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 离奇投毒案

  脸颊烫的不行,我咽了好几下的口水,这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

  结果就听到慕容清烟跟我说:“丁隐?你在流口水吗?”

  我赶紧否认:“不是,热的。”

  慕容清烟哈哈大笑,问我怎么过年不回家,没有跟宋顾问聚一聚吗?

  想起师父,我心里又忍不住泛起一抹酸涩。

  慕容清烟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异常,也没有多问,反而让我抓紧,她要加速了。

  我下意识得抱住慕容清烟的细腰,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哪怕是坐着,腰腹都没有一丝赘肉,这不禁让我心猿意马。

  可就在我正要把手缩回来的时候,慕容清烟猛地一个加速,让我整个人都撞在了她的后背,洗发水清爽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我再一次得控制不住自己的脸红。

  慕容清烟却完全都不在意,而是继续抓着车把,驶入了一个高档住宅小区。

  等慕容清烟把车在私人地下室停好,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警察吗?怎么住这么好的别墅?”我问道。

  慕容清烟耸了耸肩,说道:“我老爸给我买的,如果我不要,他就要把我们局旁边的那栋楼买下,所以我只能勉为其难得接受了……”

  想到刚才慕容清烟停车的地方,还有好几辆价值不菲的跑车,我都好奇慕容清烟家里是干什么的了。

  可是没想到这还只是开胃菜,等我跟着慕容清烟进到家里以后,才彻底开了眼界。

  慕容清烟家里就连个垃圾桶都是用的名牌,限量版的玩偶熊在客厅摆放了好几个,就跟小熊们开大会似的。

  “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也太夸张了吧。”我都有些不敢进门了,就怕踩坏了地,赔不起。

  慕容清烟咯咯笑了几声:“你怎么也这样,我老妈经常过来收拾东西,这些东西是她置办的。我有次收起来,她还打电话给我,哭着说我嫌弃她的审美,所以只能由着她了。”

  “学姐,你也太凡尔赛了吧。”我忍不住感慨。

  慕容清烟朝我挑了下眉:“什么凡尔赛,我这明明是托爹福。好啦,不说这个了,你不是眼巴巴得想着破案么。”

  我是对破案感兴趣,但眼下更对慕容清烟感兴趣,不禁问了一句:“你家都这样了,还需要当警察?”

  “这叫人各有志好不好?我爸小时候家里穷,吃过没钱的苦,后来拼命赚钱。而我从小什么都有,没什么负担,当然可以尽情追求自己的兴趣。”

  我又问她:“那你父母不会不同意吗?毕竟警察这个职业还挺危险的。”

  慕容清烟摇摇头:“不会啊,我爸说这样很好,这是在回报社会,他在创业成功后就经常做慈善,从小就给我灌输要做好事的观念,这样我才会成为一个人民警察啊。”

  我没想到慕容清烟家里居然这么开明,如果天底下的有钱人都能有这样的社会责任感,取之有道,用之有道,那该多好?

  慕容清烟让我先等一下,她去换个衣服。

  很快,她换了一身狐狸睡衣出来,睡袍上还有两个毛茸茸的小耳朵。

  同时慕容清烟手里还拿了一叠的调查资料,终于提到正事了,我立马变得精神起来!

  慕容清烟告诉我:“刚才你不是问我死者周扬的身体情况是不是很差吗?答案是,特别差。可完美保险公司却提供了一份资料,表示周扬半年前在他们公司投了一份巨额保险,那时候他的身体情况非常好,可短短的的半年,周扬不仅瘦了好几圈,还突然食物中毒死了,所以当周扬的妻子段小丽拿着保险单找保险公司赔付的时候,保险公司有点接受不了,怀疑很有可能是段小丽为了骗保,把周扬害死了。”

  我说道:“周扬不是食物中毒死的吗?外卖店总不能是段小丽开的吧。”

  慕容清烟说道:“根据调查,霸王烧烤第一次出现这么严重的食物中毒,而且三个人都出了问题,唯独投了意外保险的周扬死了,保险公司自然会起疑。”

  “总之就是保险公司怀疑骗保对吧,我能冒昧问一句,赔偿金是多少吗?”我忍不住问道。

  慕容清烟摆摆手:“也不多,就两百万吧。”

  我咕咚咽了一下口水,回味着慕容清烟这句话,也不多,就两百万吧。

  慕容清烟察觉到了我脸上的异样,忍不住问道:“丁隐,你不舒服吗?”

