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道门老九

  我不知道师父口中的那个人是谁,但我相信师父。

  当我把师父的话告诉慕容清烟之后,慕容清烟立刻转忧为喜:“你说什么,宋顾问说的?那我就放心了。”

  我知道在慕容清烟心中,师父就是神,神能超越一切,也能主宰一切。

  “这样,我现在就开车送你去那家咖啡厅!”慕容清烟拉着我就要下楼。

  这让一旁的侯晓宇一脸问号,他说什么师父什么宋顾问,谁啊。

  慕容清烟回了他一句:“你连宋顾问都不知道,呵,难怪你之前会对丁隐那个态度!回头问问刘法医,你心里就有谱了。”

  “不行,我也要去。”侯晓宇一听这话,立马表明立场。

  生怕慕容清烟拒绝,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你们俩不正好缺个司机吗?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慕容清烟表示自己会开车。

  “可是你把我的车开走了,我怎么办?”侯晓宇说道。

  慕容清烟上下扫了他一眼,回答道:“打车啊,你之前不就是自己打车回的警局吗?好啦,别耽误时间了,差三个半小时到三点,我得赶紧送丁隐过去了。”

  “姐,你也知道还有三个半小时啊。”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这会就过去,未免也太早了。

  慕容清烟却说:“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们不得早点准备啊,再说了,早到不是给人家留下好印象吗?”

  我提醒她:“我师父不来,是师父的朋友来。”

  慕容清烟巧笑倩兮:“那不也一样吗?宋顾问介绍的人肯定也是神,好啦好啦,咱们赶紧出发吧。”

  侯晓宇在旁边扯了扯嘴角,嘀咕了一句:“我就说你为啥对这小毛孩子这么好,敢情是爱屋及乌。”

  不过我们三个人下楼以后,慕容清烟还是先带我们去吃了一顿饭,吃完饭慕容清烟专门在卫生间补了二十分钟妆,这让我们大为吃惊。

  这搞得也太隆重了吧?

  侯晓宇死活不愿意回去,我们只能一起前往小鹿咖啡厅。

  可是路上的时候,慕容清烟那边接了个电话,事情比较紧急,所以在将我送到小鹿咖啡厅以后,就匆匆忙忙得离开了。

  “对了,如果对方是你师父的好朋友,记得一定帮我要个签名照!”

  此时的慕容清烟还真有点小迷妹的样子,完全不像之前那个酷飒的帅帅女警。

  这个时候也才一点钟。

  那家小鹿咖啡厅很特别,名字旁边还画着一只鸟,鸟儿落在小鹿的头上,明明是很奇怪的画面,却莫得生出一种温情脉脉的感觉。

  而且这家咖啡厅的休息时间也很特别,居然是每逢周一关门休息。

  我推门而入,里面的服务员都穿着熊本熊的T恤衫,角落里有个穿着古朴道服的男人,正在对着笔记本电脑,绞尽脑汁得敲着字。

  奇怪的是,他的胸前就别着一朵绒樱花。

  这就是师父让我找的男人吗?可不是说好三点见面的吗?

  我点了一杯焦糖拿铁,特意坐在了那个奇怪男人的对面。

  男人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我的存在,噼里啪啦得敲着键盘,我以为他是在打游戏,观察了好一阵子,才发现他居然是在写小说。

  在我的印象中,写小说的人应该比较偏向宅男的风格。

  可眼前这个男人却意外的帅气,俊朗的脸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增添了点人畜无害的感觉,可偏偏他的唇很薄,目光深邃,带着点神秘独特的气质。

  许是我的目光太多热烈,那男人猛地扫了过来,冷漠的眼神不带一丝温度。

  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

  这杀气甚至比星辰叔叔要强烈百倍。

  这让我不自觉得靠在了椅背上,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疏离冷漠的眼神立马改变,嘴角噙出一副温和的笑容。

  “喂?”男人刚应了一声。

  那边就响起了一串噼里啪啦的催促:“我说,道门老九,你上个月,不,上上个月的稿子还没交吧?哥,我就想问,咱有声小说还上不上了?已经有十几个读者在公司门口拉横幅要声讨你了。”

  什么?

