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 白月光的秘密

  白月光做的面并不好吃,却是我这一年来吃过最美味的西红柿鸡蛋面,吃完面以后,原本以为她要对我下逐客令。

  白月光却问我,待会要不要一起看场电影?

  “看、看电影……”我怎么都没想到,约会的邀请居然是由白月光发出来,喜悦之余更多的是惊讶。

  我木木得跟在白月光身后,跟着她走进了旁边的小卧室。

  酒吧的卧室跟白月光家里的布置很像,都是简单干净的粉白色,让我不禁怀疑白月光是不是经常在这里住?

  这里只有一张床,没有椅子,让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往哪里坐。

  白月光朝着床上指了一下:“你过去躺着,我来放电影。”

  我愣愣得望着那张床,心想这节奏也太快了吧,可白月光不会是那种人的啊,她怎么……

  难道说白月光是见我可怜,感觉我跟她是一样的人,所以想要‘安慰安慰’我?

  我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白月光却已经将U盘插进去,开始放映了,她专门买了一个投影仪,在墙上就能出现大荧幕。

  白月光径直走向床边,只剩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心想着,你起码得叫我一声吧。

  可白月光不!

  她就如同看不见我似的,漂亮的眸子盯着对面的白墙,就好像那白墙比我要好看得多。

  怎么办,是走还是留?

  现在的我年纪太小了,还不适合这么快的上车速度,可是有钟子柒那个损友在身边,我对男女之事也多少有点了解。

  白月光不看我也不叫我,只是端坐在那里。

  直到一阵庄严肃穆的声音从那面白墙发出来,我才知道她所谓的“看电影”到底指的是什么。

  压根不是让我浮想联翩的学习资料,而是c-ctv的《法医密档》!

  白月光终于舍得朝我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问道:“你是斜眼病吗?”

  “什么?”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白月光说道:“那你就是喜欢斜着看喽?好吧,我不打扰你了。”

  我就站在那里,斜看着那段纪录片,感觉自己就跟个傻子一般,还是一个身体站不正的傻子。

  这下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麻溜得滚上-床,但我也是知道分寸的,故意跟白月光隔开了一段距离。

  可是最后证明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白月光津津有味得看着那段纪录片,对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在她眼里,我一个大活人还不如纪录片里的尸体。

  突然间,白月光拿着遥控器朝屏幕点了一下:“丁隐,你来说说看,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被点名的我立马一震,赶紧把头扭了过来,装作认真看电影的样子。

  白月光又问了一遍:“看不出来吗?”

  我抓了抓额头,想要逼自己赶紧进入状态,可我根本不知道刚才纪录片都播了什么,只能看到有一具赤-裸的尸体躺在那里,那名死者年纪很大,将近七十岁,膝盖跟肘部有明显的擦伤。

  白月光给了我一个提示:“尸体是从床底被发现的。”

  “床底?”

  “嗯。”白月光继续道:“所以你是怀疑凶手杀害老人以后,将他故意藏匿在了床底吗?”

  我摇了摇头,感觉这种藏尸方式太笨拙了,一般的凶手压根都不会那么做,而是死者的身上根本看不到任何致命伤,好像是病死的。

  这时我察觉到尸体上好像有一些紫红色的斑块,刚才我还以为那是擦伤,现在却觉得另有玄机!

  我微笑着看向白月光:“他是冻死的对不对?那些紫红色的凝血斑块就是死者生前冻死的特征。”

  白月光没有诧异,而是继续问道:“那他为什么会在床底发现,又是谁把他的衣服脱掉的?”

  我解释道:“这恰恰证明了他的死因的确出自于冻死,被冻死的人死前会出现反常脱-衣的行为,所以之前有探险家曾经在冰天雪地里发现过赤身裸-体的死者,也正对应了这种反常脱-衣的现象。极个别还会触发另一种奇怪的行为——“终极穴居”。就是说死者在被冻死的最后阶段无意识地钻到狭小的空间里,这是因为低温触发了人体‘冬眠’的本能,死者将衣服脱掉以后,爬进床底躲了起来,身上的那些擦伤也是在这个过程中留下的,却误打误撞得制造了一个很像暴力犯罪的现场。”

  “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我微笑着看向白月光,却发现白月光看我的眼神越发深邃,她没有回答我,而是拿着遥控器按下了播放键。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法医的鉴定结果——死者是被冻死的。

  法医提醒孤家老人在家一定要注意取暖,避免这种意外的再次发生。

  听着里面的一字一句,我有些得意得将目光投向白月光。白月光却并不看我,而是继续点了下一集,每一集她都会暂停,故意考我,而我每一次都会完美的交上答卷。

  我的自信心越来越膨胀,就连白月光都情不自禁得夸了一句:“你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那可不,好多人都这么说。”这一次我没有谦虚,而是有些故意想要在白月光面前炫耀,我感觉此时的我就好像一只尽自己所能展现优点的公孔雀,想要让白月光多看到我的亮光。

  白月光没有夸我,而是在关掉投影仪以后,头也不回得走出了卧室。

  我以为是自己的话惹得她不愉快,有点懊恼自己刚才的表现。

  然而就在我抓耳挠腮想着一会怎么道歉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床上方的书架,上面摆放着一摞摞的书,基本都是法医学专业。

  难怪白月光说他们家是法医世家,看来并没骗我。

  其中有一本正是宋慈编写的《洗冤集录》,我心想着自己跟白月光也太有缘了,忍不住随手抽出,结果却注意到里面夹着许多张剪下来的报纸。

  “宋顾问协助警方破获一起重大案件,死者居然被整容成猪。”

  “特别顾问宋阳,为你解读幽灵公交车背后的秘密。”

  “特案组再次重创江北残刀组织,其中一天王跳楼自杀……”

  “震惊全国的操场埋尸案,今日告破!”

  那一张张报纸里面的案子全是跟师父宋阳有关的,而且我注意到,宋顾问三个字还被用红字圈出来了。

  难道白月光也是我师父的小迷妹?

  就在我拿着那些报纸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白月光突然折回了卧室,她额前的碎发有湿-润的痕迹,好像刚才是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我正要微笑着跟她打招呼,万万没想到,刚才还好端端的白月光突然沉下了脸。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动怒。

  那张清冷如月的面庞染上一层巨大的愠色:“谁允许你动它们的?”

  那一刻,我甚至在她眼里察觉到了一丝不易外露的杀气……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