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对手

  我不知道白月光这是怎么了,只知道等她走过来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缓和许多:“我以为你动了我的东西,怪我没提前叮嘱你,我这个人很讨厌别人动我的东西。”

  “哦!我的错我的错。”

  我赶紧将那本洗冤集录跟报纸都放了回去,然而就在这时我注意到,那本洗冤集录好像有点奇怪,它并非市面上流传的大众版本,反倒有点像师傅传给我的《洗冤集录真本》!

  可是不等我细看,白月光将把东西抢了回去。

  而且她就好像特别怕再被乱动一样,不仅放进了床头的抽屉里,居然还转动钥匙,给锁上了。

  如此举动让我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偷。

  巨大的失落再次如潮水般席卷过来,白月光却对我笑了:“我只是比较在意自己的东西,不小心吓到你了?”

  她的脸是笑着的,笑意却未达眼底。

  我感觉我们今晚敞开心扉贴近的距离,被她一下子推得好远,可是为什么,她都这样对我了,我都能骗自己,她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感觉突然变得好奇怪,似乎不像自己了。

  白月光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坐到了床上,开始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父母是法医,从小就希望我跟哥哥继承他们的衣钵,可是我不喜欢法医,我喜欢唱歌。”

  “哥哥很疼我,他发誓会成为第一,成为当代的第一,成为父母心里的第一!至于妹妹,喜欢什么就去做好了,一切有做哥哥的承担。”

  “这是哥哥向爸妈的承诺,只要他做到了,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得做自己喜欢的事,为了我,他拼了命的往前。”

  白月光的眼睛湿-润了,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让我心都快要碎了。

  她想笑,可是又一滴眼泪掉落下来。

  白月光告诉我:“哥哥已经努力了,可是哥哥当不了第一,因为宋阳永远都压着他一头,所以我也不得不拿起法医的书籍。”

  “爸妈说,哥哥不行,就只能我来试试看了,结果证明我也不行,呵呵,宋阳真的太厉害了!”

  我用手帮白月光擦了擦眼泪,说道:“所以,你收集了那么多我师父的报纸?”

  “那是你师父吗?”白月光好像在问我,又好像不是。她的眼睛空洞洞的,就仿佛是在透过我的灵魂在看着另外一个人。

  我感觉白月光的眼神很奇怪,或许,她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吧。

  我说道:“我之前提到的宋阳就是这位公-安厅顾问,同名同姓,同一个人。”

  白月光扯了扯嘴角:“哦。”

  哦了一声后,白月光继续道:“你也不错啊,我感觉你的天赋甚至比当年的宋阳还要高,未来的你也许比宋阳更要厉害。”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白月光对我师父有种奇怪的敌意,难道就是因为师父太厉害了,所以逼得她不得不学法医吗?

  我说道:“你不也很厉害吗?你上次只第一眼就指出了我那招‘宋家绝学:割喉封穴’的不足,我想你哥哥一定很厉害吧,他是哪位大佬啊?”

  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想把话题带的愉快一点。

  白月光却朝我摇了摇头:“在一次意外中,哥哥去世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

  我着急道歉,白月光却将修长的手指压在了我的唇上:“不用道歉,什么都不用说,借我一下肩膀就好。”

  白月光静静得倚靠在我的肩膀,那一刻,我似乎能感觉她的压抑,她清冷面孔下波涛汹涌的感觉。

  我突然很心疼白月光。

  她说的没错,我们两个人真的很像,我想对白月光好,尽自己所能得对她好。

  我还想保护她。

  尽管现在的我刚满十五岁……

  可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的羽翼可以丰-满,足够保护每一个我想保护的人。

  白月光就这样倚靠在我的身边,狭小的房间,我能清楚得听到她浅浅的呼吸,她身上是一种水培植物特有的冷香,就好像高贵的水仙,冰山美人般耸立在那里,散发出生人勿进的冷感。

  她身上的香气神秘又醉人,跟饺子身上软甜的体-香是不同的。

  我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连时间过去了多久都不知道。

  但是白月光身上的香味勾得我痒痒的,尤其她柔-软的身子更是让我无限遐想,我已经在努力去压制了,却还是不由得想起未来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是我太过早熟了吗?

  为什么这么早就盘算起了未来的生活。

  我努力将自己的思维从白月光身上移开,去注意自己的脚下,却发现白月光右手的小拇指在不停晃动,那里心理极度不安的表现。

  我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那里,没想到那根小拇指就好像一个攻城的勇士般,碰到我的手指后,急急得将它作为战利品揽入了怀里。

  白月光的小拇指勾住我的手指,像是终于吃到了糖的小孩儿,终于不再躁动。

  我一点一点的移动自己的头,终于看到了白月光的侧颜。

  在梦中的她似乎忘记了一切,恬淡干净的睡颜就好像堕入凡间的仙女,那样美好,那样干净。

  我的心变得很满足,想这样看着她一辈子!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铃声,吵醒了白月光。

  白月光被惊醒的那一刻就好像是守夜的战士,一瞬间就回到了战斗的防备状态,她的眸子死死盯着我,像极了一头发怒的小兽。

  我笑着朝她扬了扬手机,表示是别人给我打的电话,不是我玩手机故意惊醒她的。

  白月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看向手机的来电显示,发现居然是慕容清烟打来的。

  我当着白月光的面摁下了接听键,下一秒,电话里就传来了慕容清烟富有磁性的嗓音:“丁隐,你这段时间在静川市吗?”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我问。

  慕容清烟听起来很是欣喜:“你真的在啊?”

  我嗯了一声,说今天刚回来,有事吗?

  慕容清烟有些难以启齿,我叫她不用客气,如果有什么自己可以帮到忙的地方,但说无妨。毕竟我这会回了学校,都还处于寒假,压根没课。

  虽然有课的时候,我也会偶尔翘一下。

  慕容清烟听上去很高兴:“你在哪儿,我们见面聊!这样我晚上顺便请你吃顿烧烤吧,就当宵夜了。”

  我老实得把自己现在的位置报给了她,告诉她自己在南江路的听雪酒吧。

  慕容清烟明显讶异了一声,但也没多问,让我乖乖得别动,她来骑车接我。

  挂完电话以后,白月光颇有深意得看了我一眼:“丁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异性缘还挺不错的啊。”

  我也不知道白月光这是什么意思,告诉她是之前破案的时候认识的,对方是静川市刑警。

  白月光对这些没兴趣,她懒懒得打了个哈欠,说道:“你一会出去时,顺便帮我把酒吧的门给带上,我就不送你了!”

  我点点头说了声好,让她晚上早点睡。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