  这位帅哥居然是传说中的道门老九?

  我的眼睛立马瞪圆,震惊得望向对方。

  男人显然没料到居然会是催稿电话,嘀咕了一声:“咦,你电话不是这个啊。”

  对方冷哼一声回答:“拜托,我俩手机号都被你拖进黑名单了,我不得借我老婆的手机号给你打啊。”

  男人知道是催稿,打算挂断电话,那头却早有准备:“你再这样,我把你手机号卖你读者了,让他们来催。”

  “别。”男人赶紧打断道:“我这不是灵感枯竭,找不到凶杀案写了吗?”

  “那你什么时候交稿?”

  “很快,我朋友说下午三点过来给我送素材,奇怪,这里信号怎么那么差,啊,完全听不到了,嘟……嘟……嘟。”

  道门老九把手机越拿越远,最后直接挂断。

  我双眼放光得注视着对面,敢情师父说的人就是道门老九。

  道门老九打量了我一眼,问道:“小朋友,你谁啊。”

  “素材!啊不对,我叫丁隐,是师父宋阳让我来的。”

  道门老九露出欣喜的神色,他摘掉眼镜道:“哦,我的素材来了啊。”

  得,敢情不管介绍不介绍,在他眼里,我就是个素材。

  我将食物中毒案的来龙去脉跟道门老九仔仔细细说了一遍,道门老九点了点头,道:“没错,是个好素材。”

  “那我怎么办呢?周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两百万的保险金,如果没有那笔钱,我怕软软会支撑不下去,这笔钱关系到两条人命呀。”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道门老九打量着我道:“你是宋阳的徒弟,自然不能无视司法,有时候司法跟人情确实不能两全。但你要记住,路不能走偏,走偏了一次,就会走偏第二次,最后就彻底走不回来了……”

  我看向道门老九:“你是说,让我不要隐瞒这个案子的真相。”

  道门老九点点头:“你虽然现在不是执法者,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成为执法者,坚持正义必须是你人生的信条。否则,以你的聪明程度,若是走偏,万劫不复!”

  “可是,周软软在病床上的疼痛,段小丽的下跪,还有周扬带着伟大的父爱慨然赴死,我真的……真的没办法当做没看见。”

  我咬着唇,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甚至对这个家庭的绝望感同身受。

  道门老九说道:“我只是让你坚守内心的正义而已,并没有说不管周软软啊。”

  “你是说?”我皱起眉头,有些不懂道门老九的意思。

  道门老九将笔记本电脑扣了下去,笑道:“一个小时之后我会在自己的微-博做一个捐款链接,号召我的朋友,读者为软软捐款,相信我,会竭尽所能。”

  对啊,这样一来,正义跟仁慈都会兼顾。

  我喜出望外得看向道门老九,道门老九好似知道我要说什么,他告诉我:“法不容情,人却有情,你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天才,我很期待你未来的表现。”

  难怪师父会这样相信道门老九,他确实三言两语就解决了我的困境。

  这时道门老九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一块羊脂白玉牌,说道:“初次见面,没准备什么礼物,这块跟随了我十多年的无事牌送给你,希望今后的你温润如玉,永远善良。”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呢。”我有些怀疑道门老九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就送这这么大的礼,见的人多了会不会变穷。

  道门老九却直接将玉牌塞进了我手心:“小子,我是喜欢你,才送你,或许关键时刻,他能保你一命也说不定。”

  “好了,素材找到了,我要回去专心写小说了。”

  道门老九站起身让我放心,周软软这件事,他管了,并且让我以后有什么疑惑的地方都可以找他。

  “今天很高兴,因为又多了一位朋友。”他情不自禁的伸了个懒腰。

  我也觉得跟道门老九有些投缘,忍不住问:“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奇怪的是,如此简单的问题却让道门老九伸懒腰的背影赫然一顿。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他才开口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连自己都快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叫我张九麟吧。”

  说完他又恢复了那幅懒散的模样,打了个响指,顿时桌子下冒出了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那居然是一只很漂亮的白色小狐狸。

  小狐狸乖巧的跳上了道门老九的肩头,随着他渐行渐远。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