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 父爱如山

  望着道门老九离去的背影,我不禁若有所思。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却是师父最好的朋友,三言两语就解开了我的疑惑,他到底有多深不可测?

  我打开微-博,默默送上我的特别关注,希望能第一时间收到关于帮助周软软的信息。

  之后我也离开了那间小鹿咖啡厅。

  外面阳光明媚,一切是刚刚好的样子。

  然而就在我打的上车之后,这才想起来,忘记帮慕容清烟要签名照了,不过之前听她提到过道门老九,二人应该也是朋友,签名照会很容易得到吧?

  我默默安慰自己。

  等到了警察局的时候,还不到下午三点。

  对于我的到来,慕容清烟非常吃惊:“你不是被宋顾问安排跟神秘人见面了吗?怎么来警局了。”

  我把在小鹿咖啡厅的奇遇跟慕容清烟描述了一遍,慕容清烟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道、道门老九,他居然在本市?”

  “你不知道吗?”我问道。

  慕容清烟摇摇头:“他那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他有几个窟,我从来没见过他,想不到他居然就是宋顾问说的那个人。”

  话语间,慕容清烟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情。

  “要不是临时有事,我还真能见到这个神秘的家伙,丁隐,你可真幸运!”

  我问慕容清烟中途突然赶回来是什么事,慕容清烟回答:“段小丽被带回拘留了,毕竟那个案子立了刑事。不过有周扬留下的认罪书,问题应该不大。”

  我叹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希望道门老九的法子可以帮到周软软。

  因为有周扬那张认罪书,警察们梳理线索,重新展开调查,事情的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一切不过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为了拯救自己病床上的女儿所做的奋力一搏。

  大约在三年前,十岁的周软软患上了白血病,这是一种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

  为了给周软软治病,周扬拼命工作,段小丽贴身伴在周软软的跟前,就怕她不小心磕了碰了,因为这种病一旦受伤出血是极其可怕的。

  为了给周软软治病,他们卖掉了漂亮的洋房,搬到了破旧小区。

  为了给周软软治病,家里开始变得一贫如洗。

  几年下来,一个美好的家庭几近崩溃!

  周扬越发拼了命的接单子做项目,想多挣一分钱,段小丽也想着法子做兼职,乖巧懂事的女儿好几次说不治了,不想看到爸爸妈妈那么辛苦。

  “妈妈以前那么漂亮,现在都不敢打扮了。”

  “软软好内疚,软软好心疼爸爸妈妈。”

  就是因为周软软的话,段小丽只得重新开始打扮,用最便宜的化妆品去遮盖脸上的泪痕瑕疵,笑容满面得安慰女儿,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周软软有时候化疗时候明明疼得受不了,却还要咬着牙装坚强,这让段小丽跟周扬怎么放弃?

  此时的段小丽跟周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直到有一天,周扬看到了一篇保险广告,他终于找到了一丝曙光。

  在那段时间里,周扬认真吃饭锻炼身体,让自己保持到一个健康的状态。

  然后他特意做了体检。

  在一次完美公司保险员推销业务的时候,周扬顺水推舟参了保。

  而后,他开始了‘自杀之旅’。

  就这样,周扬用了半年的时间搞垮了自己的身体,而后步步惊心,日日算计,终于倒在了大年三十的晚上。可他是幸福的,因为他的死能为女儿换来一次彻底治疗的机会,哪怕这场手术的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由于没有充分证据表明段小丽是周扬的帮凶,段小丽在被拘留七天后,终于离开了警局。

  这个案子以周扬自杀作为结案,完美保险公司不需要做出任何赔付!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段小丽跌坐在地,嚎啕大哭:“那是我女儿的命,我女儿的命啊……软软可怎么办,我的软软啊……”

  “慕容警官把我抓起来好不好,把我抓起来,我的软软就要进行免疫细胞治疗了,我的软软啊,呜呜呜……”

  慕容清烟扶段小丽起来,让她不要自暴自弃,段小丽却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那是丈夫拼死用性命换来的保险金,怎么就失之交臂了呢?

  “小兄弟,我想卖血,我想卖自己的肾,你能答应我,这次就不要管了好吗?”段小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我身上,她知道没有我,这个案子不会那么容易告破。

  她不怪我,却希望下一次我不要再插手。

  她打算跟黑市做器官买卖的交易。

  慕容清烟让段小丽冷静点:“你这样害死自己,还怎么照顾软软?听我的,把这张卡拿着,去给软软当治疗费。”

  “啊?”

  段小丽望着慕容清烟递过来的一张黑色银行卡,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慕容清烟把那张卡硬塞在段小丽的手里:“这是五大银行的联名黑卡,密码是110112,上限是五百万,权当软软的治疗费跟营养费了。”

  然而段小丽没有接受。

  任慕容清烟好说歹说,段小丽还是把那张银行卡推了回去:“这笔钱,我不能要。”

  “阿姨。”

  慕容清烟还想说什么,我忽然拿出手机上前打断:“道门老九那边有消息了,他把这个案子写出来了,结果大受欢迎,不仅很多读者参与了募捐,还带动了网上的不少好心人,软软的故事甚至上了热搜!”

  “不对,怎么会有一笔两百万的大额捐款,我是看错了吗?”

  我惊讶不已,慕容清烟也靠了过来,这时我们发现那个捐款人叫做:刘三石。

  慕容清烟诧异得叫道:“这不是完美保险公司的总裁吗?”

  “是不是同名?”这会段小丽也不哭了,擦擦眼泪跟我们一起加入了讨论。

  慕容清烟这边正好有完美保险公司的电话,赶紧打电话过去核实了一下,那边则转接到了总裁办公室。

  刘三石接通电话后,微微笑道:“没错,是我们公司捐的!”

  段小丽忍不住抢过电话,问对方为什么。

  刘三石回答道:“作为国内一流的保险公司,我们有自己的原则,所以针对您丈夫的恶意骗保,我们拒绝赔付哪怕一分钱!”

  “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公司,我们深深体会到了周先生那无言的父爱。是的,毁掉一个美好的家庭,一场大病就足够了,但只要父亲在,就是山,就是岭,就是子女最后的避风港。”

  “我纵横保险业已经几十年,见过太多生离死别,可最感动的莫过于周先生这场伟大的赴死……周软软不是我们的赔付对象,但却是我们都爱护的小天使,希望她能早日痊愈,自由得奔跑在蓝天白云下。”

  “段小姐,等她长大以后,一定要告诉她,曾经有一个人,爱他胜过全世界!”

  听到这句话的段小丽泪流满面,她一直担心周扬会被到处宣传是骗保嫌疑犯,而刘三石却用最朴实的行动给了她一颗定心丸。

  “您真是一个好人,谢谢你!”段小丽哽咽得说出这句话。

  我跟慕容清烟也不由得对这个刘三石肃然起敬。

  正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相信这位老板未来一定会带领自己的公司走向更高的巅峰!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