  “能给我一杯水喝吗?”我突然感觉自己今晚受到的冲击好严重。

  慕容清烟给我倒了一杯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富婆家里的水都是甜的,不禁想起网上流行的一句话:富婆,饭饭,饿饿。

  我拼命得扼制住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把全部思绪集中在了眼前这个案子上。

  我仔细得翻看着资料,发现确实如保险公司所言,半年前的周扬身体健康,各项指标清一色优秀。

  可只有短短半年,周扬就瘦脱了形。

  我举着周扬死亡的那张照片,飞快的分析道:“死者脸部晦暗,眼周多黄褐斑,黑眼圈重,粉刺多,指甲苍白,他的肝脏很有问题。”

  “你的意思是?”慕容清烟看向我。

  我答道:“肝脏主排毒,如果肝坏了,人体的解毒功能会大打折扣!如果此时遇上了食物中毒什么的,会给身体带来极其严重的负担。”

  “不对,等等,他应该不光肝有问题。”就在这时,我发现周扬头发很少,出油却很多,全身浮肿,似乎周扬身上还有很多潜藏的疾病。

  而正是这些疾病,导致食物中毒成为了压垮周扬的最后一根稻草!

  慕容清烟还告诉我:“对了,当初那个建议周扬投保的业务员对周扬也很有印象,一般他们这些拉保险的,要费尽三寸不烂之舌才能说服别人投保,周扬却是他遇见的一个最为爽快的客人。”

  “当时周扬听了业务员的介绍,很满意,表示自己要跟妻子商量一下,第二天就给业务员打了电话,表示要参保,还选了最为昂贵的意外保险产品。”

  “业务员都被周扬的爽快给惊到了,周扬却跟业务员说了这样一句话:生命只有一次,最昂贵的就是生命,保险再高也敌不过生命。但像他们这种拿命拼事业的人,为了给妻儿多留点保障,参保是最好的选择!”

  那一句话把业务员都感动得不行,这个年头的大老爷们哪个不是把命别在身上,就是为了给妻儿换取更好的生活?

  可是业务员没想到,这才短短的半年,周扬居然意外身故了。

  与业务员的惋惜不同,当段小丽拿着周扬的保单上门的时候,保险调查员很是冷漠,觉得这很有可能又是一起骗保事件。

  “保险调查员觉得周扬的死因虽然是食物中毒,但也有可能是被妻子事先投毒,不单单是外卖海鲜的问题。”慕容清烟说道。

  除非是警方这边出示了相关调查结果,表明周扬的死的的确确是一场食物中毒的意外案件,完美保险公司才会进行赔付。

  我问她:“林队那边的意思呢?”

  慕容清烟回答:“林队有一起重大电信诈骗案要调查,带着几个同事去跨省追逃了,这个案子就自然落在了我手上。”

  “其实我也查了一些资料,一般情况下保险公司是不会对食物中毒进行赔偿的!除非当时有三个或者三个以上的人集体食物中毒,才会被视为意外事故,周扬确实属于后者,因为中毒的不光他一个。”

  “我也知道保险公司就是不想赔偿,所以拿警方来当挡箭牌!但是我觉得吧,如果周扬的死真的是一场意外,那么保险可以给他的妻儿提供保障,也算是他有先见之明。可如果周扬的死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那这么好的人,确实需要我们为他伸张正义。”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案子都必须一查到底。

  说罢,慕容清烟看向了我:“丁隐,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站起身来:“走吧。”

  “嗯?去哪儿。”慕容清烟很是疑惑。

  我笑了笑,回答道:“当然是去找死者,问一问他,凶手到底是谁!”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