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撸串女警

 离开听雪酒吧以后,我还有些恋恋不舍,目光忍不住往里瞥,可就如白月光所说,她根本没有半分送我的意思。

  女人心真难懂!

  如果是白月光走,我肯定会一直送到她……

  不,我哪里舍得让她离开我的身边呢。

  思绪纷纷扰扰,我坐到旁边的小竹椅上,伸手去摸桌上的那丛蓝雪花。它的花瓣小小的,质地也如真花般柔-软,清凉温馨的淡蓝色,花形美若白雪,有一种令人不敢接近的美感。

  我望着蓝雪花,心里不禁想到那个如蓝雪花般冰清玉洁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我丝毫感觉不到,直到耳边传来了慕容清烟富有磁性的嗓音:“丁隐!”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机车服,将前凸后翘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怀里抱着一个头盔,右脚踩在踏板上,整个人有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飒爽之感。

  而且由于她长得太漂亮了,身材太好,所以整个人又透着一种诱人的妩媚。

  慕容清烟朝我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了,丁隐!”

  我也朝她喊了一声清烟师姐。

  慕容清烟的视线落在我手里触碰的蓝雪花,笑着道:“那是蓝雪花,好漂亮,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我说道:“好像是冷淡吧。”

  慕容清烟摇摇头:“不,它还有另外一个花语——勇敢,它的颜色与众不同,它的……怎么说起这个了,快上车吧。”

  她顿了顿,下巴朝我抬了抬,让我赶紧过来。

  我从慕容清烟手里接过一个头盔,麻溜得上了车,很快,慕容清烟就带我来了一家烧烤店。

  她落座以后,熟练得点了好几把烤串,然后将菜单交给我,让我别跟她客气。

  我随便点了几个土豆、娃娃菜跟豆腐,没叫肉,引得慕容清烟很是好奇:“你该不会是在跟师姐客气吧,不用省钱,随便点。”

  “不是,我几个小时前吃过面条了,现在吃不下多少。”

  “那你也该吃点肉吧?还是说,你素食主义。”慕容清烟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外太空过来的一样。

  她热情得给我推荐羊肉串,害的我脸都绿了。

  这时慕容清烟才哈哈大笑得指着我道:“当涂市的案子我都听说了,丁隐,好样的,给咱们静川市长脸了!”

  慕容清烟既然知道了,还怂恿我点羊肉串,敢情是故意的。

  我也将了她一军:“不帮忙哪有脸吃肉,说吧,是遇到什么案子了?”

  慕容清烟顿时变得很难为情,似乎这个案子有点难以启齿。

  我问她到底怎么了?

  慕容清烟说道:“其实也不是一个大案子,就是局长交到我手里考验我的,假如案子能处理得好,可以提拔提拔我。”

  我点点头:“所以不是连环谋杀,也没有多大的影响,甚至连谋杀目前都确定不了,对不对?”

  慕容清烟惊讶得望向我:“丁隐你太神了吧,要不你直接来猜猜看是什么案子好了。”

  “世界上的案子那么多,我怎么能猜得到。”刚说完,我就又补了一句:“该不会是跟意外有关吧?看起来像是意外,又没有足够的证据链确定是意外。”

  慕容清烟朝我竖起大拇指,随即道:“今晚之所以请你吃烤串呢,其实也跟这个案子有关。”

  我很快明白过来,看向她道:“莫非是食物中毒?”

  慕容清烟立马点头:“果然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时间,这个案子还真就跟食物中毒,而且还跟夜宵有关呢。”

  原来是有家公司的职员大年三十加班的晚上,点了一顿夜宵,想着大过年的犒劳犒劳自己吧,凑了一桌子海鲜。

  结果没想到,这一顿海鲜下去,三个人突然就肚子疼了起来,上吐下泻的,赶紧拨打了120。

  “送到医院以后,医生说他们是食物中毒,其中有个叫周扬的情况非常严重,面色苍白的厉害,最后没抢救过来。”

  慕容清烟遗憾得说道。

  我问她:“另外两个职员情况还不错?”

  慕容清烟嗯了一声:“那两个职员还在医院住着呢,不过情况恢复得还不错,前两天我找他们录口供的时候,脸色看起来蛮好的。”

  我说道:“三个人食物中毒,只有一个人死了,好像另外两个比较可疑?”

