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最毒妇人心

  慕容清烟正要开车带我回警局,我猛地打断她:“等等!”

  “怎么了丁隐?”慕容清烟看向我。

  我说道:“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想当面问一问段小丽。”

  慕容清烟好奇道:“什么问题?”

  “我想问一问,她是如何让周扬那么听她的话,在公司下午茶中专门选择吃香蕉加西瓜的。”我答道。

  慕容清烟说道:“很简单啊,周扬从未说过段小丽一句坏话,应该是特别信任她,所以他身边的人都觉得段小丽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好妻子,那么段小丽说什么,周扬自然会听了……”

  话说一半,慕容清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这个也有问题?”

  我面色凝重得点了点头,回答:“这两种水果一起吃会导致血糖升高,香蕉是不能跟西瓜这种瓜类同吃的,换了哈密瓜跟香瓜也是一样。”

  慕容清烟皱起眉头来,抱怨道:“这饮食里的门道也太多了。”

  我摇摇头:“其实一两次的食物相克并没有多大危害,因为人体有自己的解毒器官,只要不是致命毒药,食物相克产生的微量毒素是可以随着人体代谢一点点排出去的,关键就在于周扬长期大量的去吃有问题的饮食,各方面的脏器都遭到了重创,这才将毒素全部挤压在了五脏六腑。”

  “难怪你会使用宋家绝学:万毒归宗……”慕容清烟叹了口气。

  我被她的情绪传染,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食物相克确实可以杀人于无形,可是有谁能想到,自己珍爱的枕边人也会露出杀机!”

  慕容清烟一边开车,一边道:“可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就为了那两百万的保险金谋害自己的丈夫,值得吗?”

  “若是我,莫说几百万了,就算给我一座金山,我都不会伤害自己爱人的一根毫毛。”

  我苦笑一声:”对于你来说,那不过是区区的两百万,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是足以让自己一家人丰衣足食安逸过下半辈子的所有。”

  慕容清烟咬牙切齿得说道:“所以侯晓宇应该说对了一点,段小丽是有了外-遇,她是想拿着害死自己丈夫的保险金跟那个男的双宿双-飞!”

  “该死!我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此时的慕容清烟义愤填膺,不自觉加大了油门。

  这辆车是侯晓宇的,侯晓宇留在了圣莲小区调查监控,如果知道慕容清烟现在把他的玛莎拉蒂当机车开,不知道脸上的表情会是怎样的精彩。

  半个小时的风驰电掣,我们终于来到了圣莲小区的楼下。

  “上去逮人吧!”

  慕容清烟把袖子撸了起来,还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嘴里念叨着,亏我觉得你们夫妻情深,敢情居然真的是一起骗保案。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段小丽家门口,慕容清烟上去就哐哐得砸门,让段小丽出来。

  可没想到的是,砸了半个小时,段小丽也没任何回应。

  慕容清烟正想着破门而入,这时我们之前遇见的大婶从隔壁出来了。

  一开始她还想骂我们扰民,在看到我们的那一刻,脏话立马收回,问我们怎么又回来了?

  我没敢把真实意图告诉大婶,毕竟现在的怀疑也只是猜测,不能当做完整的证据链。

  慕容清烟面色很冷,也顾不上跟大婶解释原因,直接问她段小丽怎么一直不出来。

  大婶说段小丽出去了,估计得晚上才能回来。

  “这个坏女人!”慕容清烟气呼呼得跺了一下地。

  大婶一脸好奇得望着我们,似乎是在猜测我们找段小丽有什么事儿。

  我赶紧拉了慕容清烟一把,低声跟她说:“还是给侯晓宇打个电话,问他那边进展怎么样,之后一起回警局吧。”

  慕容清烟点了下头。

  我们一边打电话一边往楼下走,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什么,你已经回去了?”慕容清烟突然拔高了声音。

  那头的侯晓宇回答:“对啊,我这边找到监控,拿到那个男人详细的车牌号就回去调查了,看户主是谁。”

  慕容清烟很不爽,问侯晓宇怎么回去的,为什么没跟她说一声。

  侯晓宇回答道:“打车啊!还有,我这好不容易有进展,一时兴奋忘记通知你了。清烟,你那边怎么样,查到新线索没有?”

  我们算是被侯晓宇打败了,只能先回警局再说。

  回到警局以后,侯晓宇那边已经拿到男人的具体信息了,对方居然真的是医生,而且还是专门针对血液科的。

  “陈不虞,34岁,现任市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这个人还有国外留学研究的经历,专攻疑难病症。”

  慕容清烟冷笑了一声:“我管他是什么医生,呵,我就不相信段小丽一个普通家庭妇女懂得什么食物相克害人的手法,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指点!”

  “医生是最懂这些的。”说完以后,慕容清烟还恨恨补充了一句。

  我说道:“中医应该懂所谓的食物相克相补,西医可能没这个说处,但是像胡萝卜素跟酒精作用会产生促氧化物,菠菜跟豆腐同食极易产生草酸钙,这个涉及到了化学一类,西医应该都知道。”

  “你可真是什么都懂。”听了我的话,侯晓宇发出由衷的感慨。

  这下侯晓宇可真不敢小瞧我了,朝我竖起大拇指。

  我说道:“这其实是我从自己的一个好朋友那里知道的。”

  钟子柒是罕见的化学鬼才,曾经在国际比赛上获得过金牌,有次跟我炫耀的时候,告诉了我不少冷知识,没想到,我居然在这个案子上用到了。

  果然只要不停得学习,像个海绵一样吸收知识,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既然知道了这个陈不虞的下落,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出发吧。”慕容清烟是个急性子,尽管现在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但她还是秉着抓紧破案的念头,打算第一时间杀到市医院。

  我跟侯晓宇都表示没问题。

  当然慕容清烟也没忘记段小丽,她已经给圣莲小区那边打了招呼,让那边留意段小丽的下落,及时报警。

  侯晓宇再一次充当起我跟慕容清烟的司机,骚粉色的玛莎拉蒂开到哪儿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慕容清烟忍不住说了一句招摇。

  侯晓宇却说:“你懂什么,这样别人才不会把我们往警-察身上想,看咱们来一招瓮中捉鳖!”

  我们一路开到了医院,向前台打听了陈不虞的办公室。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居然会在这里看到段小丽。

  段小丽走在我们前面,提着保温桶上楼。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个段小丽外-遇也就算了,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来给情-夫送饭?”侯晓宇咬紧牙关,暗暗吐槽。

  慕容清烟也不自觉得握紧了拳头,这个时候我却有点心虚了。

  因为如果真的是外-遇的话,他们敢如此明目张胆吗?

  可当我们一直跟着段小丽,的的确确亲眼看到段小丽进入了陈不虞的办公室,一切似乎都变得明朗起来。

  身为医生的陈不虞教会了段小丽食物相克的法子,杀人于无形,而段小丽则打算拿着周扬身故的死亡保险金来跟陈不虞双宿双-飞。

  耳边响起了侯晓宇的叹息:“青蛇竹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