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消失的白月光

  此时的听雪酒吧已经正常营业了,门外桌子上摆放的那丛蓝雪花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枝寒梅,插在花瓶中,散发出淡淡幽香。

  我推开听雪酒吧的门,里面依旧是座无虚席,只是台上的人却也变了模样。

  与白月光的冷洌寒气不同,台上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儿,跳着热辣的舞蹈,极尽展现着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

  台下的男子不停发出起哄的口哨声,似乎对这样的表演很是满意。

  可我的一颗心却回到了最初见到白月光的那一天,那一天我明明一直专心致志得在背《人体解刨学》,可是很奇怪,明明过了那么久,我却连白月光穿的什么衣服,戴的首饰都记得一清二楚。

  “取一杯天上的水,照着明月,照着人世间……”

  同时,那首歌也印在了我的心里。

  可她却觉得我没有听歌,反而自顾自得背人体肠道组成,是对她的挑衅!

  论打赌,我从来没有输过。

  可是当听到她说:敢不敢跟我打赌,当你第二次见到我的时候,一定会喜欢上我。

  我的心还是乱了。

  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无比思念那个叫做白月光的女人。

  就这样,我在听雪酒吧坐了一晚上。

  杯中的蓝色妖姬喝了又续,续了又喝,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白月光好像消失了一样,像是天上遥不可及的月光隐于黑暗。

  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白月光,每一日我都是阑珊而归,像极了一个傻乎乎的男人,像极了之前每一个等白月光唱歌的男人。

  丁隐啊丁隐,你到底在幻想什么,大仇未报,哪有心思想这些东西?

  我一遍遍得告诉自己,不能想,不要去想,却忍不住回忆起白月光家里的地址,欺骗自己道:“也许白月光是生病了呢?之前我受过她那么多的指点,理应去探望她才好。”

  而那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另一个小人就劈头盖脸得把我骂了一顿:“你连人家的手机号都不知道,就把自己归为人家的朋友了?人家上次是没办法才将你带回家,就别再给人家添麻烦了好吗?”

  算了,也许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一个需要安慰的小弟弟罢了。

  我自嘲一声,仰起头看向天空,眼睛酸涩,不想让那无用的液体落下。

  因为记挂着白月光的事儿,我最终还是没能赶回南江市跟师父师娘一起过年,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那一天我在宿舍看书,宿舍门突然就被打开了:“小隐子,你的亲亲子柒来了,还不快冲上来给哥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个寒假不见,钟子柒意外得黑了不少。

  不过这大冬天的应该很难晒黑才对吧?

  我忍不住打趣道:“让我猜猜看,你是被骗到山西挖煤去了,还是去三亚沙滩裸奔去了。”

  钟子柒傲娇得哼哼了两声:“我是去大山区体验生活了,嘿嘿,本来是跟玉玉说好几年后再见的,但我想她嘛,所以就……”

  钟子柒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两只手搅在一起支支吾吾的,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他害羞。

  直觉告诉我,他跟含玉师姐应该有不错的进展,故意打趣道:“你现在还是未成年,得遵纪守法,知道不?”

  钟子柒腾地一声抬起头,诧异得看向我道:“小隐子,一个假期没见,你变坏了不少啊,哦,我知道了,你也有情况!”

  想不到,钟子柒这过个年的功夫,居然聪明不少,居然还能反将我一军。

  我眼前不自觉浮现出白月光清冷仙气的面庞,那时的我还跟她同躺在一张床上,虽然是看法医纪录片,但这好像确实是情侣之间才有的互动。

  完了,我怎么又想起白月光了。

  “小隐子?小隐子?丁隐,我去,你该不会真有喜欢的人了吧?”钟子柒连着喊了我好几声,我才回过神来。

  不过我没跟他说白月光的事儿,而是死鸭子嘴硬得逞强道:“我哪有你那么闲,还能趁寒假泡妞,清烟学姐那边有案子,我这段时间跟她破案来着。”

  为了避免引起怀疑,我把那个案子粗略得跟钟子柒说了一下。

  钟子柒为周扬伟大的父爱所折服,情到深处还忍不住落了几滴眼泪,只是等他缓过劲儿来以后,就朝我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我说清烟师姐长得又靓,身材又好,骑机车的时候简直酷毙了!要不你们凑一对好了,她不是你师父的小迷妹吗?你这个缩小柯南版的宋阳一定对她的胃口。”

  “噗嗤。”我本来在喝奶茶,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钟子柒怨念颇深得盯着我,撕了几张卫生纸擦脸。

  我告诉他:“清烟师姐跟我年纪相差太大了,再说,我现在还未成年不谈恋爱的。”

  “得了吧,这年头早恋得多了去了,还有,你已经是个大学生了,要学会自己处对象。”

  面对钟子柒的诱惑,我不为所动,继续俯下身来读资料,眼前却出现了白月光的一张脸。

  我真的快要被自己逼疯了,只能掏出一粒苏合香丸吃下,咬着牙用《洗冤集录真本》里的东西麻痹自己:“怀胎一月如白露;二月如桃花三月男女分;四月形像具;五月筋骨成,六月毛发生;七月动右手,是男于母左;八月动左手,是女于母右。”

  好在钟子柒没在我耳边继续晃悠了,我终于落了个清净。

  只是没想到下午,我跟钟子柒去吃饭的路上,在宿舍楼下见到了饺子!

  几日不见,饺子也出落得越发漂亮,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学院风毛衣,下身着一条毛妮短裙,踩着一双及膝高筒靴,除了她一直展现的青春活力之外,这次居然还意外得透露出一股温柔大方的气质。

  “哇,饺子,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钟子柒忍不住在一边赞叹不绝。

  我提醒他注意嘴角的口水别流出来了,还有多想想自己的姜含玉。

  钟子柒切了一声:“我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耽误我欣赏美女啊。”

  饺子哼哼道:“钟子柒你就乱用词吧。”

  说完,饺子将自己拿着的那个精美礼物盒塞进了我怀里:“对了,新年礼物,丁隐,祝你新年快乐。”

  “新年礼物?”我有些意外。

  饺子羞涩得咬了咬嘴唇,低着头踢脚下的碎石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钟子柒问她:“那我的新年礼物呢?”

  饺子抬起头,呵呵了两声说道:“祝你新的一年看美女不被含玉师姐知道吧。”

  “切!”钟子柒抱胸傲娇。

  我将礼物盒拆开,没想到里面居然是一把古风式样的铜锁,上面还雕刻着什么花纹,做工精细,一看就是好东西。

  我委婉拒绝:“不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饺子一听这话,直接急了,跺着脚说道:“送给你了,你必须给我收下,不然……不然我打你了。”

  一旁的钟子柒不怀好意得打趣道:“哎呦,同心锁,小隐子,你艳福不浅啊。”

  我猛地看向饺子,此时的饺子脸红得仿佛天边的晚霞一般,煞是好看!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