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少年班立威

  万万没想到,师父递给我的那张纸,居然是静川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当时我的心情既是惊讶,又是恐惧。

  惊讶的是现在的我才刚满十四岁,怎么跑去念大学了?

  恐惧的是,师父是不是想要把我给撵走?

  我急了,一把抓住了宋阳的衣角喊道:“师父!我的本事还没学全,不想离开您。”

  宋阳弯下腰,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肃穆的面孔里难得露出了一丝温情:“小家伙,你很聪明,师父能教的都教了,静川大学的法医科目号称国内第一,你现在需要的是掌握西方法医学本领,只有中西结合,方能立于不败之地!希望等再见面时,你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医。”

  原来师父并不是要抛弃我,而是想让我继续成长。

  只有真正强大的我,才可以对决江北残刀!

  转眼间,就到了开学的日子,黄小桃为我做了最后一顿早餐,宋阳则将我送上高铁,让我一个人去学校报道。

  静川大学是一座人文气息特别浓郁的大学,天空蓝的像漫画里的世界,到处都是粉色的樱花树,

  让我不禁向往起自己的新生活。

  兴许是我年纪太小了,走在路上立马吸引了无数师兄师姐的注意力!

  甚至还有一位长得特别漂亮的长发大姐姐问我是不是走错路了?

  我确实不知道往哪里走,索性将录取通知书拿出来,开口问路。

  “哇。”结果那个大姐姐刚接过通知书就惊呆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小-弟弟,丁隐是你的名字吗?”

  我点头。

  她的双眼立马满是崇拜:“太神奇了,你居然被史上最难的少年班录取了……”

  似乎在她眼里,这个少年班是地狱一般的存在。

  最终,漂亮师姐把我领到了少年班的门口,临走前还捏了一把我的脸,笑眯眯得说了一句:“长得真可爱!记得加我微信喔。”

  我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的特401教室,心中愈发好奇起来!

  这间教室明明跟其他教室一般大,里面却只放了二十张桌子,还真是精英式教育。

  此刻人基本都到齐了,除了一个穿连衣裙,肤如白玉的姑娘在第一排静静地看书外,其他都聚在了最后一排。

  我不禁走了过去,发现最后一排的课桌上坐着一个胖子。

  满脸青春痘,正眉飞色舞的给其他同学讲着故事。

  “既然大家都是少年班的兄弟,那你们知不知道,在很早很早以前,静川大学曾经有一个恐怖传说:尸仙娘娘?”

  那胖子似乎特别喜欢吊人胃口,眼看大家都说不知道,这才慢吞吞得道:“相传,有一位红衣学姐吊死在了女生宿舍尽头的那个老厕所,变成了怨气冲天的厉鬼,从此老厕所变成了全校最灵验的地方!”

  “因为只要你在晚上十二点,举着一根白蜡烛,穿上红皮鞋,走进老厕所学姐上吊的那个蹲位许愿,喊着尸仙娘娘,尸仙娘娘,第二天你的愿望就会实现。”

  “那要是蜡烛灭了呢?”有人问道。

  胖子压低了声音,阴森森得笑道:“要是蜡烛灭了,你就会听到隔间外传来砰砰砰的拍门声,然后……”

  有个姑娘咽了口唾沫,有些害怕得问道:“真的假的?”

  那胖子立马拍胸脯保证:“当然是真的,曾经有一位老保安还亲眼见过尸仙娘娘的真面目!当时他正在楼下巡逻,突然听到天花板上传来咔哒,咔哒的皮鞋声。那老保安还以为是男同学跑进女生宿舍偷窥,拿着手电筒就上去逮人,结果正好撞见有个绑着双马尾的小姑娘从那间废弃的厕所里出来。”

  “姑娘踩着一双崭新的红皮鞋,红的像血一样,校服却是浅蓝色的老校服。那老保安心想不对劲呀,这个姑娘他怎么从未见过,难道是校外人员?于是正义感使然,让他吼了那小姑娘一句。”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胖子又开始卖关子。

  周遭静悄悄的,同学们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忽然间,就在大家的神经都崩成一根线的时候,胖子尖叫道:“结果……那小姑娘回了头,她居然没有脸,脸的部位也是扎着双马尾的后脑勺!”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胆小的女生直接就把耳朵给捂住了,有的还给了胖子一粉拳。

  胖子适时的捂住胸口,作心痛状:“胸口疼,要一个亲亲才能好。”

  这下我知道了,敢情是这胖子是故意吓唬人,但我并不讨厌他,反而觉得这个故事挺有意思的。

  过了一会,另外几个男生也回过味来,怼了胖子一句:“钟子柒你够了,来班级的第一天就编故事骗小女生!”

