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三万字检讨

  骗保案终于落下帷幕,这桩案子虽不是我仵作生涯中,破获的最凶险最离奇的案件,却是令我最为摇摆不定的案件,所以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人换成我,爸爸妈妈或许也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一切。

  只可惜父母不在,现在的我只是个孤儿。

  好在我还有师父!

  尽管师父没让我跟他一起过年,尽管一开始接电话的时候,他的态度依旧冰冷,可当听到我那颤抖的声音。

  他那句:“小隐,你出事了?”

  足以让我相信,师父内心深处对我浓浓的呵护。

  不然他也不会约道门老九帮我解答疑惑了,师父啊师父,你怎么总是嘴硬心软。

  “丁隐?想什么呢?”慕容清烟的声音突然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坐在侯晓宇的副驾驶位置上朝我招手:“快上车!”

  我望向他们:“去哪儿?”

  慕容清烟大笑:“当然是去吃饭,你帮我破了这么棘手的案子,我必须得请你好好搓一顿。”

  “不用了。”我婉言拒绝。

  慕容清烟坚持道:“要得要得,今天这顿饭有人付账,咱们好好宰他一下。”

  侯晓宇朝她哼哼了两声,说道:“你倒是不客气!”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敢情是慕容清烟请客,侯晓宇付钱啊,不过侯晓宇为什么要甘心做这个冤大头呢?

  我上车以后,忍不住好奇得问了一句。

  慕容清烟告诉我:“你是不知道,刘法医在知道侯晓宇之前有过针对你的行为后,把他关在办公室破口大骂了一顿,砸碎了好几个茶杯,还罚他写三万字的检讨。”

  我看向侯晓宇,只见侯晓宇竖起三个手指头,朝我苦笑:“三万字,我当年给我们学校的校花写情书都没到三百字,这三万字是要我的命啊。”

  “不行,丁隐,这事儿你得帮我。”侯晓宇扭过头来,朝我说道。

  我赶紧拒绝:“写检讨这事儿,我不在行啊……”

  “你这是凡尔赛吧,我就不信你从小到大没写过检讨。”侯晓宇露出不相信的眼神。

  想到有次小学被罚站的经历,我讪讪得笑了笑,可是这会已经上了贼船,想要下车已经迟了。

  “该不会又要去吃烧烤吧,我事先声明,不吃羊肉串!”我故意转移话题道。

  慕容清烟摇头:“哪能呀,侯少爷做东,我们不得五星级大饭店走起?”

  “那说好了,饭我请,检讨的事儿你们得帮我想想办法。”侯晓宇的小算盘打得贼响。

  我没说话,只是望向了窗外。

  一道高挑清冷的身影一闪而过,那是白月光吗?我突然想起,上次分别以后,自己已经有几天没见到白月光了。

  此刻的我才真正明白古人的那句话: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

  “丁隐?”

  我后知后觉得扭过头,问慕容清烟怎么了。

  慕容清烟说地方已经到了,我解开安全带,下车一看,好家伙,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豪华的装修!但见眼前的酒店金碧辉煌,左手边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广场,右手边是大卫雕像,每一道门前都站着一名穿着红色侍者装的门童,而且进门还要亮VIP卡。

  一个门童将我们领到二楼,这里的楼梯居然还是那种类似哈利波特里的中世纪旋转楼梯。

  入座以后,侯晓宇看了一眼腕表道:“之前已经跟你们预约过了,直接上菜就行!”

  一道道菜品就仿佛艺术品一样,龙虾跳舞,松果手撕鸡,白鱼展翅,就连甜品也精致得让人不敢破坏。

  侯晓宇见我迟迟没有动筷,问我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挤出一丝笑脸。

  这时的我感觉侯晓宇跟慕容清烟才是一个世界的,他们一出生就站在了起跑点上,而周软软一家却……

  然而没想到的是,慕容清烟却小心翼翼得将几个甜品打包了起来,笑着说道:“这些甜品好可爱,我回头给软软送去,她应该会很喜欢。”

  侯晓宇点点头:“嗯!虽然软软现在的医药费筹到了,但是我们也可以时不时得去探望她,有朋友的陪伴跟鼓励,希望她可以好得更快。”

  看着他们温暖的举动,我想到一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

  慕容清烟的父母支持她入警察这一行,希望能回报社会,这才是真正有责任感的社会企业家。

  现在的很多人仇富,其实仇的不是富,而是为富不仁!

  刚见面的时候,我对侯晓宇也有误解,觉得他出国留学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可相处之后才知道,侯晓宇也是个心思单纯的人,留学以后并未选择留在美国,而是早早回来报效祖国。

  之前他是觉得先进仪器厉害,可现在也知道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有多宝贵。

  我们彼此交流了一些心得,侯晓宇还真诚得向我道歉:“丁隐,之前是我小瞧你了,这次我是真真正正的服气了。作为赔礼呢,我特地差国外的朋友帮你订了一件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哎呀,不用那么破费了。”我站起来拒绝。

  侯晓宇坚持要送,并且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红酒。

  我推脱不了,只能接受,并以果茶代酒,一饮而尽。

  我的手摸向自己胸前的那块玉牌,冰冰凉凉的触感,让我不禁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走了收礼运,怎么这么多人要送我礼物?

  此刻的我也明白了,说是讨论怎么写检讨,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侯晓宇是想借着吃饭向我道歉。

  可这点小事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呢。

  毕竟我年纪确实小,不能服众。

  如果不是有师父宋阳的调教,我又怎么会懂得那么多的东西,归根究底厉害的其实还是师父。

  慕容清烟说我谦虚,老话重提让我给她介绍对象。

  “你师父的表兄弟什么的,都可以……”

  我憨憨得笑笑,故意装傻。

  吃完饭以后,侯晓宇要开车送我回去,我让他别酒驾了,说话晕头转向的,还是慕容清烟送他回去比较恰当。

  眼见侯晓宇舌头都捋不直了,慕容清烟只能扶他到了副驾驶:“那丁隐,你呢?要不我先送你,再送他吧。”

  我挥挥手机,表示自己已经叫了车,等下就到。

  慕容清烟答道:“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回到宿舍给我发个消息。”

  我嗯了一声,朝她说没问题。

  等慕容清烟载着侯晓宇离开后,我叫的车也到了,目的地却不是学校宿舍,而是听雪酒吧!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