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谜一样的女子

  厨房收拾得很整洁,刀具跟砧板也很干净,看得出会定期消毒或者更换。

  我又将视线投向一旁的冰箱,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放置一些可疑的食材,却不想,冰箱打开,里面居然空无一物。

  蔬菜、水果,牛奶什么都没有。

  难道这冰箱买回来就是当摆设的吗?

  我凑近闻了闻,闭上眼睛,试图通过自己的鼻子来嗅出一些可疑的东西。

  然而就在这时,我清楚得听到客厅的慕容清烟拔高了声音:“啊,这样啊,周扬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好丈夫。”

  我赶紧停下动作,偷摸摸得溜进了厕所,迅速按下冲水键,洗了个手才出来。

  出来的时候,正好跟刚过来的段小丽撞上。

  段小丽拨了拨头发:“最近我肚子不太好,不好意思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在段小丽进去以后,赶紧回到了客厅。

  慕容清烟伸长脖子,在看到我的一刹那,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可吓死我了,怎么样,没被发现吧?”

  “没有。”我一屁股坐在她身边说道。

  慕容清烟又问我在厨房发现了什么,这会侯晓宇又插嘴:“厨房?丁隐不是从厕所出来的吗?”

  我嘘了一声,回答道:“一会再说!”

  随即我将视线移向茶几下的抽屉,里面有很多药,感冒药,止痛药,肠胃的药,还有一些维生素C。

  慕容清烟跟侯晓宇也注意到了,二人通通望向了我。

  不待我解释什么,段小丽也从洗手间里出来了,我赶紧关上抽屉,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等我们又随便问出几个问题后,就打算离开了。

  “你们不再多坐会儿?”段小丽说道。

  慕容清烟摆摆手:“不了,警局还有公务。”

  段小丽点了下头,她张开嘴想问什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收了回去,让我们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她。

  我们答了一声好,紧接着就离开了。

  出去以后,慕容清烟跟我说道:“段小丽刚才那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像是要问什么东西。”

  我回答道:“应该是想问案件进展吧,毕竟如果警方不出具一份证明,保险金是拿不到的。但是直接问的话,又显得她太心急,所以才会突然闭嘴。”

  这回侯晓宇变得很聪明,他直接问我:“那你的意思是,这个段小丽很有嫌疑?”

  我没正面回答,只是表示段小丽身上确实有诸多疑点。

  慕容清烟问我到底在厨房发现了什么。

  我老实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描述了一遍,餐具干净,厨房整洁,冰箱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慕容清烟有些不可置信。

  我说道:“没错,正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才说她可疑!就比如罪犯在犯罪以后,都会将现场清理干净。正常人的厨房就算收拾得很干净整洁,也不至于冰箱空荡荡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冰箱被刻意清空了,而这也跟我之前怀疑的周扬饮食有问题所对应上了。”

  “还有,你们还记得段小丽匆匆忙忙塞回抽屉的那些药吗?”

  慕容清烟说记得,侯晓宇问二者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周扬的身体跟药物没关系吗?”

  我解释道:“是没关系,但是我们却可以通过那些药来揣测一下周扬的身体状况。”

  侯晓宇抓了抓后脑勺:“可那些药对应的都是很普通的病症啊,比如感冒,谁不感冒啊,这有问题吗?”

  我解释道:“有的人很容易感冒,有的人一年到头都感冒不了几次,除了体质问题,最关键的就是抵抗力!抵抗力越差的人越容易生病。那里又有一瓶维生素C,是专门提高抵抗力的。当然,最重要的是段小丽的反应,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当时我在说到药的时候,段小丽显得很慌张,把所有药都收起来了。”

  慕容清烟立马明白过来:“如果心里没鬼,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种举动,正是因为她联想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这么过激。”

  “我就说呢,真夫妻哪有一年到头都不吵架的,就跟我老爸老妈一样,那干起仗来噼里啪啦,但是到了晚上就你侬我侬,啧啧,辣眼睛!”

  侯晓宇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摇摇头回答道:“不过,我感觉段小丽跟周扬的感情应该是真的,她哭了很多次,眼睛都肿了,应该不是虚情假意。”

  “那她打扮那么漂亮干嘛?”侯晓宇很疑惑。

  按理说周扬的家庭条件不算好,又有个出国留学的女儿,段小丽不应该省吃俭用吗?这么大年纪了还化妆,就跟要出去干嘛一样。

  慕容清烟朝侯晓宇挥了挥拳头,道:“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打扮怎么了,我到了那个年纪,我也会打扮。”

  “晓宇说的对。”我突然插了一句嘴。

  慕容清烟诧异得望了过来:“丁隐,你也这么想?”

  我摇摇头:“不是,我的意思是,在提到女儿的时候,段小丽的表情也有点问题。回头查一下,她女儿在哪个国家留学,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女儿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

  “对啊,而且现在是春节,她确实应该要在家的。”慕容清烟一点就通,表示立马叫刑警队查一下。

  很快,我们就到了楼下。

  老保安认识慕容清烟,隔老远就跟她打招呼。

  慕容清烟笑着点了点头,到了跟前,老保安塞了一个吸吸冻给我:“哎呦,这小娃子长得可真俊。”

  说罢,他又问慕容清烟案子结了吗?

  慕容清烟摇摇头,问老保安:“对了张叔,上次我让您帮我打听一下,203的夫妻关系,你帮我问了吗?”

  “张叔办事儿,你放心。”老保安拍了拍胸脯,说他在二楼住户拿菜的时候,特意向她们打听了一圈。

  周扬邻居都说周扬跟段小丽关系好,一年到头都没见他们吵过几回。

  “那男的可知道心疼媳妇儿了,谁知道,不长命啊。”老保安叹了口气。

  我问他:“真的一次架都没吵过?”

  老保安说没有。

  我又问道:“那段小丽最近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我看她好像专门打扮过,是要出门吗?”

  老保安如梦初醒,身体立马站直了:“你这么问的话,我还真想起来了!小丽这段时间天天早出晚归,有时候搁我这里的菜都能忘了,得第二天才能拿。打扮的话,是比以前注意了,不过我一个老头,也不好意思天天往人脸上瞅啊。”

  “老公死了,还打扮,这该不会是有外遇吧?”侯晓宇也是压根没把老保安当外人,直接当着人家的面就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慕容清烟瞪了他一眼,发现老头一副八卦的表情,似乎这事儿还真有可能。

  我赶紧转移话题,问老保安:“段小丽也是在你这边拿菜?”

  老保安回答道:“是啊,手机上买菜便宜,还方便,你们回头也可以下个软件,在社区拿就行。”

  我给慕容清烟使了个眼色,她立马朝老保安说道:“那你这边能不能提供一下段小丽拿菜的单子。”

  “当天的单子我这里都有。”说罢,老保安从桌子里抽出了一张纸。

  我问他有没有之前的?

  老保安表示之前的单子,住户提货以后,他就给扔了。

  “这样吧,你们直接联系社区买菜,那边都有记录。”老住户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的一个app说道。

  慕容清烟点了下头,朝老保安说了声谢谢。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保安突然想起了什么,朝我们大喊:“对了,我想起来了,有天傍晚我看到了一个开奔驰的送段小丽回家,还跟她进去了。”

  听到这话,侯晓宇眼睛一下就亮了,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猜想完全正确!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