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 怪梦

  一听这话,慕容清烟跟侯晓宇齐刷刷得望了过来。

  我故作神秘得笑了笑,让他们也来猜猜看。

  侯晓宇有些急,催促我道:“现在不是卖关子的时候,快,我今天倒要看看周扬的真正死因!小小年纪吊胃口,也不怕长不高。”

  慕容清烟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丁隐这才多大,已经一米六五了,这搁古代都能娶妻生子了。”

  侯晓宇瘪了瘪嘴巴,气呼呼道:“清烟姐,你怎么老帮这个小孩儿说话,你忘了刘主任说的,同事之间要互帮互助。”

  慕容清烟没理他,转头看向我:“现在我们已经大致确定,死者是通过日常饮食中的毒,而且你又说了是慢性毒药,肯定不是什么细菌霉菌导致的,那会是什么原因呢?”

  此刻的慕容清烟长长的眼睫毛微微晃动,性感的薄唇咬住一点点,没有了骑机车时候的飒爽干练,却又横空多出一分鲜艳欲滴的妩媚。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迷人,其实女人也一样。

  我不再卖关子,而是拿起听骨木敲了敲尸体肝脏的位置:“当然是因为死者摄入的饮食对他的身体有害,索人性命的第一点,酒精摧毁了他的肝脏。”

  侯晓宇眼睛一亮,举一反三的说道:“熬夜催生了他的秃头。”

  慕容清烟瞪了他一眼:“喂,当着死者的面,说话尊重点!”

  然后继续道:“丁隐既然主要说了是饮食,那让他掉头发的应该除了熬夜,还有食物的作用吧?”

  我点点头:“他是元气被伤,才导致的毛囊细胞坏死,刚才我发现死者有阳痿的特征,内心的那个猜测愈发清晰起来。”

  “丁隐,你这是又在卖关子了吧?”慕容清烟咬住唇瓣,眯着眼打量我。

  我哈哈笑了两声:“因为我需要证明自己的猜测对不对!这样你这边走一下程序,明天我们去死者家里看看。”

  “这个没问题。”慕容清烟说道:“不过到了明天,你可别说一半,藏一半了……”

  我嗯了一声,回答道:“放心吧。”

  侯晓宇突然举起手来,大喊道:“明天我也要去!”

  慕容清烟上下打量了一眼,问:“你去干嘛?带着你的仪器在死者家里里里外外得扫描一遍?”

  侯晓宇尴尬得挠挠头:“我这不也是想查案吗?”

  我感觉侯晓宇也不是坏人,不想慕容清烟因为我而针对他,于是主动道:“这样吧,侯法医明儿不还要去买蒲公英吗?顺带帮我捎点薄荷、苏合、丁香……”

  侯晓宇一边听一边拿小本本记下来。

  等说完以后,我打了个哈欠表示天色太晚,想要回宿舍休息。

  明天一早还得起床呢。

  “好,我送你。”慕容清烟跟着我出门,留下侯晓宇还在那里默念着一堆中药的名字。

  等我们进入走廊,侯晓宇终于回过味来,一声声焦急的辩解由门内传出:“我没有便秘!不是我,是我朋友!”

  我跟慕容清烟会信吗?当然是选择听不见了。

  走出警局,慕容清烟让我等一下,她去骑车过来。

  头顶一轮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清冷圣洁,不可亵渎的脸。

  也不知道这会她睡了没有。

  “丁隐,过来!”慕容清烟上扬的嗓音打断了我。

  我乖乖上车,却听到慕容清烟让我抓紧。

  回到宿舍以后,我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出现了一个长相绝美的男人。

  他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腿一瘸一拐,像是被子弹击中,就这样艰难的爬上了天台。然而天台上已无退路,落下必定粉身碎骨。

  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接近,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察将他团团包围。

  “犯罪嫌疑人听着,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警-察们呵斥。

  这时,一个唐装男子从警-察堆里走出来,向受伤男人伸出希望之手:“跟我走吧,你的人生还很长。”

  望着唐装男子那怜悯的眼神,男人猖狂的笑了:“痴心妄想,今日是我输了,但你也没有赢!”

  “姓宋的,你是不会有善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一把甩开面前的手,毅然从楼上跳下去,唐装男子瞪大了眼睛想去抓,却是晚了一步。

  “师父!”

  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捂着胸口,感觉有些钝钝的疼,就好像梦中跳楼的那个人是我一样。

  耳边手机铃声还响个不停,我还以为是自己睡过头,被慕容清烟催了,结果拿过来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电话。

  担心有急事,我还是接了。

  “小隐吗?”那头居然是小桃姐姐甜甜的声音。

  我赶紧应了一声,乖巧得喊道:“师娘,我好想你呀。”

  “想我,那就早点过来跟师娘一起过年呀,不过你要是想多在老家待几天,也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这几天吃的什么,睡得好不好?”

  电话那头小桃姐姐的声音还是甜甜的,夹杂着对我的关心。

  我违心得回答:“吃得挺好的,睡得也好,这边的邻居对我也特别好,知道我回来,还特地送了我一副对联跟福字。”

  小桃姐姐长舒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我叫她不要担心我,办完手里的事儿,有时间的话一定回那边看看。

  小桃姐姐嗯了一声,说道:“行,你师父也怪想你的,这几天老是念叨你。”

  心头泛起一丝酸涩,我硬着头皮答了一声:好。

  挂断电话以后,我忍不住靠在了床头,师父不是一直在生我的气吗?为什么会念叨我,可没他的帮忙,小桃姐姐应该不知道我手机号的。

  就在这个时候,慕容清烟又发来了信息,问我起床没有。

  我赶紧回了一条微信,表示半小时后学校门口见。

  这一次不是慕容清烟骑的机车,是侯晓宇当的司机,开的一辆玛萨拉蒂,还是粉的。

  看来这个侯晓宇还有一颗公主心啊。

  “丁隐,这里!”慕容清烟从副驾驶位置朝我招了招手。

  我小跑过去,麻溜上车。

  座位上还有一个大黑塑料袋,被塞得满满当当,跟人形差不多。得亏侯晓宇是警-察,不然我都得报案了。

  侯晓宇透过后视镜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神:“不是你让我帮你买的草药吗?怎么睡一晚上就忘记了。”

  我是让他买,但我没让他买那么多啊。

  看着这么一大黑袋子,我都怀疑他是把整个药店的存货都给包下来了。

  “怎么样,蒲公英泡水效果不错吧?我看你今天脸色蛮好的。“通过后视镜,我观察着侯晓宇嘴唇的颜色跟下巴光泽度。

  侯晓宇忍不住翘-起了嘴角,显然是心情很好的模样。

  下一秒却故意推卸掉:“都说了是我朋友,怎么每次都问我。”

  “哦,我又不认识你朋友,当然得问你唠。”我努力憋着笑说道。

  副驾驶的慕容清烟也假模假样得往外看风景,嘴角却也有些控制不住的上扬!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