  不过那几个男生的脸色并不好看,整张脸都有些扭曲,显然自己也被吓到。

  钟子柒并不服气:“我骗你干啥?那老保安就是我们小区的,当场就给吓疯了,现在还搁精神病院待着呢,据说家属探视的时候,他嘴里只是一句一句的喊着:尸仙娘娘双马尾,午夜红鞋索命来。”

  我眼前立马浮现出一个穿着老校服,踏着红皮鞋的女鬼到处游荡的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上课铃响起,打断了钟子柒的话。

  一个穿着白衬衣,黑-丝长腿,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美女走了进来,她将课本放下后莞尔一笑:“同学们好,今后我就是你们的辅导员了,我的名字叫李明媚,叫我李老师就好。”

  “现在我来点个名。”李老师捋了下额头的短发道:“王强,许秋水……”

  眼看同学们纷纷入座,我也懒得找位置,干脆就坐在那胖子身边。

  钟子柒也没管我,只是一边拆零食,一边往自己嘴巴里面塞。

  直到这时,李老师点到我名字:“丁隐?”

  我举起手喊了一声到。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以后她明显顿了一下,似乎是怀疑自己看错了:“档案里怎么写着你只有十四岁?”

  眼看李老师冲我走过来,其他同学也开始交头接耳:“什么情况,天才少年班不是最低也要十六岁么,这个姓丁的,有大来头?”

  就连钟子柒都停下了塞零食的动作,诧异得朝我这边望过来。

  面对大家的议论,李老师用教鞭敲了一下桌子:“安静!”

  然后意有所指得道:“少年班是静川大学的骄傲,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我不管你们从何而来,只要期中考核拿不到学分,都得给我滚蛋,明白吗?”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李老师的一双丹凤眼明显锁定了我的方向,就好像是我的存在拉低了整个少年班的等级。

  李老师虽然妩媚,但那种轻蔑的眼神,还有莫名的敌意,让我很是不爽。

  我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卑不亢的回道:“我是以法医特长进来的,入学前就已经小有所成,老师不信的话可以考考我。”

  “呵呵,考你?”李老师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摆摆手让我坐下,免得丢人现眼,搞得大家都不好看。

  前排的几个同学明显也有意让我出丑,叫嚣道:“李老师,我拿下中考冠军,都不敢说自己小有所成。丁同学既然说自己小有所成,你就考考他呗!”

  “对啊,小朋友这么大的口气,怕是不知道静川大学最顶尖的学科是什么?李老师最擅长的是什么?”

  “小朋友,李老师可是法医学导师,一会答不出来,可别哭鼻子哦。”

  大家越来越起哄,只有旁边的钟子柒拉了我一把,说让我别跟那个李老师对着干,听说她是全年级最辣的美人花,得罪她的话,搞不好真的要从静川大学滚蛋。

  我无动于衷,只微笑着看向李老师,李老师也被大家闹得下不了台,只能正色道:”那我就考你两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当是活跃活跃新班级的气氛,如果你答不上来的话……”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抢道:“那我就自己申请退学!”

  李老师觉得这个惩罚太过分了,正想说不用,其他同学却飞快开口:“这是他自己说的,可没人逼他。”

  看来比起李老师,这几个同学更想给我一个下马威!

  我干脆昂着下巴看向李老师,让她尽管出题。

  也许李老师也觉得我年纪太小,不想令我难堪,于是露出一丝靓丽的微笑:“丁隐同学,想必你也读过不少法医学书籍,那我就问你个最简单的问题,尸绿最先出现于身体的哪个部位?”

  这个问题一出来,课堂里顿时哗然。

  前排几个同学满是茫然:“尸绿?什么尸绿,我只听过尸斑,李老师是不是搞错了。”

  只有那个一直看书的连衣裙女孩,表情是胸有成竹。

  看来还有一个知道的,我将她的反应收入眼底,然后开口道:“所谓尸绿,其实就是尸体皮肤表面出现的绿色斑痕,这是死者肠道腐-败气体里的硫化氢与血液中的血红蛋白相结合,所发生的化学反应。因回肠和盲肠最容易细菌繁殖,腐-败反应最早,所以尸绿首先出现于死者的右下-腹部,最后波及全身。其实早在我国南宋时期,提刑官宋慈就已经发现了尸绿现象,并记载在《洗冤集录》当中,这一发现比西方法医足足早了三百多年!”

