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外遇

  我让老保安说得再详细一点,比如那个男的长什么样子,当时是几点跟段小丽回的家,又待了多长时间。

  老保安抓耳挠腮,想了好久才回答道:“过去有几天了,反正我是记得大晚上一起进的门,具体时间的话,不记得了。”

  侯晓宇忍不住看向慕容清烟,小声嘀咕:“一个男人大半夜送女人回家,我才不信没鬼呢。”

  老保安虽然年纪大,耳朵却很好使,他听到了这句话,帮忙做了一句解释:“周扬夫妻感情蛮好的,我寻思着,那男的可能是小丽的表亲什么的,哪有丈夫刚去世就出轨的。”

  “什么表亲,我没听说小丽有啥亲戚啊。”这时有个老妇女过来拿菜,听到我们的话插了一句嘴。

  慕容清烟挂上友善的笑容,喊了一句大婶,您跟段小丽挺熟吗?

  大婶上下打量了慕容清烟一眼,不知道要不要接话。

  我赶紧甜甜得喊了一句:“阿姨你好漂亮呀,你也认识段小丽?”

  显然任何年龄段的女性都对夸奖没有抵抗力,大婶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夸我嘴巴真甜,要不要吃零食。

  我摇了摇头,笑着回答:“零食就不用了,漂亮阿姨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儿。”

  “我知道你要问啥,小丽这孩子挺乖的,周扬也特别疼老婆,不过老张刚才说的那件事吧……”

  看到大婶欲言又止的表情,直觉告诉我这里面有蹊跷!

  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一半,大婶话锋一转问我们是从哪来的,打听这个干啥。

  慕容清烟跟我对视了一眼,不动声色得亮了一下自己的警官证,咳嗽一声表明了自己身份。

  “原来是警察同志,那我可就说了。”大婶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才愿意告诉我们内情。

  “我就住在小丽家隔壁,出去倒垃圾的时候,正好看到小丽带那个男的进门。当时呢,我也没太放在心上,但是大半夜就听到小丽家传来噼里啪啦的吵架声,好像挺不正常的。”

  吵架了?

  我内心咯噔一声,侯晓宇也朝我捅了捅胳膊肘,好像在说,看吧,我猜的没错。这个段小丽绝对有问题。

  “那您怎么没报警?”侯晓宇问。

  大婶回答道:“报警?难道你们的意思是,周扬的死真的跟小丽有关?可是不应该呀,那男的虽然不是小丽亲戚,但好像是哪家医院的医生,应该不会乱搞男女关系。”

  “对了,我后来还真在哪里见到过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应该是医生没错。”大婶突然想起什么,赶紧补充了一句。

  慕容清烟问大婶是哪家医院。

  大婶挠了挠头,回答道:“应该是市医院,不过哪个科室我不知道,因为我就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的话,会不会认错人了?”为了以防万一,侯晓宇确认了一遍。

  结果大婶还真怀疑上自己了,无法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

  “对了,我要赶紧去准备中午饭,一会还得去接小宝放学呢。”大婶着急想走。

  我跟慕容清烟对视了一眼,又问了大婶几个问题,这才放她离开。

  侯晓宇说道:“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个段小丽可疑了,你们觉得呢?”

  慕容清烟皱起了眉头,她之前亲眼见到,认领尸体的时候段小丽痛哭流涕的模样,那种仿佛世界崩塌的情感,让她根本没想过要怀疑段小丽。

  可如今看来,这个女人背后的秘密正在渐渐浮出水面!

  慕容清烟吩咐道:“这样,晓宇,你来查一下小区的监控,看能不能找到当初跟段小丽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如果对方真的是医生呢?”侯晓宇问。

  我笑了一声,回答:“如果真是医生,那不是更可疑?”

  侯晓宇诧异得看向我,指着我说道:“难道你的意思是?”

  我没接着他的话茬说下去,而是让他先去查一下监控,随即又看向慕容清烟:“还有,周扬的女儿必须要让刑警队迅速去查!父亲死了,到底是有什么天大的事不回来,这或许就是一个突破口。”

  慕容清烟点了点头,继续道:“还有社区买菜的记录,平台应该很好沟通,我马上联系。”

  我嗯了一声,觉得顺着这三条线索查下去,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

  侯晓宇跟着老保安离开以后,慕容清烟问我:“那咱们现在去哪儿?我已经发信息给同事,让同事联系社区平台调取段小丽的买菜记录了,有消息第一时间发给我。”

  “周扬女儿那边也可以放心,刑警队已经出动了!”

