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宋家绝学,肃杀之瞳

  慕容清烟再也等不及了,她大步向前,直接冲了过去。

  我跟侯晓宇也紧随其后,一起来到了陈不虞的办公室。

  看到我们的第一眼,段小丽明显讶异了一声,捂住嘴巴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容清烟冷笑一声,反问道:“你觉得呢?呵呵,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怎么这就心虚了。”

  段小丽强装淡定,表示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我笑了笑,将一份她在社区买菜的清单递了过去:“看到这个,你还不明白吗?”

  我清楚得看到,那一刻段小丽的手是颤抖的,她不敢接,而是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东西,有什么话,警察同志不能明明白白说出来,藏着掖着算什么。”

  慕容清烟怒火中烧,唰的一下就亮出了腰后的手铐。

  我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让她先别激动,而后看向段小丽道:“我当然能清清楚楚说个明白,只是我怕说出来,你的脸就挂不住了。”

  那一刻,我又清楚得看到,段小丽的眼圈红了,含着眼泪努力不让泪水落下。

  这真是一个矛盾的女人!

  “小丽?”徐不虞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喊了段小丽一声。

  段小丽擦了擦鼻子,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朝徐不虞道:“徐医生,不好意思,我这边有点事情,稍后再来找你好吗?”

  “还稍后,真以为自己有那个机会啊。”侯晓宇露出一脸讥诮的表情。

  这下徐不虞更觉得不对劲了,他皱起眉头来问段小丽到底怎么回事。

  段小丽扭过头,用一副几近哀求的表情求我不要再继续说,她愿意跟我走。

  那一刻,我心里真的泛起了一丝不忍!

  慕容清烟想要趁机问个清楚,我拉着她的胳膊走了出来,侯晓宇也很生气,问我怎么同情起一个杀夫的坏女人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看着段小丽,总感觉她挺可怜,好像、好像……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结结巴巴得回答,就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幸好段小丽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朝我们走来,那一刻,我忽的从她的眼中读出了一份决然,仿佛一位视死如归的勇士。

  段小丽吸了吸鼻子,走到我面前直接将那份买菜清单撕碎了,讥笑得说道:“警察同志,就这么一份清单,你们能治我的罪吗?”

  慕容清烟气得直接指向了段小丽的鼻子,我做出深呼吸状,叫她冷静冷静。

  “你真以为,我没抓到你的狐狸尾巴?我再问你一遍,食物相克这个法子,是谁教你的?”

  我狠辣得看向段小丽。

  段小丽笑了,她再次表示这只是一份简单的买菜记录而已。

  “在你丈夫食物中毒之前,他的身体就出现了各种状况,身为枕边人的你,不会不清楚。”

  我一针见血得戳穿段小丽的真面目!

  段小丽不假思索得回答道:“阿扬身体确实不太好,不过我有带他看医生啊,医生还开了药。”

  她说的话是如此顺畅,如此理所当然,好像这个答案早在之前就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

  “好了,你们到底有没有正事,没有的话,我要去忙了。”段小丽拿出口红,为自己补了补妆。

  慕容清烟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冲在了段小丽的跟前:“你觉得你做出这种丧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查不出来吗?食物相克用了那么多回,直接把周扬的身体给搞垮了,一次是巧合,十次也能用巧合来糊弄,几十次总不是冤枉你了吧。”

  “周扬那么爱你,对所有人都只说你的好,你怎么下的去手。”

  一连串的质问让段小丽明显有些绷不住了,她的眼睛含了泪,手也紧紧攥住了口红。

  这让我更疑惑了。

  是因为第一次犯案吗?所以段小丽扛不住这样的质问,还是因为她的心理不够强大。

  段小丽还是那套说辞,不知道不明白,一切都与她无关。

  哪怕我已经把她每天买菜食物相克的种类说的一清二楚了,她还能找出借口:“这个买菜的手机号是阿扬的,只不过每次都是我拿而已,如果说真的是这些食物把阿扬吃出问题来了,那也跟我没关系。”

  “再说了,医生都可以证明,阿扬是死于那顿不干净的海鲜,导致的食物中毒,你们还要揪着不放干什么?”