  李老师的身体明显震惊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不仅能回答出尸绿,还超额完成任务!

  她对我投来了欣赏的目光,但又不想让自己威信扫地,于是道:“上一个问题太简单了,这次我说个稍微难一点的。”

  “请讲!”我谦虚的翘-起了嘴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笑激怒到了李老师,李老师原本到嘴边的问题硬生生收了回去,而是高跟鞋如箭的回到讲台,将讲台侧面的一块白布掀了起来。

  那块白布的后面居然藏着一具死人骷髅!

  李老师向那副白骨弯腰鞠躬,然后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我的老师,生前为静川大学哺育了无数栋梁,死后自愿捐献遗体,以供未来新生做研究。”

  然后,她便将眼神投向了我:“丁隐,接下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有关于我老师的。”

  我不慌不忙得走上讲台,正当李老师指着白骨打算考我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白骨左胳膊骨骼的颜色和他的躯干骨有细微的差别。

  不禁踮起脚尖,去看肱骨跟肩胛骨的连接处。

  李老师一把将我推开,厉声道:“你这是对前辈的不尊敬!”

  我被推到地上,下面发出哄堂大笑,但我并不在意,而是直接发动宋阳锻炼我的:洞幽之瞳,死死锁定着那具白骨,在洞幽之瞳下一切细节再度放大,放大到无可隐藏。

  我冷笑一声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什么前辈,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这就是你的结论?“李老师双手环胸瞪着我。

  其他人也在窃窃私语:“丁隐,适可而止吧!可别真让学校开除了。”

  “对啊,什么不是一个人,老前辈还能变成两个人?”

  面对滔滔议论,我飞快的分析道:“这具骨架本身就是两个人,从牙齿磨损程度来看,死者是一名五十出头的成年人,身高一米七五,骨结粗-大,男性。可左胳膊的手骨明显没有右胳膊粗-大,手掌小巧,这又是女性的特征。再加上链接处的色差,足以说明死者的左臂是后来接上去的!”

  同学还在笑,说我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害臊。

  只有李老师目不转睛得盯着我,好看的红唇因好奇而张开,然后她问:“丁隐同学,你还看出了什么?”

  我心头一喜,显然自己是猜对了!

  当下增添了十二分的信心道:“这位死者平时应该喜欢晨练,每天早上有喝牛奶配蛋白-粉的习惯,所以虽然年龄偏大,但骨骼极其硬朗。可惜他有先天性的心脏病,长时间的药物激素刺激,再加上各种精神压力,最终让他在一次意外中病发猝死。”

  随着我说话,李老师的表情已经慢慢转为黯然。

  我有些不忍,却还是补充了一句:“对了,他的左胳膊是被重物砸伤,不得已才截肢的吧?”

  李老师泪光一闪,显然没想到我连这个都能看出来,她伸出白皙的手指,微微擦拭了一下眼角道:“导师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从天而降的广告牌……哎。”

  李老师有些说不下去,转而看向我道:“丁隐,我问你,你当真只有十四岁?”

  我点头回答:“是的。”

  李老师表示是自己输了,然后回头冲那具人体骨架再次鞠了一躬:“当年我跟你们一样,还是静川大学学生的时候,曾经问过导师,为什么有死后把遗体捐献给学校的愿望?他的回答是,一直以来,无论大家怎么努力,我国在法医学这块始终落后了欧美发达国家几十年,正因为差的这几十年,才让无数凶手逍遥法外,无数死者含冤于九泉。唉,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了,但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静川大学会有一位真正的法医学天才,这个人是百年难遇的,这个人也是震古烁今的,这个人会补上我国落后的这几十年!这样我留下这具白骨也就值得了……”

  说罢,李老师的眼眶里已经盈满了眼泪。

  而我内心也是一阵感动,对面前的白骨肃然起敬。

  是多么伟大的导师,才会发下如此伟大的誓言?

  “丁隐!今天,我将导师的座右铭送给你: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再次看向我时,李老师那张妩媚的脸蛋已经满是笑容:“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丁隐同学来到401特长班!”

  说完,她率先鼓起掌来。

  刹那间,掌声雷动,充斥着整个少年班……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