  慕容清烟回答道:“那两个职员跟周扬关系蛮好的,也不存在什么竞争关系,得知周扬没抢救过来,他们还挺难过的。”

  “如果这两个人没有动机的话,就只能说明这场食物中毒是意外了。”我仔细得观察着慕容清烟的表情。

  慕容清烟说道:“那家夜宵店叫霸王海鲜,怎么说呢,价格挺便宜的,但卫生做的确实不到位。之前也出现过客人吃了外卖拉肚子的情况,店家给免单,但吃出人命这还是头一回。”

  听到慕容清烟的话,我问她:“周扬身体情况是不是特别差。”

  慕容清烟正要回答,这时烧烤店老板过来了,除了原本我们点的烤串,他还多送了我们一点东西,亲切得说道:“小烟,快关门了,送你们几串烤腰子,补补!”

  慕容清烟笑着跟他道:“谢谢张哥!”

  烧烤店老板眯着眼打量着我,笑容里有点暧昧的意思,就好像这烤腰子是干嘛似的。

  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烧烤店老板问慕容清烟:“小烟,你们这过年都不休息啊?”

  慕容清烟苦笑着摇摇头:“我们能不能休息取决于静川市的罪犯愿不愿意给我们放假啊,我倒是想休息,问题是人家不愿意给我们放假。”

  “尤其是春节这段时间,局长特地交代我们要好好维护城市的安宁,让市民们过个好年。”

  听到慕容清烟的话,我不禁对人民警-察肃然起敬,在这座城市看不到的地方,一直都有人负重前行。

  烧烤店老板听了这话,很是感动,当即又给我一人拿了一瓶北冰洋。

  “那我就不打扰你跟这位小帅哥了!”

  烧烤店老板离开后,我继续问慕容清烟有关那个案子的事儿,想着早点解决,也能让慕容清烟休息休息。

  慕容清烟却说:“别急,说好了请你吃宵夜,总不能是骗你这个大学生陪我加班一整晚吧?”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慕容清烟狡黠得朝我眨了眨眼睛,让我有些不太适应得低下了头。

  不得不说,我还是第一次见慕容清烟这个样子,原本高高在上的桀骜女警,此时就跟一头狡猾的小狐狸似的。

  还真是跟她的微信头像搭上了。

  慕容清烟好像特别喜欢反差,比如她明明是御姐的形象,却喜欢各种性感小野猫的cos;比如她明明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可是在听到我师父的名字以后,就化身软萌小迷妹,还比如她喜欢酷飒酷飒的重型机车……

  当然,我有一点我是能确定的,那就是无论她如何百变,对警-察这份热忱始终不变。

  慕容清烟吃羊肉串的时候也不注意形象,有的女生会是故意一小口一小口吃的,她是怎么吃着舒服怎么来。

  不仅如此,我感觉慕容清烟比我还变态,她一边吃着羊肉串,还一边问我当初破获网红羊肉串的细节。

  我告诉她那些羊肉串都是郁宁用流浪汉的肉做出来的,她不仅没有不适,反而还把手里的肉串吃得津津有味。

  果然,变态遇上变态也是会甘拜下风的!

  好不容易等慕容清烟吃完羊肉串,又把别的烧烤消灭干净之后,她心满意足得摸了摸肚子,假模假样得问我:“丁隐,你吃饱了吗?”

  “我能不饱吗?光是回忆自己在彪哥烧烤店经历的一切,我就饱了。”

  慕容清烟用纸巾擦了擦嘴,她拿出手机结完账以后,一拍机车的屁-股,就让我上车了。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得就好像我是她包-养的小白脸似的。

  慕容清烟发动以后,就带着我嗖的一声窜了出去,原本我以为终于可以调查案子了,却发现距离公-安局好像越来越远了,当即问她是不是走错了路。

  结果慕容清烟却说:“谁说要带你去局里了。”

  “什么?不去局里,那去哪儿。”我疑惑道。

  慕容清烟回答道:“去我家啊。”

  什么?慕容清烟要带我回她家?

  这什么运气,我刚跟白月光看了一场纪录片,这会又要被慕容清烟带到她家里去……

  我瞬间感觉自己凌乱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