  我回了她一句话:“因为我们不能抓错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段小丽可能知道自己说不过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好吧,既然你们说我有嫌疑,那就抓我回去好了,反正我是无辜的,也不怕被你们抓。”

  段小丽坦然得朝我们伸出了手腕,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侯晓宇抽了抽嘴角,看向慕容清烟:“这个女的,也太嚣张了吧?”

  慕容清烟显得很冷静,她直接打开了手铐,说道:“想玩欲擒故纵那套,很可惜,我不上当!”

  “对了,那个医生也很可疑,晓宇你进去把他带出来,咱们一起走吧。”

  原先情绪平复下来的段小丽,立马着急了:“这事儿跟徐医生没关系,你们别抓他。”

  慕容清烟冷笑道:“哎呦,还真是鹣鲽情深,自己被抓没关系,一提到抓他,你就慌了神。”

  段小丽说不是,真的跟对方没关系。

  说完,她甚至都打算下跪哀求我们放过徐医生。

  “这里是医院,你们把徐医生带走,这让他以后怎么行医,不行的。”

  侯晓宇双手抱胸,故意套话道:“没嫌疑放了就行,你至于为别人担心吗?”

  段小丽摇头:“不行,我不能连累徐医生,真的,我发誓,我发誓这件事跟徐医生没关系。”

  段小丽说的是那样情真意切,如果不是慕容清烟亲眼见过她在周扬死后的痛哭流涕,真的就要相信了。

  可如今,段小丽的表现只换来了慕容清烟的一句夸奖:“你可真是一个好演员。”

  我是一个很心软的人,没有办法真的当成演戏,于是我扶了段小丽一把:“我们可以不抓徐医生回去审问,但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不能撒谎。”

  “你说。”段小丽直视着我的眼睛。

  我趁机发动了洞幽之瞳,作为宋家的秘传瞳术,洞幽之瞳被分成了四个境界。

  第一层境界叫做:洞幽,顾名思义,就是能用肉眼捕捉到常人看不到的犯罪现场,连一粒芝麻都能被放大数十倍。

  第二层境界叫做:肃杀,达到这层境界的人,可以在双目直视对方时,辨别对方有没有说谎,甚至影响对方的精神。

  第三层境界叫做:冥王,在战斗时可以用双目震慑凶徒,令对方不战而败。

  第四层境界叫做:灭世,具体有什么功能,师父宋阳也没告诉我,因为这种瞳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数百年来宋家无一人练成,哪怕神一样的师父,也只是达到了冥王之瞳的上层境界而已。

  所幸我一直有所苦练,在平安村面对那群村民的围攻,更是激发了双眼的潜能,达到了肃杀之瞳的上层境界,所以完全可以看出段小丽是不是在说谎。

  “你真的爱周扬吗?你真的不会伤害他吗?”我的双眼慢慢变得深邃,一字一句问。

  “不会,我爱他,阿扬是我这辈子最爱且唯一爱的男人,我怎么舍得伤害他呢。”那一刻,段小丽的双眼充盈着泪水。

  我松开了她的手。

  侯晓宇抱怨我怎么选了这么一个问题,还有,人家保证不撒谎就不撒谎了,年纪小就是好骗。

  我摇了摇头,告诉他:“在洞幽之瞳下,对方的任何一个微表情都不会错过,所有的细节都变成了慢动作。”

  “我可以很清楚得告诉你,段小丽没有撒谎!”

  慕容清烟皱起眉头,似乎也对我不禁生出了一丝质疑:“那你说,周扬是怎么死的?”

  我想这个问题,怕是只有段小丽才知道了。

  可是在回答了我刚才那个问题以后,段小丽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蹲下身子抱头痛哭,那幅悲伤哀恸的模样,就好像失去了整个世界。

  在那一刻,我相信段小丽是真心的,她是真心爱着周扬的,可她却又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叮铃铃,叮铃铃。

  慕容清烟的手机打破了此时的沉默,是刑警队那边来的电话:“头儿,周扬的女儿周软软查到了,段小丽撒了谎,周软软根本就不在国外留学。“

  听到这话的慕容清烟目光如箭般射向了段小丽,想要立刻拆穿这个撒谎精的真面目。

  然而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了下半句话:周软软生病了,她现在在市医院的血液科住院!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