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绝世好人

  今天的阳光很好,半个小时后我们就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圣莲小区。

  “看来,我们这次应该会很顺利。”坐在驾驶位的侯晓宇说道。

  我笑了笑,目光投向窗外,手掌向上,任由温暖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却听到慕容清烟解开安全带的声音:“走吧!”

  慕容清烟下车以后,我跟侯晓宇也纷纷下了车。

  之前慕容清烟就来过小区调查,再加上她有着傲人的美貌与身材,给这里的保安大叔留下了深刻印象。

  周扬家在二楼,在路过保安亭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被一个妇女的声音所吸引。

  “老张,我来拿菜。”

  “手机尾号报一下,看看你都买了些什么。”

  我顿下脚步,向保安亭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制服的老保安,正一边数着菜单,一边给一个抱着孩子的家庭妇女拿菜:“芹菜,西蓝花,洋葱……这一篮子有一半都是你的。”

  妇女不好意思的解释:“手机上买菜便宜,也省的大清早去菜市场了。”

  “丁隐?怎么了。”察觉到我的停顿,慕容清烟也停了下来。

  没等我开口,侯晓宇就催促了一声:“快点吧,就要到了。”

  我点了点头,追上他们的脚步。

  周扬家在二楼的走廊尽头,这里的光线很暗,只有楼梯口的窗户能透进来些许阳光,给人一种阴沉沉发霉的感觉。

  侯晓宇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这里的环境也太差了吧。”

  他拿出保温杯喝了一口,空气中弥漫着蒲公英的淡淡药香,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慕容清烟也开始憋笑,侯晓宇赶紧将保温盖旋紧,转移话题道:“好像就是这户,清烟姐你带了警官证,你去敲门。”

  “叫我清烟就行。”正如大部分女性都不愿意被同龄人叫老一样,慕容清烟也是如此。

  很快,慕容清烟就将警官证别在胸前,敲响了203的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性,资料上写她已经有四十了,但真人显得很年轻,打扮也比较时尚,与这栋又老又破的单元楼有种强烈的差异。

  在看到慕容清烟的第一眼,女人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随即便换上了一副亲切的笑容:“慕容警官啊,进来坐。”

  “咦,这两位是?”女人没想到还有其他人,有些不解。

  慕容清烟帮我们彼此做了下简单介绍:“丁隐,静川大学的学生,来警局实习的。”

  “侯晓宇,刚分配来的法医。”

  “这位是周扬的妻子段小丽。”

  段小丽伸出手跟我握了握,她的掌心有很多老茧,与她漂亮年轻的外表有些不太相称。

  慕容清烟跟她说明来意之后,段小丽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并告诉我们有什么疑惑,尽管问。

  只要是她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说罢,段小丽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

  尽管擦了眼影涂了粉,但我还是可以清楚得发现段小丽的眼睛哭肿过,眼窝深陷,面色憔悴。

  她的哀戚与悲伤并不是装出来的。

  慕容清烟看向我,我跟她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直接开始问了。

  “上一次来的时候,我就问了挺多问题,但这次我还是想重复一下。周太太,你丈夫平时在公司跟其他同事真的没有一丁点的恩怨吗?我听说最近公司好像在选业务主管,你丈夫晋升的概率最大,跟他一起食物中毒的两个同事,恰好还都是他的竞争对手……”

  段小丽听到这话,立马摇了摇头:“不会是他们的,他们跟阿扬都是好朋友,阿扬平时在公司一直勤勤恳恳,跟所有人处的都不错。再说,他们两个不也食物中毒了吗?只是……”

  说到这里,段小丽忍不住啜泣了两声。

  慕容清烟正色道:“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这是我们的职责,恳请周太太谅解。”

  段小丽吸了吸鼻子道:“蒋大力是阿扬的前辈,也是他把阿扬领进公司的,他是完完全全把阿扬当亲弟弟对待;至于另一个叶擎,他是公司老总的侄子,如果想当主管的话,比阿扬有希望多了,进公司就是为了历练,根本不可能害人。”

  末了,段小丽还低声补充一句:“人家是富二代,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缺,哪像我们啊,勤勤恳恳,呵。”

  段小丽对叶擎的嫉妒之情溢于言表。

  慕容清烟望向我,我朝她摇了摇头,正如段小丽所说,像叶擎这种伸手就能够到蛋糕的人,是不会为了一个位置动杀机的。

  慕容清烟继续问她,周扬有没有跟邻居结怨?

  段小丽摇头。

  慕容清烟又问,周扬有没有跟客户发生过什么矛盾,最近的冲突,或者一年前,半年前都行。

  段小丽依旧是摇头:“阿扬脾气好是出了名的,一般能忍就忍过去了,晚上回来也从不抱怨什么,从未听过他跟谁结仇。”

  这时,侯晓宇插了一句嘴:“怎么你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你们俩关系真有那么好吗?”

  听到这话的段小丽,赫然抬起了头。

  可我却并未在她的眼神中读到任何愤怒,她说道:“我跟阿扬感情很好,小区的人都知道啊,阿扬对我一直很体贴,永远都是让着我的。”

  侯晓宇嘀咕了一句:“不吵架就算感情好吗?切。”

  慕容清烟瞪了他一眼,让侯晓宇别乱说话了。

  段小丽很受伤,我恰如其分得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随即问道:“周扬的身体怎么样?我看他好像很瘦。”

  段小丽点点头回答:“阿扬身体挺好的,就是工作压力比较大,要经常抽烟。”

  我笑道:“也喝酒吧?”

  段小丽嗯了一声:“应酬嘛,男人应酬没酒怎么行。”

  这时侯晓宇也插嘴进来了:“是不是也经常熬夜,我看他掉头发还挺严重的。”

  段小丽回答道:“毕竟是干销售的,掉头发基本都是常事儿,不过这个跟案情有关吗?”

  侯晓宇又想插嘴,我赶紧拦下,敏锐的问:“没什么关系,就是看到茶几下有盒开封的肠炎宁,想问问你丈夫肠胃是不是不大好。”

  “啊,这个……这个是我吃的,最近肚子不太舒服。”段小丽将茶几下面的药罐子一把收了起来。

  不过我清楚得从里面看到了感冒药的盒子!

  我朝慕容清烟使了下眼色,让她赶紧再问几个平常的问题,随着慕容清烟的开口,段小丽的脸色渐渐放松。

  就在她放松到极限的时候,我突然蹦出一个问题:“对了周太太,听说你们的女儿在国外留学?费用不小吧。”

  “国外留学可花钱了。”作为留学生的侯晓宇相当有发言权。

  段小丽的眉目中露出一丝慌张,却依然回答了我的话:“哪个父母不为子女着想,阿扬拼死拼活的跑业绩都是为了我们。”

  “对了警察同志,阿扬的死因不是食物中毒吗?你们刚才一直问我阿扬有没有跟人起过冲突,难道阿扬是被谁害死的?”段小丽反客为主得道。

  慕容清烟赶紧摇头,表示自己只是例行公事问一些问题:“您也说了,周扬是个好人,我们总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我本来还想去厨房看看,但眼下既然已经引起了段小丽的警觉,似乎不能再露出自己的尾巴。

  “哎呦,肚子有点疼,我能去下卫生间吗?”

  段小丽指了指一个方向,表示卫生间在那里。

  我赶紧站起来,往卫生间跑,一边跑还一边熟悉屋子布局。幸好厨房和卫生间是并排的,于是在没人注意的刹那,我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厨房之中!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