  我想了一会,道:“去周扬公司看看吧,既然周扬工作这么拼,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公司,那也许还会有新的发现。”

  慕容清烟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道:“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好像真的不像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心思缜密,逻辑清楚,说是个经验丰富的刑侦老手也不为过。”

  慕容清烟直勾勾望着我的脸,想伸手摸-我,意识到不妥后还是收了回去。

  我苦笑一声:“别忘了,我是谁教出来的。我可以不行,但宋阳的徒弟绝对要行!”

  “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吗?”慕容清烟死死得盯着我的眼睛。

  我呼了一口气:“对呀,我必须强大,必须比同龄人,比更优秀的人强大,否则这条路我很难走下去。”

  “你这个表情,确实不像大人了。”慕容清烟笑着道。

  我也回了她一个微笑:“那就好。”

  慕容清烟却说道:“因为像个老头,哈哈。”

  好在慕容清烟没再揶揄我,很快,我们就开车来到了周扬的公司。

  公司在写字楼的四层,占了整整一个平层,哪怕刚开年,工作岗位上基本都坐满了人,他们对着电脑埋头工作,好似一台台高速运转的机器。

  慕容清烟跟主管说明来意以后,主管就带我们到会议室等着了。

  没一会,之前跟周扬一起吃海鲜大餐中毒的两位同事就进来了,一个年纪比周扬大,头已经完全秃了,叫做蒋大力。另一个很年轻,神采飞扬的青年叫做叶擎。

  “你们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这么快就上岗了?”慕容清烟有些同情得说道。

  蒋大力摸了一把后颈,苦笑道:“工作嘛,没办法的,再说公司给了我一笔不小的慰问金,我总不能光拿钱不做事儿吧。”

  蒋大力很感激公司的做法,所以想用自己的劳动来回报公司。

  他看起来是个实诚人!

  叶擎风度翩翩,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蓝底褐纹领带彰显着他与众不同的气质,手上还戴着一块劳力士的腕表。正如段小丽所说,叶擎家境很好,根本不会为区区一个小岗位去动杀机。

  蒋大力知道我们是为什么事儿来的,连连叹了好几口气,说周扬是他领进门的,是个特别好相处的人,就是做事儿太拼了。

  “听说周扬女儿在国外留学?这件事你知道吗?”在蒋大力讲述他跟周扬之间的故事时,我冷不丁得插了一句嘴。

  蒋大力点点头,表示知道。

  “大概半年前吧,我听说了这件事,也是阿软留学以后,周扬就越来越拼了,每天熬夜加班,应酬也是拼了命,有好几次还喝出了胃出血。我劝他收着点,他非说自己还年轻,不拼一把,都没什么机会了。”

  对此,叶擎也有话说:“对了,周扬那段时间掉头发好像也比较严重,不过这跟那顿海鲜大餐有关系吗?周扬的死因不是已经确定是食物中毒了吗?”

  慕容清烟嗯了一声,说确实已经确定了,但案子目前还有一些疑点,需要逐一排查。

  “什么疑点?”叶擎很是好奇。

  我含糊道:“也没啥疑点,就是流程上的手续要走一走。对了,蒋先生,你跟周扬关系这么好的话,应该经常在一起吃饭吧?”

  “这个小孩子也是警察?”蒋大力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照例好奇起我的身份来。

  我只得把之前跟段小丽说过的原话再重述一遍,蒋大力哦哦了两声,这才回答我的问题:“没错,我跟周扬的工位是靠一起的,我们俩都是在一起吃饭,有时候是带的媳妇儿做的饭,放微波炉热一热,有时候搭个伙点个外卖啥的。”

  “那你有没有发现周扬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问道。

  蒋大力皱起眉头,重复道:“奇怪的地方?没有啊,周扬饭量挺好的。”

  就在这时,叶擎突然插了一句嘴:“不对,周扬之前从来不吃公司的下午茶,可是后来每次都会拿一份西瓜跟香蕉。”

  “周扬身体不太好,补充维生素C嘛。”蒋大力很自然得回答。

  我说道:“补充维生素C,不是应该吃柠檬或者橙子吗?”

  叶擎说是啊,公司又不是没提供橙子,可周扬好像突然变得特别喜欢吃西瓜跟香蕉,但他之前是从来不吃的。

  “照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以前阿扬也不吃羊肉,可是后来有一段时间,他的便当顿顿都是羊肉……”蒋大力看向我,迟疑得开了口。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