冲出检-察-院的时候,宋阳跟宋星辰早已不见了踪影……

  难道我的选择是错误的吗?

  不,我记得法国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法律的制订是为了惩罚人类的凶恶悖谬,所以法律本身必须最为纯洁无垢。

  但法律又绝非一成不变,它更应守护纯洁无垢!

  姜含玉重新开始了生活,但她没有回到静川大学,而是选择前往另一座大山重新支教,她说她想要走一走姐姐的路。

  “也算是赎罪吧。”姜含玉告诉我们,虽然她侥幸未被法律所制裁,但杀人就像一把枷锁一样牢牢得套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这一生要做好事,多带一些孩子走出大山,才能心安。

  只有教育好下一代,让他们具备知识和文化,才能从根本上拯救大山的落后和愚昧。

  只是这一次姜含玉会保护好自己,她加入了一个支教团队,跟着团队一起出发,一起去看看山里面孩子纯洁的脸庞,去尝尝姐姐喜欢吃的樱-桃。

  钟子柒依依不舍,他舍不得姜含玉,却又觉得只有杨鹏飞会长才配得上姜含玉。

  他不想勉强师姐。

  却没想到就在临别之际,姜含玉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鹏飞有自己的木工要去做,他不跟我去支教。”

  钟子柒的脸上立马泛起一丝喜色。

  姜含玉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耳垂:“钟子柒,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挺可爱的?”

  钟子柒几乎是傻了,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傻才打动了师姐,姜含玉跟他一字一句的承诺:“四年后,如果我回来,你没有变,咱们就在一起吧。”

  四年以后,钟子柒刚好毕业。

  不知道那时候的他们,会是怎样的结局?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