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宋家绝学,万毒归宗

  “等等!”慕容清烟打断了我的动作,问我确定现在就要验尸吗?

  侯晓宇也看了过来,表示刘法医已经做过尸检,再做第二次的话,不符合流程。

  再说如果死者身上真的有其他毒素,仪器不会验不出来的。

  我微微一笑:“有的毒还真就验不出来!”

  我一边给自己戴上乳胶手套,一边解释:“在五行毒经中,人体五脏心肝脾肺肾分别对应火木土金水,而且五官也有对应,目属木,舌属火,口属土,鼻属金,耳属水。”

  “比如耳朵突然听不见了,不仅可能是因为器官出现了问题,还有可能是脾脏中了土毒,土克水。又比如额头长痘,这是心脏火毒太盛的表现。人体五行讲求一个平衡,无论被克制还是太盛,都会导致平衡被打破,这是一种从饮食、生活、环境日积月累的中毒,仪器当然检查不出来了。”

  侯晓宇双手抱胸,纳闷道:“一个痘痘用火毒来形容,会不会太夸张?我就不信长个痘还能死人。”

  我无心跟他抬杠,但还是纠正了一句:“前段时间有个新闻,一个19岁女孩挤鼻子上的痘痘,致颅内感染,差点丧命。用五行毒经来看,就是火毒太盛,损了心经,而心经有调节大脑皮层的作用,所以表面上看二者似乎毫不相连,其实内在息息相关。你可以不认同我的五行毒经之说,但是别小看身体出现的任何一个小信号,也许那个小信号就会成为你的:阿喀琉斯之踵!”

  听完我的话,侯晓宇露出了一副吃惊的表情,紧接着心有余悸得咽了咽口水:“你一个小孩子,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回答道:“多关注新闻总没坏事。”

  慕容清烟朝侯晓宇努了努嘴:“我早说过了,丁隐虽然年纪小,知识量怕是咱全警局加起来的总和,别小看他!”

  侯晓宇这次算是被说服,只是偷偷摸摸的关上门,催促我快点验。

  法医室有法医室的规矩,这件事千万不能被第三个人知晓,不然他的报告没法写……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

  眼前的尸体就像一道奥数的难题,等着我去细细挖掘!

  我先是将听骨木放在死者的心口位置上,随即轻轻用手指头弹了弹,回音沉闷绵长。

  紧接着我又迅速扫了一遍尸体的脸,飞快的捏住死者下巴,让其张口:“火主心,心开窍于舌,其华在表。死者的心脏非常僵硬,生前应该经常心悸刺痛,是火毒的表现。”

  “这就是火毒?”

  侯晓宇开口想问,我没理会,而是一边念着师父宋阳教给我的五行毒经,一边按照口诀排查死者身上的部位:“木主肝,肝开窍于目,其华在爪,糟糕!”

  我将死者的手臂摊开,果然很瘦,骨结跟血管都非常明显。

  “金主肺,肺开窍于鼻,其华在毛,糟糕!”我将听骨木移在死者肺部位置,又去检查了死者的鼻毛,发现又短又细,还有脱落的迹象。

  “水主肾,肾开窍于耳,其华在发,糟糕!土主脾,脾开窍于唇,其华在肉,糟糕!”

  等我细细得检查完尸体的时候,赫然抬起了头。

  慕容清烟看我的眼神不对劲,犹豫得问道:“怎么,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我回答道:“死者的五脏全部都糟糕透顶,却能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没有倒下,太不可思议了……”

  慕容清烟有些听不懂,让我再说得明白点。

  我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死者五脏全部有毒素残留,按理说,身体应该早就出问题了。却一直等待着最后一击,就好像已经濒临倒塌的骆驼,等着最后一根稻草。”

  这次侯晓宇终于变聪明了,他问道:“你是说这绝不是简单的食物中毒,而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而且凶手对投毒量把握的非常好,明明害了周扬,却故意嫁祸给了最后一顿海鲜?”

  “那么这样看来,挑选大年夜这顿聚餐的人是不是最可疑的?”

  侯晓宇看向慕容清烟,慕容清烟回答道:“可是点海鲜的人好像就是周扬的同事,那两个同事也都吃了海鲜,还都进了医院。”慕容清烟抬起白皙的手指托着下巴道。

  侯晓宇忍不住反驳:“那也有可能是他们知道周扬的身体差,所以在下一场赌!赌这最后一根稻草会压垮周扬,所以故意挑选了一家卫生极差的海鲜店点外卖,借助食物中毒铲除这个事业上的竞争对手。”

  “毕竟海鲜是最容易导致急性肠胃炎了,尤其是处理不干净的海鲜更是喷射战士。”

  慕容清烟看向我,想要听听我的见解。

  “从最后一根稻草入手是一个切入点,但也不可避免的带着偶然性。我认为真正要找的,是谁长期以往的在对周扬的五脏下慢性毒药?”我说道。

  慕容清烟被我的话开了窍,她顺着我的思路道:“丁隐,你的意思是周扬的身体里本来就有各种验不出来的毒素残留,而这些毒素总要有摄取方式,我们可以顺着这个点来查。”

  我满意得点了点头。

  侯晓宇问道:“周扬该不会是吃了什么药?比如提神的,比如阳痿克制早泄的?”

  我摇头道:“不,药物摄取,可以第一时间排除,因为如果是药物导致周扬身体出现了问题,就算是微量,你的仪器也可以验得出来。”

  就在这时,慕容清烟突然猛地想到:“如果排除了药物,那么剩下的一种摄取方式就只有食物了。”

  侯晓宇说道:“没错,食物,长时间大量的错误饮食,确实会在人体内产生大量毒素,听说周扬家境不好,还要养孩子,难道他是长期吃了过期食品?”

  “过期食品产生的细菌或者霉菌,也是可以通过仪器检测出来的……”我叹了一口气。

  侯晓宇这下不满意了:“丁隐,我说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啊,之前我跟你说仪器好,你非说仵作手法好。现在我信了你那个什么仵作,你又跟我说啥啥啥都可以仪器测出来,你这个小孩子坏得很呀。”

  “喂!跟你说话呢。”

  侯晓宇还在那里叫,慕容清烟却嘘了一声:“你别打扰他,他重新去验尸了,肯定是刚刚遗漏了什么。”

  “验尸?验尸就用一双手在死者下面摸来摸去?清烟,你这找来的小学生会不会有点太变态了。”

  “你说对了。”我抬起头。

  “什么,你真是个变态?”侯晓宇看向我道。

  我摇摇头,摘下手套道:“不,我是说你前面的那句话说对了。”

  侯晓宇好奇得问我:“哪句话?”

  “死者确实有阳痿早泄的特征。”我答道。

  慕容清烟也看了过来,问我这个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不大,但也不小。”我笑了笑,胸有成竹得说道:“我想我大概知道死者是怎么中毒的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